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舆论潮起潮落,这名大学生在浪花的扑打中写了首诗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牛淮田 2020-05-14

花与架

郑州大学2019级学生 牛淮田

电子的庭中生着数字的藤,

数字的藤上绽着信息的花。

花开了,芬芳馥郁,引来游人如织,

我徜徉在游人中,倾听着每朵花的花语。

一簇长寿花坚定地说:

“武汉是英雄的城市,她一定能过关的。”

一丛迎春花自信地道: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一棵棵的君子兰什么都没有说,

它们早已向一线逆行而去。

一株豹皮花悄悄传播着:

“你听说了吗?这疫情就是切尔诺贝利呀!”

它扭动着支棱的茎干,

仿佛想亲手打开潘多拉魔盒。

这引得些许恐慌。

莫慌、莫忙。

 

电子的庭中生着数字的藤,

数字的藤上绽着信息的花。

花丛花漫漫,花花各不同。

我漫步在花丛中,静听着每朵花的花语。

一朵昙花以它独有的滑稽腔调

说着 “5G能够传播病毒”之类的奇谈怪论;

一束幽灵草用细微的声音急不可耐地说着

“哪里哪里要完了”这憨憨的话语。

还有那食人花用刺耳的声音号叫着,

说些荒诞不经的话,用些污秽不堪的词。

这是否值得慌忙?

不慌,不忙,

肮脏的词汇怎能战胜正义?

歧视的标签无法取代真理。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电子的庭中生着数字的藤,

数字的藤上绽着信息的花。

网络的藤蔓上装有法治的架。

有人批评它限制植物自由生长,

有人却早已看出:

这是为了清除豹皮花的口臭、晾晒幽灵草的外衣,

也是为了系牢食人花的魔爪、捆住昙花的根茎,

免得恶魔结果后择人而噬,

也免得虚妄花败后散落满地。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