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网红“木易阿伟”:身边的人都可以成为演员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袁纪伟 2020-07-1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袁纪伟)田间地头房前屋后都是拍摄场景,一家男女老少都是演员,随份子、坐桌、陪客、相亲都成了题材。

商丘杨楼村村民杨献伟一家,从2016年开始,他们靠着原生态的农村生活场景,憨厚朴实的形象,诙谐幽默的豫东调子,在多个网络平台上的粉丝量迅速突破百万。

他们不仅成为农民网红,还带动了全村200多名村民,走向拍视频的致富之路。

【一个人】

爱拍乡村视频的农民也能成网红

村头俩兄弟坐着闲聊。

弟弟说:“哥,你在这儿深思什么?”

哥哥说:“没有。”

弟弟悄声说:“俺嫂子换新拖鞋了?”

哥哥惊讶地说:“你咋知道?”

弟弟哈哈大笑:“哥,你脸上的鞋印与昨天的不一样。哈哈哈……”

镜头推近到哥哥的脸上,一个漆黑的鞋印。

这个视频短短几天在快手平台上播放60多万次。而类似这样的创意类农村喜剧视频,比如《搞笑农村故事系列》《阿伟搞笑系列》,都是农村常见的生活题材。在这些视频里,主人公“木易阿伟”憨厚朴实的农民形象,配上精湛的演技,再加上幽默得体的豫东方言,迅速在网上斩获了大批粉丝。

木易阿伟,原名杨献伟,家住商丘市睢阳区临河店乡杨楼村。4年前,他还待在上海一家化工厂打工。

一天,杨献伟看见工友们围着一部智能手机看得津津有味,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捧腹大笑。杨献伟怔住了:“表演和才艺,我不也会吗?打工一年,全忘了自己曾是在舞台上活跃十余年的民间艺人。”

第二天,杨献伟辞职,买了一部高配的智能手机,开始用手机拍摄、制作短视频。

没有跟风那些好听、洋气的网名,杨献伟把自己的姓氏拆分开,取了个“木易阿伟”的艺名。

一个视频,看似简单,但涉及创意、台词、取景、拍摄、后期剪辑等技术问题。为此,他几乎天天不出门,对着手机研究短视频,看着各种喜剧大咖的视频,慢慢分析、仔细研究。慢慢地,杨献伟开始就地取材、就身边的事儿取材,自编自导自演。

“木易阿伟”和他的团队拍摄《傻飞薅草》

“村里的稀罕事儿,稍微摆置摆置,就管拍摄了。”杨献伟说,他拍摄的十里八乡的事儿,涉及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兄弟关系、妯娌关系、邻里关系等。常常是在跟别人聊天时忽然来了灵感,脑子里有了故事梗概,就开始拍摄,拍着拍着,碰出新点子,就推翻重拍。

记者浏览“木易阿伟”的视频,其题材有同学聚会、高价彩礼、农村赶集、相亲、回娘家、兄弟矛盾、酒后吵架等,有的视频还拍成了“连续剧”。《家和万事兴》一共十三集,写的是婆媳关系和两个亲家之间的矛盾,播放量超过4000万。

杨献伟忙完农活,就是拍摄、研究搞笑段子。几乎每天都要上传一部作品。他的粉丝数量,一年的时间积累高达100多万。每天开直播和粉丝互动的打赏,偶尔接拍一些小广告,再加上在直播间为乡亲们卖农副产品,他的收入比之前做民间艺人翻了好多倍。

【一家人】

身边的人都可以成为演员

13岁时,杨献伟不顾家人反对,辍学外出拜师学吹唢呐、学唱豫剧,一学就是3年。

据他回忆,冬天下大雪的时候,等忙完往往都是夜里十二点了,跟主家结了账踏着冰雪回到家,往往天都快亮了。他是学徒工,不拿报酬,能够登上舞台给父老乡亲唱一段,就是很开心的事情。而其他人的报酬,也只有二三百元。后来,杨献伟的唢呐和豫剧的技艺越来越精湛,慢慢成了戏班子里的扛把子。那年,他20岁。

杨献伟的爸爸杨玉领,今年55岁,也是一位喜欢表演的民间艺人,吹唢呐、拉二胡、吹笙、唱豫剧……样样都会,看到自己的表演出现在视频里,并得到大家的认可,杨玉领也注册了一个快手号,“老木易”的网名也信手拈来。后来,杨献伟的妻子也开通了快手号,取名“木易阿伟老婆”。

杨献伟一直动员弟弟杨腾飞一起做,而杨腾飞并不领情。他经营一家理发店,总怕拍不了段子,又耽误了理发的生意。

说的次数多了,杨腾飞就说试试做,取网名“木易腾飞”,蹭哥哥的人气。弟弟的粉丝也在暴增,开号半年,粉丝10万,一天开两小时直播靠打赏的收入也有300元,“比在农村干理发店收入高多了”。

“木易腾飞”塑造的是一个农村憨傻二愣子的形象,歪嘴斜楞眼儿、花衬衣、红领带、手拿大喇叭……后来干脆改名“木易傻飞”。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傻飞掂喇叭。”不少粉丝留言:只要傻飞掂着喇叭出来,那就一定有大事儿发生。

从镇上的理发店到喜剧班配角演员,“木易傻飞”半年内粉丝长到200多万。为“木易傻飞”设定形象的老木易说:“很多题材放到正常人身上说不过去,但放在一个傻子身上,就比较好理解了。”

“我就是一个把握方向盘的,一个掌舵的,替大家把握好方向。俺也没个剧本,拍的时候该加戏的时候加戏,该减戏的时候减戏。”杨献伟说,身边的人都可以成为演员,除了他的爸爸、老婆、弟弟,他妈妈、街坊邻居甚至是怀里抱着的孩子,都成为他故事里的角色。

【一群人】

200多名村民靠拍视频赚钱

在挣到第一笔钱的时候,杨献伟购置了单反相机、三脚架、稳定器等一些专业设备,聘请了专业摄影和后期制作团队。

杨献伟说,刚开始拍段子的时候,在村里东奔西走,大呼小叫,老少爷们看见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他们不务正业、疯疯癫癫,净耽误干农活……但是,不多久,兄弟俩每人先后买了20多万元的轿车,又买了一辆7座商务轿车供拍摄团队使用,又在村前买了一幢小洋楼……街坊们缓过神来了,开始感慨:“我的孩咧,这也管挣钱?”

很多村民开始慕名而来,要拜师学艺。面对一拨又一拨的学艺人,木易阿伟始终冷静:“我没有专业的管理经验,没有专业的演技,你来到这儿,我们就跟兄弟姐妹一样,大家在一起互相学习、互相讨论、互相拍段子。把我成功的经验分享给大家,让大家享受到直播平台给大家带来的红利。”

杨献伟先后带红的“咱家坤哥”“大牙姐”“木易晨哥”“木易阿情”“木易娜娜”“木易阿敏”等人,粉丝量接近百万,之前都是农民,现在平均月入万元左右,而且能够做到“家里地里两不误”。

“木易阿伟”对团队成员“木易晨哥​”进行动作指导

阿情是隔壁村的95后男孩,自幼家贫,外出打工,身单力薄,在外地进了几家厂子都没有干稳当。阿情看木易阿伟的段子很久了,也想参加拍段子。“下午有个男角色,你留下试试吧”。就这一句话,阿情留在了木易喜剧班。

没有学过“手眼身法步”,做起演员谈何容易?杨献伟手把手教,每个表情,每一句话,都要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教,然后开始试镜,经过一遍一遍NG(没通过要重拍),阿情终于上手了。

现在的阿情在抖音30万、快手50万粉丝的情况下,月收入一万多元。同时,阿情的老婆、姐姐也拍起了段子,按照阿情的模式复制下去……

3年多的时间,在杨献伟直接或间接带动下,共200多名村民脱贫致富,其中有一些空巢老人、残疾人和留守妇女,他们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少量参加拍摄的村民收入少则每月一两千元,经常参加表现活跃的多则每月七八千元。

“木易阿山”来得较晚,是个智障人士。杨献伟说:“按辈分我得叫他叔,我们团队的成员都非常尊重他。在演戏的时候,各有各的角色,下了戏之后,包括我还有傻飞,都山叔、山叔地叫他……现在每天也有几十元的收入,只要在这里坚持做,收入也会慢慢提高的。”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满意而归,杨献伟不接受急功近利和想不劳而获的人。“好多人说我想来你这儿蹭流量,我想来这儿当网红。在这儿待一段时间,然后学几天表演就想成为网红,就想挣钱。这样的徒弟我带不了。”杨献伟说,网红,是要一点一点积累的,是要有拿得出手的才艺才能支撑下去的。

3年来,木易喜剧班靠着自然的粉丝和流量,杨献伟(木易阿伟)和弟弟(木易傻飞)的粉丝分别在各大平台突破500万,父亲(老木易)、妻子(木易阿伟老婆)分别都是几十万或上百万。

抛开网络上那些漂亮的数字,他们依然是杨楼村的村民。逢年过节,给村里老人送礼品;为了美化环境,他们默默买来一百多个垃圾桶,悄悄地放在村里各处;谁家再有红白喜事儿,他们都要免费帮忙演出。

【一个梦】

拍一部有影响力的豫东农村生活喜剧

网上有句话叫“学而优则仕,网而红则商”。当网红都去搞直播带货捞金的时候,杨献伟却依然坚持着他的创作之路——拍段子。他觉得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没有好的作品呈现,职业生涯怕走不长远。

木易阿伟在直播中和粉丝互动

“名利名利,只要你有名了利自然会来。段子拍得好了,看的人多了,你就不需要那么劳累地去带货。”杨献伟说,木易喜剧班的粉丝大多是在外边打拼的老乡,对家乡话有情结,听到了俺的带着口头语的家乡话才会真正开心起来。如果卖货的话,估计粉丝会减少。

不谄媚,不大规模带货,这是木易阿伟对自己的职业要求。

“不像以前唱大戏的时候,单纯地模仿一些豫剧经典选段,同一个剧目在不同舞台上唱得一样。拍摄短视频,是搞创作,每天都要推陈出新。”杨献伟比较两种表演方式后说,推陈出新即使对一个专业的编导人员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2019年,木易喜剧班投资十多万元拍摄了微电影《可摆置好了》,本来想靠着这部电影赚上一笔,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哪个平台放电影,要给哪个平台交流量费。

“光平台流量费我交了6万元,但靠着粉丝们的自发推广,这部电影还是把本钱勉强赚回来了,折腾了几个月弄了个‘狗喝油’。”杨献伟说,他不会灰心,他要发展团队,加强业务知识,有朝一日还要拍电影,“网络大电影”才是终极目标——拍一部有影响力的反映豫东农村生活的喜剧!

理想依托在一寸一寸的简单欢喜和日常生活中。这个7月,记者两次走近成了网红之后的木易一家人,发现他们还跟普通的农村家庭一样,种着五亩农田,该干活干活,该下地下地。无数次出现在镜头当中的小院儿,凌乱却温馨,和村里的男人一样,短袖、大裤衩、拖鞋,几盘时令蔬菜,自家蒸的馒头,昨夜在门口小树林捉的爬叉,都是餐桌上的美味儿。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孩子的欢叫声、老人的责骂声交织在一起:“你看,这是傻飞家的儿子,一岁多,正是难带的时候,一会儿都不识闲(消停)。天天能把我这把老骨头累死。”木易阿伟的母亲嗔笑道。

作为老一代民间艺人的老木易——杨玉领说:“现在农活儿都是机械化的,咱业余时间比较多,有时间都琢磨这视频了。我也不觉得我是个网红,啥叫网红?100万粉丝是网红,1万粉丝也是网红,咱就是个农民,把地里的庄稼摆置好,再踏踏实实干点儿自己喜欢的事儿,就管了。”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