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电台主持人辞职当“网红”,经历的不只是收入倍增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夏寒 2020-07-1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夏寒)“6点钟的郑州,Good morning,大家早上好!”手捧一碗胡辣汤,“根叔”用特有的播音腔,娓娓道来一天的故事,这是他每条视频中特有的场景。

“根叔”原名李根,曾是河南交通广播超级新闻场早间版的节目主持人。“根叔”是大家对他的昵称,因为“他的声音很憨厚。”这似乎与他26岁的年龄不符,却符合身边朋友对他的评价,“成熟、能聊、人缘好” 。

“根叔”

从业近5年,主持和直播了超900期节目,获得2亿多次总播放量,全网100多万粉丝……这几个数字的背后,见证了这个北方男孩的成长。

2020年3月,“根叔”辞职。从省级电台主持人到百万粉丝主播,再到创办广告传媒公司,他是否能破局?一系列问题,成为青年网友关注的热点。

质疑

“好好的主持人,非要去当网红,有病?”

2020年3月,“根叔”发布辞职视频,看着他把辞职信、工作证一件件上交时,网友的留言挤爆了他的抖音账号。

“好好的主持人,非要去当网红,有病?”“简单的工作不好吗?有资本再恣意妄为,没资本踏实点。”……

在许多人看来,电台台聘主持人的工作既稳定又高薪,“根叔”可以趁年轻多积累工作经验,还有机会晋升节目总监,没理由放弃大好前途。

刚辞职时,一些恶评让“根叔”很有压力,再想到工资和“五险一金”没有了着落,他有些焦虑。

那时,每个月的车贷、房贷、生活账单,让他觉得之前花几千元买衣服的行为很可笑。

“根叔,已经习惯了上班路上和下班路上听你的节目。”“感动哭了,你做了很多年轻人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

一些粉丝的鼓励慢慢占据了留言板。面对质疑与关注,根叔回复:“来日方长,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我们江湖再见。”

虽前途未卜,但机遇在前。

“根叔”开始创业,成立了根叔工作室,初创团队5人,主要业务为策划原创短视频。从选办公场地、招员工、打包快递做起,他必须耐心地学会处理各种细节。

“根叔”给队友开会

那时,由于他对自己和他人的“完美”要求,工作起来经常加班加点,直戳别人的问题所在,3名员工曾集体辞职,发朋友圈称“终于解放了”。经历此事,他坦言有些“怀疑人生”。

后来,他慢慢悟出一些带团队的经验:有时候要学会“哄一哄”队友。90后都十分在意工作时的心情和团队氛围,有的放矢地去引导大家会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根叔”的好友兼队友小碗说:“不是每个跳出来的主持人都能转型成功,我看好他。”

抉择

抛开光环重新起跑,转行做自媒体收入倍增

抛开主持人的光环,和全国的自媒体人竞跑,“根叔”像是换了一条赛道,将一切经历归零,重新起跑。

他开始尝试策划、录制专题短视频,内容涵盖人物类访谈、实地探店等。

看似几十秒的短视频,有时需要长达四五小时的拍摄剪辑,队友们分工完成约谈人物、录制、后期制作……夏天要在接近40℃的高温中拍摄,拍完在车上倒头就睡,是“根叔”的工作常态。

在他的作品中,有与知名主持人韩佳、郭晨冬的同行交流,有对企业家于东来的专访,也有与郑州本地网红直播带货的合作。

令“根叔”印象最深的,是采访胖东来那期节目。胖东来是河南知名企业,高层领导近十年来很少接受外部采访。李根的团队原计划专访其老板于东来本人,了解企业文化,但遭拒绝。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去胖东来商场做一期实地探访,不料却在商场电梯口碰到了正在巡视的于东来。李根大胆地跟随于东来进入电梯间,“我不是来要广告费的”,他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来意,几分钟的功夫,成功地说服于东来接受采访。

“根叔”采访胖东来商贸集团董事长于东来(中)

“他这样的企业家,已经不需要更多的广告,我表达了年轻人想了解他们的文化、他本人的想法,才得到认可顺利拍摄。”李根说。

直播后台数据显示,根叔的粉丝50%以上都是职场90后。

“直播后看留言才知道,粉丝中有警察、医生、老师、海员,很多人都在郑州本地,还有北京的,东北各省的。”一些粉丝留言称:“你和其他的网红主播感觉不一样,果然是专业主持人。”

“根叔”建了一个粉丝群,群里每天都有上千条互动消息,他们会聊一些生活、工作的日常,彼此认识,相互帮忙。

“根叔”回忆,在电台当主持人时,一个人在直播间完成所有录制是常态,与听众的距离感会让人感到寂寞。而在社交平台中,他能随时与粉丝互动,真实又立体。

更现实的是,电台对商业广告的吸引力越来越弱,整体营收不断下降。而社交媒体越来越活跃,“根叔”的团队凭借越来越高的关注度,收入倍增。他的个人收入是之前单位工资的近10倍。

虽然已离职,根叔仍和原来的小伙伴保持联系互动。同台的主持人帅天,和他一组录早间节目的搭档弯弯......他最怀念原来融洽自然的工作氛围,彼此间的帮助支持,并将其延续到了新生活之中。带着祝福离开的他,一直是大家关注的对象,似乎也承载着一份希望。​

坚持原创,90%以上是真实内容,10%是艺术手法。当抖音粉丝超100万时,“根叔”表态,会不断地将河南年轻人身上的态度和正能量传递出来。

“根叔”在直播

离开了体制内的安稳工作,他从没后悔。他的亲身经历,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可和关注。

启程

不刻意迎风口,坚持“做内容”

“根叔”团队曾发起街头调查,发现“网红”位居90后、95后最想从事的职业前三名。

“每次看到粉丝留言问如何当网红,我就很担忧,因为他们认为成为网红似乎很简单。真实的状况是,我每天都在绞尽脑汁想内容,熬夜拍视频才是常态。比起做网红,更希望自己可以做出一些值得骄傲的作品。”李根说。

他认为,当网红带货不一定是风口,还可能是深坑,这一切都取决于自己的定位与方向。比如,做网络直播互动感很强,思维很跳跃,节奏比在电台当主持人还要快。如果粉丝在5秒钟之内感觉主播不关注自己,可能就会去其他的直播间。所以,在长达1到2小时的直播节目中,主播必须快速回答大家的问题。以上一切,都需要专业知识与实操训练,日积月累坚持下去。

“根叔”身上有很多“标签”:网红、主播、KOL(关键意见领袖)……“我不刻意去界定我的身份是什么,我更在意我在自己心里是什么。”个人工作室的成功,让李根发现自己的价值被重新定义,他打算再出发,成立广告传媒公司,独立主持和制作人物类、旅行类节目。

“人心与世界是大家最应该看到的。人物类对话可以直击人心,旅行可以看到未知的世界,这是我最想带粉丝一起体验的,也是我自己最感兴趣的。”李根认为,未来的千禧一代,Z世代(指在1995-2009年出生的人,又称网络世代)关注的焦点,是以“个人”为中心,与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

从电台主持人到自媒体达人,变换的只是赛道,作为主持人的核心却不曾改变。

李根说,大学的时候,他看了一本关于央视制片人陈虻的书,“生活不仅仅是炒菜、做饭,也包括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沟通、理解,这就是一种人文教养。做人和做饭,我以为做人更紧要一些”。书中内容回想起来历历在目,坚定了他做内容的信心。

大学毕业时李根第一次去西藏,这次辞职后,他和队友又一次出发,把那里作为第一目的地,实时分享了一路的风景和故事。“我的每次出发都会从西藏开始,那里可以给予我力量”。

“根叔”自驾318川藏线

从西藏回来,“根叔”的皮肤晒黑了一些,不变的依旧是他爽朗的笑声与积极向上的态度。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