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独腿青年舞蹈家在卫辉抗灾一线拄杖救人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1-08-0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翟孝伟眼前的东关村,已被洪水淹没,进村一两百米的路程,水位尚浅,不到膝盖位置,村庄里面,水位可没过脖子,有不少受困已久的村民站在自家房顶,正焦急地等待着救援。

  此时是7月23日上午10点。自从前一天晚上刷抖音看到新乡卫辉汛情严重,河南省濮阳市80后残疾人青年舞蹈家翟孝伟便决定第二天与朋友一同前往救援。

  翟孝伟4岁时因意外失去左腿,但他从小水性极好,多年来,时常到黄河游泳,也常玩漂流运动;21岁走上跳舞之路后,为了寻找灵感,也常到戈壁滩、大山等幽僻的地方“荒野求生”,放空头脑,独自生活。在这样的经历中,加上阅读求生救援类常识书籍,慢慢地,翟孝伟拥有了丰富的救援经验,也积攒下了一些救援设备。

  7月23日早上7点半,翟孝伟一行3人,携带两艘皮划艇、5个救生圈、救生索,以及必要的充电设备等救援设备,在路边随便买了几个包子几张饼后,就从濮阳出发,驱车两个多小时,最终于当天上午10点抵达新乡卫辉,准备开始救援东关村受困群众。

  “终于有人来救我们了!”皮划艇来到第一户村民家时,其中一名妇女激动地喊了起来。

  “大家不要急!年轻人先在这里等一下,先把年龄大的、身体不方便的、孕妇、小孩运出去。”考虑到皮划艇的承载能力和汛情的严重程度,每次运送人数有限,翟孝伟和村民说明了情况,也得到了理解和支持。

  救援行动开始有序进行。

  大约午饭时间,有人提示“该吃饭了”!

  “我们不需要吃饭,我们需要救援!”翟孝伟回答。

  太多群众还在等待救援,翟孝伟一行3人只愿全力争分夺秒。然而划皮划艇和救援极其消耗体力,更何况翟孝伟还需用左手左臂支撑手杖以便行走。

翟孝伟救援现场 受访者供图

  太累了。脚趾在抽筋,胳膊也不听使唤,他就躺在皮划艇上伸展一会儿。

  太渴了。几小时连续在抗汛救灾一线救援,他浑身大量出汗,来不及喝水,有干呕反应。顾不得水面不远处还漂着不少垃圾,翟孝伟一下把头埋进洪水中,猛灌了3口。到浅水区不能划皮划艇时,翟孝伟就跳进水中,拉着艇走。

  “您这一条腿怎么也来救援啊?”看着翟孝伟把头扎进水里,一位80多岁的老妇问道。这位老妇和丈夫受困在洪水中,她下肢瘫痪,她的丈夫也身体不适。

  “救援跟身体无关,每一个有能力来救援的人都是一个钉子,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扎。”翟孝伟回答。

  下午5点43分,体力达到极限,翟孝伟一行3人只得回到安全的地方稍做休息。此时,翟孝伟左侧肩膀和胳膊都已经进入无知觉状态,右脚大脚趾因为抽筋无法活动,五六分钟后这根大脚趾才有了反应。

  每人吃两块牛肉干,各灌两三瓶矿泉水,休息10分钟之后,立即开启新一轮救援。

  晚上7点多,东关村救援告一段落,后来统计,翟孝伟一行人在村中来回9趟,总救援路程达40余公里,3人一共救援64名受困群众。

  此后,翟孝伟一行人紧急赶往其他地点救援。24日凌晨1点左右,接到当地指挥部的泄洪通知后,考虑到本打算继续救援的村庄地势较高,泄洪后相对安全,而且两艘皮划艇已被划破漏气,一行人已经力竭,翟孝伟3人选择暂停救援。

  “已经给你们安排了吃住。”志愿者在电话中表示。

  “不了,我们离得近,还是把物资和空间留给更需要的人吧。”最终,翟孝伟一行人连夜赶回濮阳,抵达时已是7月24日凌晨4点,在连续10多个小时的救援后,3个人终于吃上了热乎乎的饭,随后都昏睡到当天夜晚10点左右。

  休息之后,翟孝伟又编排了一小段舞蹈,展示人跌倒再爬起的过程,并在舞蹈最后和搭档呈现了心形造型。“我希望告诉大家摔倒并不可怕,有太多的人正经历着更痛的事情。”翟孝伟表示,他正考虑休整之后再到一线参与救援。

  7月23日实施救援前,翟孝伟一行人选择把手机放在车里,翟孝伟觉得自己和朋友是来救援的,不是来拍照的,有记者想一同采访,也被告知不能干扰救援。而今天这个故事,其中的地点和图片、视频,都是由他人记录下来的。

  “我们就是去救人的,不是去记地名的。”翟孝伟说。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