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男孩广场舞领舞意外走红:不想当网红 想开服装店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0-09-10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王凯的抖音账号@老王很瘦 是从9月1日开始持续涨粉的。那天之前,身高188cm、外形出众的他偶尔在账号上分享一些日常生活照或者短视频,四五个月积攒了2000多个粉丝。然而一周之后,截至9月8日下午,这个并没有精心打理过的个人账号,粉丝猛增至3.1万。

  因为@甘肃观察发布了王凯跳广场舞的约15秒钟的视频,今年21岁,从事工程工作的王凯意外走红了。很多粉丝在视频评论区询问他跳舞的地方,想去围观。

  波普艺术领袖安迪·沃霍尔曾说:“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在今天这个短视频领域泥沙俱下的时代,“出名”变得更快捷更容易——15秒钟,只要一个爆点,一个普通人就站到了大众面前。

  【走红】面对媒体怕烫发影响不好 他特意拉直了头发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剃的寸头渐渐长长了,8月30日,王凯走进理发店把头发烫成微卷。

  一天后,一家河南省内媒体向他发出视频拍摄邀约,走红后首次面对媒体的王凯在心里犯起嘀咕,卷发上镜的话,可能影响不太好。

  拍摄时间是9月1日晚上,王凯在白天紧赶着又去拉直了头发。不过王凯不喜欢自己拉直头发的样子,9月3日,心想接下来可能不会再有拍摄的他,再次走进了同一家理发店,又把头发烫了。

  老板好奇他怎么这么能折腾头发,王凯没讲原因,不过老板认出了他就是抖音上那个跳广场舞的男孩,抹去了他烫发价钱的零头,35元。

  但事情比王凯想象中发酵得更大,更多的媒体持续赶来。一想到还得去把头发拉直,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烫发有不好的影响吗?”媒体的反馈是,没关系,王凯这才放下心来。

  走红是在意料之外。几天前,一名媒体记者发现了在二七万达广场领舞的王凯,年龄、身高、外形,在广场舞这个老年人“领地”上,颇为瞩目。王凯最初并不打算拍,但记者等了他半个多小时后,他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这名记者有一个全国的媒体群,素材发到群里,@甘肃观察率先发布了,截至9月8日下午,单条视频点赞数达176万。

  【新手】跳广场舞两个月 从最后一排跳成领舞

  7月份,王凯在二七万达广场逛街时,加入了一支广场舞团。舞团发起人王文杰记得,这个年轻人才来一个多月,就从最后一排跳到了第一排,跳成了领舞。

  还在最后一排时,新手王凯也觉得羞涩,自己有些体育基础,但没有舞蹈基础,而且动作不熟。

  偶尔有路人关注到他,他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便常常把头转向一侧或者低着头什么也不看,专心跳舞。

  拉着王凯站到第一排的是张新根。和不少围观者的想法一致,张新根觉得王凯虽自称没有舞蹈基础,但动作舒展有活力,也有带动力。

  张新根今年32岁,比王凯早来这里四个月,熟悉情况的他喜欢拉拢年轻人一起跳舞,也主动教王凯一起跳。王凯走红视频中跳的抖音热门歌曲《旧梦一场》一舞,就是张新根自己对着视频学了之后教给其他人的。

  王凯和张新根常相约跳舞,也一起在广场上教各个年龄段的人跳兔子舞,一群人绕着圈蹦蹦跳跳。晚上9:30左右,舞团中老年群体散场了,两个人会专门播放一些更年轻化、流行化的歌曲,带着年轻人继续跳到晚上10:30。

  张新根不觉得年轻人跳广场舞是个稀罕事。2008年他在深圳打工时,工业园区里都是年轻人下了班一起跳广场舞,每天来了就自愿交上一块钱。最近张新根刚换工作到富士康,工会还会组织厂里的年轻人晚上一起跳广场舞。

  王凯自己也不觉得是个稀罕事。王凯平时社交圈不广、娱乐生活不多,跳广场舞流汗放松,又能结识一些朋友,何乐而不为。

  【闯荡】《八佰》群演 能找到自己模糊的镜头

  王凯和张新根合得来,觉得张新根是这些年最可称为“朋友”的人。

  王凯没有什么朋友。自认不受拘束的他,自2017年底初中辍学以来,拒绝了家人的经济支持,独自走过苏州、河北、杭州等地,做过影视、服装等不同行业,“认识的老板、同事也有,但和‘朋友’还是不一样”。

  王凯很清楚,自辍学后他从未置身于同龄人的价值体系,缺失了和同龄群体往来的机会。而因为人生经验的相异,王凯盘点朋友圈时,发现相识的人中,大多数都比自己年长。但王凯并不后悔过去的选择,因为过去也留下了一些东西,有精神上的,也有实体的。

  走红前10天,8月21日,管虎执导、取材于1937年淞沪会战末期的电影《八佰》上映,王凯专门选择了首映日的场次,去看了电影。王凯去看电影,是去找4年前的自己。

  2017年秋天,作为学校艺术班的一员,王凯和同校500名学生赴苏州做电影《八佰》的群众演员,拍摄结束后,同校学生返校,王凯在一名特约演员的邀请下继续跟组拍摄。

  从深秋到第二年开春,在苏州阳澄湖边拍摄,着实冷。一场深夜的雨中群戏,剪辑出来在画面上,谁是谁根本看不出来。但就是这样一场戏,穿着中山装、坐在推车上的王凯和所有群众演员一起,连着淋了三遍雨,一直拍到次日凌晨3点。“交完衣服回去已经(凌晨)5点了,一躺下就睡着了。”王凯说。

  王凯能模糊看到自己镜头(如下图)的,是整场电影的高潮戏护旗片段,他冲在李晨和欧豪饰演的角色之前。“他(王凯)之前就站在我们前面。”王凯还记得李晨对正在盘点演员的管虎说的话。

  【未来】不打算做网红 想开一家服装店

  9月2日19:40,王凯进行了第一场广场舞直播,跳完舞还继续和粉丝聊了半个多小时。

  直播间有几十人,虽然不能和许多网红相比,但现有的粉丝定时催促开播的互动,让王凯感觉生活里有了更多的朋友。为了和粉丝有更多互动,他重新启用了微博,在微信聊天中也用上了粉丝用他的照片制作的表情包。

  现实生活也发生了改变。在附近工作的90后化妆师石梦轲被朋友专门拉着来看王凯跳舞,一直想跳广场舞但苦于没有同龄人带动的她,也跟在王凯身后跳了起来。像石梦轲这样的女孩子,最近一周内来得要比往常更多一些,而附近常看广场舞的居民也都会对这个被观看的年轻人给予更多的注目和讨论。而几乎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媒体提出不同的拍摄要求,请王凯和舞团配合拍摄。

  “你是他团队的吗?”现场采访中,有围观者这样问记者。像这样猜想王凯的人并不少,人们下意识以为这应该是一个被经纪公司精心包装过的网红,但实际上,王凯只是一个素人,一个对这一周内发生的生活毫无预见能力的素人。

  长期漂泊不稳定的生活,让王凯对生活意外变动的接受度显得更高一些。虽然有人建议他走“全面健身”带头青年的道路,有人建议他找团队运营,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做网红的打算。

  只是生活里涌入了一些新的朋友,尤其是很多同龄人,而且他也接触到了新的人群——媒体,觉得又多了解了一种生活。按他的目标,几年后他还会捡起在杭州做服装的经验,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

  但王凯的想法不可避免地被媒体、粉丝和围观者改变着:他内心对跳广场舞一事萌生出了更多的责任感。这件事不再是完全属于个人的自由选择,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起码每天19:40的广场舞直播,暂时是躲不过去的。

  只不过时间还太短,不过是一周左右,未来的效力还未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显现,无论是好是坏。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