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穷得让人心酸落泪”,洛阳姐妹花种葡萄分红给乡亲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范坤鹏 通讯员 葛高远 2020-07-23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范坤鹏 通讯员 葛高远)“咱们园中套种的吊瓜,皮儿薄甜脆,水分多,还是沙瓤儿,可以说是小吊瓜中的极品了。欢迎尝鲜,不要错过……”7月17日上午,伊川县酒后镇路庙村路氏精品葡萄观光园(简称观光园)内,路琴琴在抖音平台做网络带货直播,姐姐路素琴正在园中冒雨查看葡萄长势。

自2017年以来,路素琴创办的观光园以专业合作社为载体,采取“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流转土地近260亩,直接带动45户贫困户脱贫,间接带动脱贫超过60户。

家乡“穷得让人心酸落泪”,她春节都没过好

出洛阳市区后,驱车沿208国道往南行驶约50公里,是伊川县酒后镇路庙村。村子西南约10公里处,是著名的陆浑水库。路素琴和路琴琴姐妹俩的观光园就坐落在村子北侧。

观光园内的大棚中种植的葡萄

2016年年底,路素琴姐妹俩回村里过春节,“本以为村里路修过了,房子也翻盖了,大家都过上好日子了”。可从堂嫂那里得知的真实情况让她难以置信,“村里当时有2000多口人,娶不到媳妇的小伙子有80多人”。

虽守着伊河,却有几百亩耕地因灌渠堵塞不能浇地;村东沙沟年久失修,最怕山洪暴发冲毁良田;村集体经济匮乏,扶贫没有支柱产业……

“路庙穷,穷得太久了,穷得让人心酸落泪。”这是路琴琴从县驻村扶贫队员口中听到外界对村子的评价,“一个重度贫困村,谁家愿意把闺女嫁到这里当媳妇?”

“听到这种话,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路琴琴整个春节都是在这种“苦恼”里度过的。“姐,咱俩都是从村子里走出去的大学生,虽然咱们发展好了,能不能想办法帮一把大家呢?”当时,33岁的路琴琴这不经意的一问,让有着20多年下海经验的姐姐也怔住了。

赴多地考察,最终选择种葡萄

“做吧,我和姐姐都有稳定的事业,在洛阳和郑州都有安稳的生活;不做吧,乡亲们的贫困让我觉得心酸。做什么产业合适,心里也没个底儿……”夜里难眠时,路琴琴反复在思考这些问题。“姐,要不咱俩一起做吧,你做生意经验多,咱们先考察下做什么合适。”姐妹俩一拍即合。

姐妹俩商量园区规划

2017年春节后,路素琴把商贸公司交给专人打理,自己则回村开启了“返乡”生活。

在路琴琴的建议下,路素琴先后到北京、上海、河北、山东多地考察,考察项目涵盖养殖、种植等20多个项目。从东阿驴养殖产业到寿光蔬菜种植,从亳州中药材市场到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都有她的足迹。“总觉得没找到最合适的。”后来,通过网络联系到郑州果树研究所的专家,他们的意见给姐妹俩提供了参考。

“一斤葡萄能卖到40块钱,亩产还能达4000至5000斤?”这是2017年9月,路素琴在陕西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考察时,邂逅“阳光玫瑰”葡萄品种时的场景。“我一下就被它吸引了,赶紧掏出电话向研究所的专家请教,路庙到底能不能种。”她说。

研究所专家团队的建议称,路庙村地处小盆地之中,加上陆浑水库的天然作用,“这里的昼夜温差比周边地区要大4至5摄氏度,从这里往南一直到南阳均属于葡萄种植的优生带”。

根据专家们的论证规划和建议,一期流转土地保持在50亩左右。要流转村里的土地,村民们有点不放心。“原本委托村干部去流转,结果一亩地都没弄下来。”路琴琴说。

姐妹俩与村干部商量后,决定从圈定的39户挨户做工作。“一手拿合同,一手拿预付租金,只要谈好,立即现场签。”路琴琴说,乡亲们看到了姐妹俩的真诚,最终同意流转,“53亩土地流转下来用了2个月时间”,2018年2月28日合同签完。

成立合作社,贫困户家门口能分红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平整土地、改良土壤、开沟施肥、搭建大棚,“清明节前,就把葡萄苗种到大棚里了。”路素琴回忆,“工期紧,每天都干到很晚,我就把越野车后排放下铺个毯子,躺在车里休息。”

2017年5月,姐妹俩成立了路氏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她们动员村里贫困户加入,参与入股的每户股金6000元,“45户都是贫困户”,其他以技术和土地流转形式入股。同时,路琴琴鼓励把留守妇女和老人纳入务工队伍中来。

“葡萄园对我帮助可不小,去年股金分红1300元。我领工一个月能挣2000元,能顾得住家里花销,还能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在园子里带工的刘双丽,今年35岁,公公偏瘫多年,因病返贫,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没结婚,被定为贫困户。

48岁的贫困户田粉灵,平时都在园子里做杂工,家里两个男孩负担重,“我每年能在园子里工作10个月左右,每个月收入1200元,再加上1亩地流转分红1300元,一年也有1万多块钱收入,我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路素琴查看葡萄长势

路琴琴说,园子盈利之后按照“四四一一”的分红模式进行,即企业股40%,农户股40%,村集体股10%,技术股10%。一期项目53亩投产以来,已经直接带动45户贫困户脱贫,间接带动脱贫超过60户。

打造农业品牌是姐妹俩的心愿

“我想做自己的一个品牌,不求大只求精,这一直是我和姐姐的心愿。”路琴琴说,现在她们已经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商标“路氏精农”。

“阳光玫瑰”的种植成本包括每亩地大棚搭建、土壤改良、肥料施用、苗木技术等,投入在10万元左右,“我们不怕投入,不追求短期回报,目标是1亩地要达到一般葡萄20亩,甚至30亩的效益。”路琴琴说。

8月中旬,将是“阳光玫瑰”上市的时间。“每串葡萄只留六十粒,多余的全部去掉,要质不要量,把亩产控制到2500斤。”路素琴终日与土地为伴,返乡后与潮流“落伍”,却早已成为葡萄种植半个专家,“坚持不打催色剂和增甜剂,大不了晚上市半个月”。

大棚中等待上市的葡萄

路素琴介绍,“阳光玫瑰”一般两年开始挂果,三年进入丰产期。2019年是种植后的第一年,葡萄亩产1000斤,收益很乐观。经过两年实验,她们已经成功地在葡萄架下套种精品草莓,每亩可产5000余斤,今年计划种植10个大棚,预计收益30万。“这样就真能做到一年四季园区瓜果飘香,且保证园子里的工人一年到头有活干”。

乡亲们的认可是前行的最大动力

7月17日,中雨不停,观光园内2米多高的葡萄大棚里,葡萄叶密密麻麻地横铺在棚顶,一串串葡萄包裹在白色套袋内。此时,葡萄已进入二次膨大期,是着色成熟的关键时期。

观光园北侧,银灰色的棚架齐刷刷地立在土中,棚内的土地平整也在热火朝天地进行,这是正在开工建设的葡萄新品种开发与实验种植项目,占地120亩。“项目已完成总工程量的80%以上,下个月就可以种草莓苗。”路素琴说。

根据姐妹俩的规划,要把葡萄产业作为支撑,带动旅游休闲观光产业发展,把周边村内闲置空房集中装修供游客住宿;加大农产品初加工力度,持续拉动当地就业,“以此留住村子里的人”。

“2018年3月1日前,我还是个小白。2019年,一亩地收入10万元,我做到了。”路琴琴在抖音上留言。

路琴琴抖音直播卖农产品

“乡亲们从刚开始的观望、不理解到现在的主动流转土地给我们,他们的认可和支持,是我们前行的最大动力。”路琴琴说。

一个月前,邯郸市扶贫部门来园区考察“葡萄与草莓”套种模式;不久前,伊川县也邀请路素琴做创业经验分享……“我觉得成功谈不上,我们认定的路子一定会持之以恒走到底!”路素琴说。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