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从国企辞职专职网文写作 月入六位数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范坤鹏 2020-11-12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范坤鹏)10月,洛阳90后网络文学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原名任禾)的新作《第一序列》在长江出版社出版上市。今年8月,该作品在起点中文网完结后被永久入藏国家图书馆,并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20年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选题。

  从2015年3月开始网络文学创作,5年多的时间内,肘子先后完成4部作品,共880万余字,现已成为阅文集团签约的白金作家(业内含金量最高的网络作家)。

  从第一个月的订阅稿费7000元,到如今的月收入六位数,肘子身价一路看涨。为了全身心投入创作中,在实现了经济自由后,肘子从国企辞职,走上了别人眼中的“成功之路”。

  辞去国企中层职位,“昼夜颠倒”创作

  一米八七的个头,黑框眼镜下能隐隐看出黑眼圈,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白了一半的头发。肘子说,他的白发不是写作熬夜熬白的,而是在高三奋发考大学“遗留”下来的,也有家族遗传的因素。

  11月6日下午,在家中休假的肘子,一把划走正在椅子上伸懒腰的缅因猫,在客厅餐桌前坐下。

  “就是回到正常的作息状态,完全放松,因为写作期间是昼夜颠倒。”肘子的“昼夜颠倒”始于2017年,当时他还在洛阳旅游发展集团做人力资源工作。作为一名国企中层,他白天上班,晚上8点会准时坐在电脑前开始码字,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当时正处于他的第二部作品《我是大玩家》结束之际,这部小说给他带来的月均收入超7万元。

  “我当时的状态就是很累,又要上班,又要码字,还要回来陪家人,确实有种熬不住的感觉。”肘子说,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辞职的冲动在他脑海中翻腾。肘子跟同事偷偷交接工作后请了病假,然后打电话给领导辞职后再也没去过单位。

  妻子觉得,只要他喜欢就支持他去做,母亲则是坚决反对。为了不暴露离职,肘子每天仍假装正常上下班:与妻子一起出门,送她到单位,自己则转移到附近网吧,安静码字。

  那时,肘子每天下午2点到次日凌晨6点更新6000字。“没有人要求你,完全靠自己强大的自制力。”肘子说。

  “辞职去写网络小说有个前提,就是稿费收入足以养家,你得有钱。”肘子说。

  作品具正能量和时代精神,跻身白金作家行列

  2015年3月,肘子在洛阳市区行署路出租屋里住时,就开始了网文创作,“赚钱搞装修,一个月赚两千元就行”,肘子道出了写作的最初“动力”。

  有天晚上下班后,肘子心血来潮,立即坐在电脑前,一口气写了几千字。“有些事情,开始了就开始了,不需要任何准备。”肘子回忆写作的第一个晚上。这种写作和工作兼顾的状态持续到2017年。

  那时,肘子正在写他的第一部作品《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属于游戏异界小说,目标读者是打游戏的人。

  “刚开始不知道怎么处理情节、人物,也不知道怎么推进剧情,有各种各样写作方面的困难。”肘子说,当第一月拿到7000元的稿费时,“就像在单位发了工资一样,挺高兴”。当这部写作跨度8个月、有155余万字的作品完结时,肘子获得了10万元的订阅稿费。

  肘子的另一部都市异能超术小说《第一序列》,讲述了主角任小粟与身边的小伙伴不断成长、奋斗的故事,作品本身极具正能量和时代精神,也是肘子目前最满意的作品,“写了自己想写的东西”。

  书中,肘子写道:

  “第一次,我感谢自己面对机会时,从不怯弱。”

  “第二次,我感谢自己面对危险时,从不畏惧。”

  “第三次,我感谢自己面对磨难时,从不妥协。”

  “第四次,我感谢自己面对诱惑时,总有底线。”

  “第五次,我感谢自己从不虚伪。”

  “第六次,我感谢自己清醒如初,从不迟疑。”

  “第七次,我感谢自己在生活的泥潭里,一路高歌,披荆斩棘!”

  该作品上架以来,累计获得超过8320万的总订阅,入选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2020年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选题,获得2019年度中国原创文学风云超级游戏改编价值作品等多项殊荣。

  2020年初,肘子成功晋级阅文集团白金作家行列。

  “写作只是因为我想写,而不是去迎合谁”

  一部作品稿费10万元,在很多人看来已经很不错了,而肘子最高一个月拿到过88万元稿费。“读者的每一分订阅稿费都是他们实打实给的,作品得受他们喜欢。”肘子说,“网络文学是真金白银的。”

  “写故事的人,对情感、情绪变化都是比较敏感的,这就具备了共情的基础和能力,这也是网文作者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能力。”在肘子看来,很多网文作者很有才华,但是没火起来,不是因为实力不行,“就是缺少契合市场的运气,也就是与这一代读网文的年轻人缺少‘共情’能力”。

  有网友在看完肘子的小说后留言,称“打动我的不是复杂的境界划分,也不是华丽的打斗场面,而是主人公身上那种似曾相识的孤独……看着无数的等待和坚持,还有信念在最后如烟花绚丽的绽放,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除了极具“共情”能力,肘子在角色塑造、情节设定方面的功底也很扎实,加上轻松搞笑的文风,善于与读者互动打成一片,他被视为“95后最喜爱的作家之一”。“这些标签都是别人给的,写作只是因为我想写,而不是去迎合谁。”肘子说。

  了解世界的现实,才能写出让读者有共情的故事

  肘子从小爱看《西游记》,从电视剧到连环画,百看不厌,后来又迷上了四大名著、金庸武侠小说、国外名著等,“从初中到高二基本都是在没日没夜地看小说”。

  除了看小说,刷电影是肘子最喜欢的事儿,“不管好片、烂片,一天看三部电影一直持续半年,直到网上没有什么新片可看。”这是肘子的观影最高纪录。“电影质感更好,学习人家如何处理剧情结构。”肘子说出自己爱看电影的原因。

  肘子的生活并不如人们看到的那般“顺风顺水”。肘子称,年少时他的父母经常吵架,家里还会有债主追债上门,大学毕业后,他曾考取一个县里的公务员职位,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曾试图外出闯荡,但拒绝不了母亲的挽留,还是留在了洛阳。

  经历的这些,他没写进小说里,也不愿与人谈起,他常对朋友说:“你得挨过生活里的毒打,了解这个世界有多现实,知道大家在过什么日子,才能写出让读者有共情的故事。”

  如今,肘子实现了财富自由,母亲也接受了他的“成功”。肘子给母亲和外婆分别买了一套房子,自己买了别墅,休假时会带着家人去三亚的海景房住几天。“我目前的状态挺好,不需要和这个世界妥协,也不必刻意去迎合谁,把生活过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网文行业非常残酷,有没有这种积累和天赋吃这碗饭,其实早已注定。”谈及自己的未来,肘子如是说。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