贝斯少年的逆袭路:曾被焦虑困扰 曾是乐队配角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0-08-0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 受访者供图)焦帅鹏,洛阳人,22岁,在贝斯圈被称为“南城贝斯”(下称南墙),致力创作和推广中国原创贝斯乐。今年5月,南墙推出第5张贝斯器乐专辑《周口》,继续探索中国原创贝斯音乐的可能性,也为一段往事作结。

  7月29日下午3点,记者在郑州一家咖啡馆见到了焦帅鹏。这个颇有些书卷气的青年,身着白绿相间的森系衬衫,见到记者来访,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贝斯之路

  焦虑少年在贝斯中寻找安慰

  南墙与贝斯的缘分源于一场误会。高一那年,决定学习吉他的南墙走进乐器店,由于分不清吉他和贝斯,他把造型更酷的贝斯买回了家。

  “当时我觉得这个‘吉他’不一般,别的都是六根弦,它只有四根,可能是一种高端的变种。”忆起这个,南墙乐了。

  南墙贝斯在家中练琴

  但少有人知的是,那时的南墙已被焦虑症困扰两三年之久。

  三年前,南墙被父母送往当地一所私立初中,这所初中的重点高中升学率达100%,但南墙却在这里意外遭受了长达一年半时间的霸凌。这段时间中,曾经开朗自信的男孩走路都抬不起头,言语间也已看淡生死。如今,其中细节南墙已不愿回忆,一是虽已能理解但仍无法原谅,二是并不想用此博取同情。

  一年半后,南墙转学。新环境让南墙的焦虑症状一度缓解。但在高中文理分科时,严重偏科且文科成绩较好的南墙,却在父母要求下不得不选择多门成绩不及格的理科。压抑的环境以及无处发力的学业,激起了南墙被霸凌的记忆。

  “那时候一上课,过去的事情就不停地在脑海中重现,好像过去又回来了。”南墙说,那时候在聊天过程中突然就呆若木鸡,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他有精神病啊。”时隔多年,南墙还记得母亲到班里接自己去看心理医生,离开时关教室门的刹那,屋内的一片嘲笑声。

  相比与人相处,乐器给了年幼的南墙更多的安慰。每次弹琴时,焦虑感就消失殆尽。晚上睡觉,南墙把贝斯放在枕边,和它一起入睡,这种习惯,持续至今。

  原创之路

  乐队中被忽视 他开始创作贝斯曲

  在乐队圈有一项非常神奇的运动:集体黑贝斯手。虽然多是自嘲和玩笑性质,但也说明贝斯在舞台上存在感相对较弱。

  目前欧美国家有以贝斯为主的音乐巡演,也有[美]维克多·伍顿、[美]Flea等贝斯演奏大师,但多数时候贝斯仍作为伴奏乐器出现,主要在乐队中担任低音声部,重要性容易被忽略。

  2017年7月,南墙与当时所在的乐队策划国内巡演。在石家庄演出时,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到贝斯的魅力,南墙演奏“比较花哨”。原本注意力全在舞台中央的主唱身上的观众,一部分走到了舞台偏侧的南墙面前,其他的观众,也偏着头看南墙。这样的状态引起了主唱的不满,随后两人终止了合作。

  南墙的记忆里,贝斯被忽略的故事比比皆是。他经历过的最轻松的一场演出,正是因为演出前主唱对他叮嘱:“你关了声音之后随便弹,反正底下人也听不懂。”

  “那时我意识到,一直给主唱伴奏是没有出路的,翻唱也是没有出路的,一定要原创。”南墙说。

  南墙贝斯在家中编曲

  同年冬天,由于连续一年周转在五个不同的乐队中,参与策划和组织巡演,南墙病倒了。化验单上几十个检查项目,只有少数几个是正常的。看着化验单,南墙以为自己得了白血病,猜想生命可能即将走到尽头。

  对死亡的误会,加速了南墙原创的脚步。在病房中,他创作了第一首贝斯曲《故城》。次年,他推出第二张贝斯乐专辑《贝斯手》。也是那一年,他在河南优放音乐节结识了一位周口姑娘后,写下贝斯曲《周口姑娘》,成为今年的专辑《周口》的前奏。

  关于专辑背后的故事,细节寥寥,南墙也不愿公开。这是一张和往事告别的专辑,“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以后应该不会再写周口了”,南墙还担心听众知道音乐背后的故事后,对音乐产生一种主观偏见。

  “现在很多人觉得这单纯是一首写给周口这座城市的歌,也能让更多人愿意去了解周口,我觉得也挺好的。”南墙说。

  南墙没有给贝斯曲配上歌词,他要褪去一切其他元素,让贝斯的美真正地凸显。

  如今,南墙已发表53首原创贝斯曲目。今年初,南墙创作的贝斯曲《御马行千里》,将中国传统乐器琵琶的演奏手法融合在贝斯演奏中,上线一个月播放量超百万,仅网易云音乐评论就超3000条。

  巡演之路

  面对空空场地 依然选择演完

  2019年初,埋头创作贝斯曲的南墙组建了一支八人乐队,准备把原创曲目带上舞台,做一次城市巡演,让中国人感受到本土的贝斯创作力量。这次后来让贝斯圈炸了窝的巡演,背后是重重阻碍。

  数十年来,大多数国内的Live House(小型演出现场)没有做过贝斯演出,联系场地是一件难事,屡屡碰壁的南墙在动用此前商演人脉的基础上,终于争取到了长治、太原、石家庄、西安、重庆五个场地,支撑五场演出。

  2019年5月,南墙贝斯举行首场贝斯巡演,此为石家庄站演出现场

  为了办好巡演,南墙拿出了之前的演出积蓄,并卖掉了一把价值超过2000元的贝斯。他已经想好了,赚了,收益分成;赔了,他承担所有费用。重要的是,一定要把巡演办下去,“只要我们出了这个门,向全国人民宣誓我们做了贝斯巡演,无论现场效果如何,有多少观众,我们都胜利了”。

  然而演出前,乐队中五人因留学或担心演出没人看等原因退出,南墙只得紧急请长沙的朋友前来救场。最终,当年5月,两个贝斯手、一个摄影师、一个采样师,四个人出发了。“其实当时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所有人都不去,我就一个人去。”回想起乐队成员纷纷退出的情景,南墙吐露了当时的心声。

  演出效果比预想的好。随着演出次数的增多,从舞台偏侧走向中心的南墙,表演越来越自如,到重庆场时,现场观众的欢呼声昭示着巡演结束的同时,也迎来了巡演的最高潮。

  但有一场演出深深刻在南墙的心中:西安,演出空场。那时,面对可容纳500人的空空场地,南墙依然选择继续演出。演出结束时,被表演打动的场地方直接将租金减半。

  学术之路

  研究心理学的过程中 也治愈了自己

  南墙演出必戴墨镜,不戴墨镜也要蒙上布条。他自嘲眼睛小,不戴墨镜不帅气,更重要的是,戴墨镜可以帮他快速切换个人状态,也是一种心理依赖。“一旦戴上墨镜,我就感觉自己换了一个人,就要拿出百分百的状态来面对演出。”南墙说。

  诸如此类的细节,让南墙感觉到了心理学和贝斯之间隐秘的联系。

  对于南墙而言,保护和发展贝斯行业,最重要的是通过各种手段帮助乐手正确认识学习贝斯的心理阶段,以减少无意义的乐手流失,“比如为什么不同的人学习进度不一样?为什么有些演奏者没有天赋却能取得成功,有些有天赋却失败了?这些都有心理学支撑”。

  2019年6月,首次巡演结束后次月起,到今年1月,整整8个月,南墙一个人闷在家中攻读心理学本科教材,将心理学概念运用至贝斯领域,最终从心理、哲学、行为三方面首次提出“创造性贝斯器乐理论体系”。这个体系框架中,电贝斯演奏心理学300多个分论点就有4万多字,论述则有十几万字。

  南墙贝斯在家中读书

  写的过程中,南墙又哭又笑。哭笑都因为类似的事情:在攻读心理学的过程中,他不仅知道了如何更好地推进贝斯的演奏和学习,也逐渐发现了关于自己焦虑症的原因:“原来我的焦虑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活出自己。”而意识到这些的南墙,也在这个过程中治愈了自己。

  2020年5月,南墙的《电贝斯演奏心理意识三元论及相关概念》一文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管、中国文联出版社主办的《中国文艺家》杂志第4期发表,文章以演奏者心理角度出发剖析贝斯演奏者的心理意识形态。

  “要通过学术支撑,让贝斯脱离野蛮生长的状态,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将贝斯学科化、规范化。”南墙说。

  传播之路

  要帮助2000个 农村孩子走出大山

  南墙发现,中国还没有成体系的贝斯教材,且贝斯教学市场鱼龙混杂,学员学费交了不少,却未必能学到真技能。因此只要有人联系自己表示想学习贝斯,南墙总是爽快地答应下来。不仅答应,还免费教学,如果感觉对方是个练贝斯的好苗子,还会免费赠送乐器。“如果能为贝斯界培养后继人才,这点努力不算什么。”南墙说。

  在南墙的心里,有一个贝斯传播版图,将来他的一部分精力在城市,另一部分则会放在乡村。

  他要免费赠送乡村孩子贝斯和教学课程,用音乐改善乡村教学的精神和现实环境,对于特别优秀的孩子,还计划提供系统性的追踪资助。

  南墙有个目标:“这辈子,如果能帮助2000个农村孩子走出大山,我就满足了。”

  但南墙知道,完成这个梦想需要资金支持,而寻求其他基金会或者投资商的帮助,可能项目的公益性会无法保证。“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自己赚钱来支持这个项目呢?”思来想去,南墙有了新的方向。

  目前南墙已经通过专升本,考取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经济学专业。“将来我会从商赚钱,支撑自己做这件事。”南墙说。

  这件事并不容易,他时常提醒自己“南墙贝斯”这一艺名的由来,那就是要坚持,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