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瘫女孩咬木棍写小说,渴求爱情却不敢袒露心声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张晶晶 2020-12-10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张晶晶)由于早产导致脑干受损,27岁的张露露说话口齿不清,走路歪斜,双手蜷缩。

要写字,她就用牙咬着笔慢慢腾挪笔画。打字相对容易些,咬根木棍,敲击键盘,文字就在屏幕上驰骋起来。若要使用电脑鼠标,就靠下巴操控。

11年前,“脑瘫女孩”张露露一分钟敲不出来10个字。她那时练习写作,但囿于小学学历,甚至无法写一个完整的句子。然而,在她看来,写作是唯一能跟命运搏一搏的机会。

如今,她创作了10余部作品,长篇小说让不少读者落泪;洛阳市作协破格吸纳其成为会员,鼓励她积极创作;爱心企业也伸出了援手,提供捐助……最重要的是,这位曾经深感人生无望的年轻女孩现在觉得,木棍延伸了她的身体,写作延伸了她的思想——她的未来明朗了。

命运曾跟她开了个残酷的玩笑,她现在对生活有说有笑

每一天都很漫长

张露露是宜阳县赵保镇张庄村人。命运在她出生时就标注了印记——脑瘫患儿。

她随打工的父母在新疆长大,只读了小学。小学上了6年,母亲刘丛敏陪读了6年,背她上学,陪她上课,照顾她的衣食起居。直到她回到了张庄。

刚回到老家的那些日子,15岁的张露露只觉得无趣和烦躁。她无法去上学,没有伙伴,对这副身体充满了厌倦和无力感。

事实上,她什么事情也做不了,被困在床或者轮椅上,没有独自行动的能力,甚至无法独自穿衣走路,靠父母把食物喂进她的嘴巴里,白天黑夜盯着那块斑驳的天花板。

每一天都很漫长。

她什么也不想。

没有特别的事在她身上发生。

后来,父亲怕她孤独,买了台电脑放在她房间里。网络上,年轻的姑娘们穿着漂亮的裙子、踩着高跟鞋的样子持续在她脑海里盘旋,爱美的少女张露露经常会多看几眼,然后沉默,躺到床上发呆。在那几年里,她接受了“自己的身体永远不会好了”这个事实。

她不是没有想过出路。新闻报道里,残疾人就业网站上,有一些残疾人工厂之类的工作机会,可是她能做什么呢?服装加工、食品加工至少需要手脚方便的人去做。

所以当2009年她决定写小说时,大多数家人的态度是,“有点事做总比啥也不干强”——谁也没期望她能写出什么名堂。

咬坏了10多根木棍

废人一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年,她压力大了就通过电脑在网上看小说,看得多了,思考的东西也多了。“我后来觉得自己也能写,就想着自己也写一写。那是当时能找到的唯一能做的事了。”

小学学历、作文都没写过几篇的张露露,开始写小说了。

起初,她词汇量缺乏,一个句子都写不完整。但这不是最困难的,最难的是打字。她尝试叼着一支铅笔,咬着橡皮一头,用笔尖敲击键盘。久而久之,这个方法的弊端就出现了:橡皮可能对人体有害,铅笔里面的铅芯也含重金属。

这时,爸爸的智慧派上了用场。他从外面捡了木棍来,削成合适的长度,让张露露专门用来敲键盘。

这个木棍成了张露露的最佳写作伴侣,后来的十几年写作路上,露露咬坏了10多根木棍。

写作工具的问题解决了,但写作之路并不顺畅,她一分钟只能敲出几个字,从一个个句子开始写,后来写短文,再后来写出一篇完整的短篇小说,她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第一篇短篇小说发布到文学网站时,她说心里的满足感和期待快要溢出来了。然而,那篇小说点击量少得可怜,仅有的读者竟也是在攻击她“水平差、抄袭”。

相较身体的缺陷,那样的反馈更令她难受。在母亲刘丛敏的记忆里,女儿从未有过崩溃的歇斯底里时刻。“哪怕她不高兴,也只是发呆,沉默。”

她没想过放弃,但现实确实让人挫败。“身体条件注定了我只能通过电脑写作这一条路体现自己的价值。”

继续写。她像一个毫无水性却潜入深河的人,小心翼翼地在深河里摸索。

爱情是奢侈品

12月初,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在张露露的家中见到她时,看到一根木棍已经被她咬出了清晰的印记。她每天花2个多小时的时间,更新自己已经写了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在她长期更新的文学网站里,作品最高阅读量已有一千多万。

此外,洛阳市作家协会破格吸纳她为会员,颁发给她一个会员证。收到这个证时,是她为数不多的开心时刻。

但她对“破格”一词耿耿于怀:“我希望真正成为一个作协会员,这还需要大量的写作探索,我正在努力。”

在她的作品里,有不少甜蜜温暖的爱情故事,“都是自己凭空幻想的,或者多看别人写的小说,自己进行构思”。

张露露没有谈过恋爱,她的大半个人生在网络上度过,结识过不错的男孩,是她喜欢的温文尔雅、细心体贴的性格,可是她从不敢袒露心声。

她今年27岁了,身边有人介绍对象,对方要么也是残疾人,要么年纪很大了。对她而言,爱情是奢侈品,在婚姻上,她明确提出“互相尊重”的要求。她喜欢苏轼的那句诗:“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种深情的爱情,张露露觉得很伟大。

《陆小凤传奇》里的花满楼是她最喜欢的角色,“他乐天知命,没有因为自己是个盲人就怨天尤人,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很满足”。她谈起最喜欢的小说《杀破狼》,故事主人翁对自己身上的苦难等闲视之的人生态度,令她动容。

她和大多数女孩子有着一样的兴趣爱好,习惯于在论坛、贴吧里分享生活和兴趣,喜欢追星、看剧、看动漫。

命运让她遭遇了悲剧,但悲剧带给了她极其复杂的感受——在不幸、悲伤之外,她奋力求生,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强大。

她还有未来。所有人仿佛都在告诉她,即使命运不公平至此,她也还有未来。

她还有很多事想做。她说,等有时间了,想到处走走,去云南看看苍山洱海,去杭州看看西湖,想把写作这件事做成自己的事业,想不再成为家人的拖累。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