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女孩携父求学9年,高考志愿首选医学护理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刘钊 2020-07-1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刘钊)任国军2岁时,父亲因病身故。

任淑娅2岁时,父亲任国军受伤致高位截瘫,母亲随后改嫁。

8岁那年,奶奶因病去世。

时年,因所在村小学仅开设至小学三年级,自9岁开始,任淑娅便离村前往乡镇小学就读,与此同时,任国军一并相随,两人校外租房持续至今。

他喊她“娃”。他说:“我没有办法,只是拖累了娃儿。”

她叫他“爸”。她说:“这就是我家,并没有什么不同。”

任淑娅今年18岁,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人,陕州中学高三学生,刚刚参加完高考。按照其任课教师的说法,“正常发挥上个二本问题不大”。

“如果考上大学,我想读护理专业,以后方便照顾我爸。”7月8日下午5点半,结束高考后的任淑娅回到出租房与父亲相邻而坐,笑靥如花。

01 事故之后的变故

肇始于2004年10月13日凌晨的那场事故,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庭原本安稳平静的生活。时年2岁的任淑娅此后不可避免地裹挟其中。

事发当时,任国军驾驶机动三轮车进入矿洞装载铝矿石,就在装车的过程中,矿洞突然塌方,大块的矿石瞬间砸下,“眼前一黑,当时就没知觉了”。

醒来已在医院,经检查,任国军右腿骨折,腹部、背部重伤,腰部以下瘫痪。因是受雇于包工头来私人矿厂打零工,出事后,包工头在支付3万多元医疗费后便再无力承担,转而欲起诉矿方,却因证据不足,几经周折后放弃索赔。

“人瘫了,最后也没拿到矿上的赔偿,家里几天就支撑不下去了。”任国军说,事实上他能理解前妻的选择,“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折磨,只是那会儿真就苦了我的老母亲了。”

任国军母亲人生最后的6年时光里,除却最后患病的半年,基本都是在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和尚幼的孙女,直至抱憾离世。那一年,任淑娅8岁,靠着叔叔、伯伯们的操持与帮助,她与父亲安然度过了奶奶离世后的一段时间。

彼时,受限于村小学仅设至小学三年级的现状,要继续读书就只能去离家10公里左右的乡镇就读。“兄弟、亲戚们都有自己的家,不可能做到长期来照顾我,当时也真是没有办法才想着跟着娃。”任国军说。

那一年,任淑娅9岁,自此开始了独力照顾父亲的生活。

02 不一样的“陪读”

“爸,几点了?”

“才4点,娃你放心,再睡会儿,一会儿爸叫你。”

7月7日,2020年高考首日,凌晨4点被叫醒之后,任国军不敢再睡,睁眼到天亮。对于女儿,任国军说他“终归是亏欠”。

在任国军的记忆里,女儿的童年“过得不好”。日常生活中所有他不能做的事,只能依靠女儿,事实上由于下半身完全瘫痪,任国军能做的事并不多。

他瘫痪在床,她端屎倒尿是常态;她每天要帮他洗脸、洗脚、擦洗身子;她放学回家别想着吃现成的,要自己准备好所有的食材一点一点学着去做;每个周末,做完作业,别的孩子可以出去玩,她还要负责所有家务活。

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小学3年,初中3年,高中又3年。

过往这些年里,家庭全部的生活来源只能靠“低保”以及亲戚朋友和好心人士的不断接济,任国军说他也曾感到绝望,绝望于自己对女儿那常年看不到尽头的拖累。“她总是笑着说,爸,我从小就是这样长大,一天不见你我都不习惯,为了我你也要保重身体。”

高中3年,任淑娅所在的陕州中学不仅全额免掉其学费和住宿费,前后还为其争取到近6000元的资金资助。去年年中,任淑娅获评“河南最美孝心少年”得奖金1万元。得益于此,3年来,靠着每月五六百元的生活费,父女俩一路坚持至今。

“我算是幸运的,遇到了这么好的女儿。”任国军说。

03 习以为常的“坚强”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任淑娅的过往经历极易让人觉得这样一个小女孩的不易与坚强。事实上,见诸当地媒体的一些报道,大多也在极力描绘着这个家庭的多舛命运以及当事人的诸多不幸。

媒体曾报道称,此前为缓解家中经济紧张,任淑娅会趁着暑假跟大人上山采药补贴家用,“满山荆棘把她的手和脸刮得满是血痕,荒山里随处可见的马蜂会突然将人包围起来,把她蜇得鼻青脸肿……”

“小时候采药纯粹就是想跟着大人去山上玩,既能采药赚钱还好玩,真的不要觉得我有什么崇高的觉悟,那太抬举我了。”任淑娅一再解释,“不要把我塑造得那么坚强,我就是个普通人。”

这些年来,每到一些特殊的节点,媒体总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公众也得以了解到这样一位“典型人物”,任淑娅本人亦因此荣誉加身:多次荣获校级三好学生、入选“三门峡好人榜”、获评“河南最美孝心少年”……

“我从没觉得我的家庭跟其他家庭有什么不一样,再说一个人过得幸不幸福、快不快乐只有他自己最有发言权。”任淑娅说,事实上她清楚地知道外界更多的是以同情的眼光来看待她和她背后的家庭。“外界觉得我这么多年陪伴父亲,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坚强,但其实我自己真的不这样认为,我是我父亲的女儿,这本来就应该是我的生活。”

记者对话任淑娅

不愿被大家以同情的眼光来看待

Q 高考考得怎样?

任淑娅:我自己感觉题有点偏,有好些我都拿不准对错。等着出分数吧,希望有个好的结果。

Q 暑假怎么安排?

任淑娅:下考场的时候,老师跟我们开玩笑说,你们不一定走得了,暑假要继续看书,不然开学了不一定跟得上。哈哈。

我先等分数吧,两手准备。但暑假打工是一定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能干点啥。分数出来后不管考不考得上,找个离家近点的临时工作,多少能赚点生活费也是好的。

Q 大学有想过去哪里?读什么专业?

任淑娅:离家近点,毕竟我爸身体不方便。我会考虑去郑州的学校,专业上想读护理学,感觉读这个专业是我很早之前就想实现的一个梦。至于学费方面,会申请助学贷款。

Q 跟父亲相互陪伴着一路走来,有什么样的感受?毕竟父亲身体特殊。

任淑娅:时间久了,自然就习惯了。也许外人可能会觉得我苦,我自己倒真不觉得。从小到大,我爸对我好,我对我爸好,这就够了。

Q 你介意别人的眼光吗?比如同情。

任淑娅:我介意,包括交朋友,如果对方是以同情的心理和我交朋友,那我宁愿不要这份友谊。当然我现在的朋友都很好,我都带他们来过我家,我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他们也都知道,而且他们都跟我爸爸关系很好。

外界更多是以一种同情的眼光来看待我这个家庭,包括之前媒体的报道,所以我不会刻意去看那些报道,我也不是排斥这些,我只是没法改变别人心里的想法。

Q 这些年跟母亲联系过吗?

任淑娅:我对母亲没有印象,我爸出事她就走了。

最近这两年她会偶尔联系我,但是见面超尴尬,基本没有话说。当然,我知道她早就成家了,我觉得互不打扰就挺好的,我也不需要从她那里得到母爱。

也许社会又会认为我从小缺失母爱,但真不是这样,我毕竟也长大了。

Q 往后继续带着父亲求学、工作?

任淑娅:我肯定不会把我爸丢下不管,上学、工作都要带着他。以后成家,接纳我爸是首要条件。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