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导演李知儒曾欠债1200万 用喜剧演绎坎坷创业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0-09-2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9月24日,2020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暨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在郑州举行。由河南本土影视人李知儒担任编剧、导演、主演、制片人,讲述河南青年单小枫成长创业故事的院线电影《煽疯点火》入选“我家电影快乐观”周末观影活动,成为该活动放映的20部河南本土影片之一。

  此时,李知儒走进电影行业不过三年。回顾从前,李知儒时常觉得一切就像一场梦。“可能不少人北漂横漂多少年都不一定能有一部自己的电影。如果你让我现在去想,时光倒流,我绝对干不了这个事。”

  新导演的投资悖论

  李知儒,1990年生,2013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广播节目编导专业,河南本土影视人,《煽疯点火》是其第一部院线电影,也是他规划在十年中完成的郑汴洛追梦三部曲电影系列之一,此前已于2019年12月24日上映。

  《煽疯点火》电影海报

  时间回到2018年5月,就在电影开机前十多天,李知儒还在担心一切能不能正常推进,因为原计划300万的电影投资只落实了一半——新导演、年龄小、非科班出身、尚未有成熟作品,扛不住投资人“什么学校毕业的”“拍过什么作品”“回报率多少”几个发问。

  影视行业知识分享平台画外hoWide、哪吒兄弟影业和凡影数据曾以60位已有一部长片作品的青年导演为样本,联合发布了《2017年中国青年电影导演生存状态调查报告》。报告显示,38%受访导演的处女作是自己出资,在一年之内筹到资金的仅有41%,而投资问题也成为受访青年导演项目失败的首要原因。

  内地影评人张小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悖论,你想要别人投钱给你拍电影,首先你得有一部电影证明你自己的能力。所以你第一部电影要怎么找到投资,就变得特别难。”

  从大学时代有了故事构想,到2017年中正式撰写剧本,再到2018年上半年在不同投资人的拒绝中辗转,最终为了筹款,把自己所有的信用卡都套现了,且连500块钱的支持都会接受,这样的李知儒不愿就此放弃。“我当时就想用开机仪式证明我的决心,我想只要一开机,应该还有得到后续投资的机会。”

  2018年6月,《煽疯点火》正式开机。开机后不久,父亲和弟弟得知情况,支持了150万。随后在拍摄和宣发中,截至上映前,李知儒又陆续从不同渠道争取到了200万资金,“上映前十多天才刚刚把所有关节打通”。

  在电影中把握私人化经验

  2008年,青年电影导演周子阳回到家乡内蒙古鄂尔多斯,感受到了经济高速发展对人性、伦理的冲击。他听到了孩子们因为家庭经济纠纷将父亲绑架的故事,也为撕裂的社会流下眼泪,这些都成为获得多个奖项的电影《老兽》诞生的背景。而为了还原家乡气息,周子阳在片中全部起用内蒙古演员。

  忻钰坤、张大磊,近年来涌现出的青年电影导演不少也都将个人生活经验融入了电影之中。文娱产业新媒体《三声》曾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洋在《中国的新独立电影时代到了》中提出的观点做解释:相对于中国之前所存在的独立电影,这些年轻的电影创作者“对情感和社会深度的探求转移到私人化的经验的把握和应对上,在自我、市场和体制之间寻找平衡点”。

  对于李知儒来说,也是如此。

  《煽疯点火》中的单小枫,反复创业失败、借高利贷遭逼债、与父亲冲突又和解、最终实现梦想,一个小人物跌跌撞撞的成长故事的背后,映照着的,是李知儒一路走来的经历和他内心的向往。

  《煽疯点火》预告片截图,李知儒在片中饰演单小枫

  毕业后两三年,李知儒在郑州开着一家酒吧,还没有专职拍电影。2016年中,酒吧生意失利,李知儒欠下1200万债款。“走投无路的时候也借过高利贷,那种天天被人堵上门要求还钱的滋味,我都尝过”。

  为偿还债款,李知儒几乎把一切都卖了,包括他那四五辆车。那年夏天,迷惘中的李知儒开着仅剩的一辆从前用来拉货的小面包车,开始了一场没有目的地也没有期限的旅行。

  行到新乡市宝泉旅游度假区时,站在景区湖边盯着湖面的微波,李知儒突然一个猛子扎进了湖水,继而便被游人拉了上来。“那时突然就觉得之前活错了。那一刻你才发现,你不是想挣多少钱,你只是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李知儒回忆。

  行程继续。半年里,东至青岛、西至敦煌、南至三亚、北至内蒙古,李知儒白天开车,晚上钻进睡袋睡在车里,就这样看遍了祖国风景,也在广阔的风景中不断进行自我疗愈。

  2017年春节,李知儒受邀担任河南电视台《2017出彩中国梦》春节联欢晚会现场制片,在这个契机下,想把个人经历记录下来的李知儒决定去拍电影,也因此与一直在传统行业经商的父亲发生了争吵。

  “以后你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父亲撂下了话。

  “那行吧,你不用管我了。”李知儒也撂下了话,年夜饭没吃完就离开了家。

  此后李知儒开设影视公司,也曾因为不了解影视行业的回款周期而一度再次陷入运营困境。“也曾想不明白命运,但是后来才明白,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种特别的经验。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感知不到这些故事,也变不出来,最终这些反而成为一种创作上的养分。” 李知儒说。

  所以李知儒回忆自己的第一部微电影《追梦青年》是“我把我内心想拍的东西、积累的第一口气,一下子抒发了出来”,而郑汴洛追梦三部曲之二《青春如火》与之三《隔岸观火》在李知儒的规划中,同样是追梦故事:《青春如火》将会是一个关于年轻人在同学的帮助下实现研发机器人的梦想的故事,《隔岸观火》则将讲述一个河南人帮助外国人实现梦想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光鲜的成功故事太多,但背后的失败往往无人揭晓,我想在电影里把这些被折叠的过程呈现出来,把追梦的力量传递给更多人。”

  沉重命运下的喜剧梦

  筹备《煽疯点火》时,只是想把心中的故事拍出来的李知儒,没想到会认识曾登上央视春晚舞台表演相声的河南籍演员曹随风与河北籍演员贾旭明、笑星于根艺、曾参演《炊事班的故事》的相声演员刘小宝等人,而这些人也都加入了《煽疯点火》的拍摄。

  和这些演员相对应的,是李知儒在小人物跌跌撞撞的命运中,对喜剧的追求。李知儒也在电影中专门设定了搞笑担当、黑帮“花姐”这一角色,不断调节电影氛围。

  这其中既有艺术性和商业性平衡的考量,也有对于普通人的关怀。“目前为止,世界上没有国界的影片,就是动作片、爱情片和喜剧片,比如卓别林,你看看画面就能看懂。我会把这种励志喜剧坚持到底,这样更容易和我们普通人共鸣,才能让大家脱离现在的痛苦,迎接更美好的未来。”李知儒说。

  但如今,票房和版权售卖等各种营收,慢慢覆盖了拍摄《煽疯点火》的成本,李知儒尚未实现盈利,在拍电影之外他还要承接不同的商业活动来维持运营和创作。

  对于他来说,一切只是还能坚持,“但是我能在这种创作中感受到愉悦”。

  不给自己设限的本土导演

  相比北上浙等地,曾经有《快乐星球》《少林寺》等一系列优质影视作品的河南影视产业,近年来发展不及往日强势。

  李知儒觉得河南早已不是过去社会普遍认知的模样,他想挖掘河南的特色文化,这也是他策划郑汴洛追梦三部曲的原因之一,以三座典型的河南城市,展现出不一样的河南。

  但是李知儒并不将自己局限于此。“我梦起始的地方是在这个地方,但我也不想标榜自己说一定要为河南人或者为中国人拍电影。我最根本的目标是,我只想为观众拍电影,为我自己拍电影。”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