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吃5个全蛋和45个蛋白,他们练出好身材拿国际大奖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0-09-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伴随四次身体转向展示全身肌肉状态后,再换上自选的红色长裤与半身款黑色流苏才艺服,90秒才艺展示中,倒立、竖叉等不同难度、柔韧度动作纷纷展现。

  8月23日上午,2020全国健身锦标赛暨世界健身锦标赛选拔赛厦门站比赛现场,男子健身公开组的杨文杰向评委呈现出四年高强度训练和严格饮食控制的积淀:肩宽腰细,身上的肌肉清晰显现,5%左右的体脂率令肌肉在细节处呈现出拉丝状态。

  今年23岁的杨文杰,是来自河南焦作的健身运动员。与他同期比赛的,还有同在河南省焦作市林瑶三六九健身运动学校(简称健身运动学校)训练的20岁的孙洋与赵婉羽。

  比赛结果揭晓,杨文杰获男子健身公开组冠军,孙洋获季军,赵婉羽获女子健身模特C组亚军。三人一同入选国家队,未来将代表中国参加世界健身锦标赛。

  2020全国健身锦标赛暨世界健身锦标赛选拔赛厦门站,杨文杰(左)获男子健身公开组冠军

  【科普】健身、健美、健体,审美标准不同

  2019年,杨文杰赴匈牙利布达佩斯参加世界青年健美健身锦标赛暨女子健身模特世界杯比赛,获健身先生16~23年龄组金牌,成为中国健身史上第一个健身先生世界冠军。

  那一年,在形体和才艺两项比赛中,对形体较有把握的杨文杰在赛场正面遭遇一位来自太阳马戏团的劲敌。在形体轮中拿到第一名的杨文杰,险胜这位在才艺轮获得第一名的选手,最终夺得冠军。

  不过杨文杰觉得自己这样的身材称不上是“健美身材”。“我的肌肉并不像施瓦辛格那样‘大块头’,体脂率也没那么低,更追求体形匀称精干、有运动感。”杨文杰介绍,“我这个属于健身,而施瓦辛格那一类属于健美,是竞技体育的范畴,要求肌肉发达,更具有力量感与视觉冲击感。”

  锻炼中的杨文杰

  健美、健身、健体,是从大的健美比赛领域延展出的不同概念,也有不同的审美和比赛需求。

  在杨文杰的观察中,早些年受欧美影响,行业内的审美以施瓦辛格这一类的“干(体脂率低)而大”为准,是为健美,这项运动在所有健美比赛中对运动员身体的挑战最高。而相比健身、健美,“健体比赛运动员们会身穿沙滩裤,他们的外形会更匀称、更帅气。”杨文杰介绍。

  今年20岁的赵婉羽则选择了健身模特之路,她也曾于2019年赴匈牙利布达佩斯参加世界青年健美健身锦标赛暨女子健身模特世界杯比赛,并取得身高166厘米以上健身模特组银牌,创造了中国女子健身模特比赛的最好成绩。

  赵婉羽(中)在比赛中

  厦门站选拔赛结束后,处于非赛季阶段的赵婉羽每天只给自己安排一次训练,一练一小时。“我备赛时间在20天到一个月,因为我平时也比较注重身材,并且健身模特这个项目并不需要很大的肌肉量,也不需要很高强度的训练。”赵婉羽说。

  这种多样化的比赛审美,在杨文杰看来,是一件好事:“这五六年,健身健美的审美标准随着时代发展一直在微调,现在也不是单一追求健美审美了,更会追求匀称、健康。”杨文杰说。

  【训练】每天50个水煮蛋 健硕外表下暗藏“脆弱”

  对于2019年12月才走进健身行业的孙洋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经历“残酷的备赛”。

  两个月间,训练从此前的每天两练增加到每天五练,每天清晨6点就要起床做40分钟空腹有氧运动,上午9点做两小时力量训练,然后继续40分钟有氧运动。下午3点左右再进行力量训练,之后还需进行一次有氧运动。“这期间一切社会关系都杜绝了。”孙洋说。

  孙洋在健身房训练

  孙洋和杨文杰都是从河南省摔跤队转型而来的运动员,有扎实的运动基础。“摔跤是对抗运动,对体力要求更高,而且每天训练都是真摔,常常摔得一身淤青。”杨文杰说。

  而曾是乒乓球运动员的赵婉羽,觉得通过“既能维持身材,又能兼顾体育爱好,还能选择以后的职业挺好的”。

  赵婉羽

  然而,饮食成为横亘在三人面前巨大的门槛。

  第一次经历饮食控制的孙洋在长达两个月的备赛期里格外难熬:“我体重较重,要一下子减掉一二十公斤,基本上两个月全程断油,最后一周还要断盐。”

  备赛进行到最后半个月,鸡肉、牛肉等含有脂肪的肉类蛋白质都被剔除出孙洋的饮食清单,所有的蛋白质只剩下每天的50个水煮鸡蛋——包括5个全蛋和45个鸡蛋白,将在全天的五顿饭中分别吃完。备赛期结束,孙洋瘦了13公斤,体脂率从20%降到5%左右。

  “孙洋的备赛要求需要这么吃。但很多人会以为健身的人都是要吃几十个鸡蛋,其实不是。我一般一天三个全蛋加两个蛋白,其他时间会吃不同的肉类。”杨文杰解释。

  而严苛的饮食控制和脱水控脂的需求,使得健硕的外表之下暗藏着“脆弱”。“我们这个比赛,比的完全是台下的功夫。在台下我们尽可能脱水减脂,站在台上时,我们的身体其实是最虚弱的。”杨文杰介绍。

  “一些健美运动员上台时嘴巴可能是青的,皮肤的状态也不健康,这对身体的损耗还是比较大的。”杨文杰表示,“人体能承担的最低体脂率是3%,再低会出人命的。而这种程度,只有少数健美运动员可以达到,还只是在赛场上短暂保持,不可能长期保持。”

  【未来】把健身当成事业 他们必须保持状态

  2011年,14岁的杨文杰刚开始进行摔跤训练三四个月,就摔断了锁骨,此后休息不足两个月,就又回到了训练场上。

  从市体校到省队,杨文杰每天都要连着和对手摔上数小时,受伤是家常便饭:眉骨、锁骨、腰部,都在那时留下了伤。“感觉身体顶不住了,所以想退役,但又不想离开体育行业。”自言从小不爱学习而在体育中找到人生方向的杨文杰这样说。

  2016年,已在省级摔跤比赛中夺得过冠军的杨文杰放下过去的成绩,选择退役,以一个新人的姿态进入健身运动学校。

  走上健身之路后,第一次出去参加比赛的杨文杰连车票带各项花费,支出了一万多元,对于已经没有工资的他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健身运动学校校长林瑶,看出杨文杰是个好苗子,主动担负起他早期比赛的全部费用。

  杨文杰觉得这是恩情,赵婉羽和孙洋也如是。2019年12月,已经腰椎滑脱的孙洋主动联系了刚夺得世界冠军的师兄杨文杰,就此也走进健身行业。林瑶对孙洋讲得很直接:“你要沉下心来练,不要把这个只当成一个职业,要当成事业。”

  孙洋那时还不太明白,只是憋着一口气练着。一直到厦门站比赛结束,当结果尘埃落定时,他突然觉得未来的道路变得清晰了起来。

  2020全国健身锦标赛暨世界健身锦标赛选拔赛厦门站,孙洋获男子健身公开组季军

  杨文杰则要开始为新的人生目标努力了。

  明年杨文杰24岁,已超出青年赛参赛年龄最高上限(23岁)。不过明年他要去的世界健身锦标赛比2019年的青年赛规格更高,一旦夺冠就是到了他事业的新高点。“健身不算青春赛,你比别人早入行几年,早练了几年,就是实实在在的,可以一直比下去。”杨文杰说。

  不过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扩散,让比赛时间变得不确定起来。也许是明年,也许是后年,时间未定,在此之前,他们必须保证自己的状态,要时刻准备着。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