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冬奥会 | 河南00后引导员:训练4个月磨烂脚
来源:河南青年网 作者:记者 弯文奎 2022-02-08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整整四个月,是经历,是成长,是珍贵的记忆,再见北京冬奥,再见引导员,圆满完成任务啦!”2月4日晚10点29分,王奕文从北京冬奥会开幕后下场时,用手机记录下美好的瞬间,收获300多人点赞。

  王奕文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也是一名00后河南郑州学子。

  2月4日晚,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隆重举行。

  冬奥会开幕式上,王奕文是运动员入场的引导员,双手举牌,引导运动员入场,在冬奥会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训练四个月 第一次长时间穿高跟鞋磨烂脚

  2021年9月,王奕文在班级微信群里看到老师发布冬奥会引导员选拔的消息。

  王奕文和同学都报了名,经过学校老师的选拔,一部分人顺利进入接下来的训练中。

  “当时国庆的时候,七天都没有放假。”王奕文说,训练两天之后,张艺谋导演来到中央戏剧学院,再次选拔演职人员,淘汰了一半,留下一半接着训练。

  在训练过程当中,不停地有人被淘汰。

  从当年11月开始,王奕文和其他人在首都体育学院训练。

  “我觉得还挺苦的,因为我们当时穿高跟鞋,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当时大家很多人都站着,就是站着哭,然后老师还必须要求微笑,所以就是笑着哭。”说起训练,王奕文很有感触。

  平时,王奕文都是练习走、站和微笑。

  “其实刚开始我会觉得走路有什么难的,不就走个路吗,但真的到那儿之后发现自己真的很多走路的姿势都不太对,包括举牌子,我们需要每一个人的手都要高度统一,所以我们就要需要形成那种肌肉记忆。”王奕文说,引导员需要胳膊举着,一次举半个小时,训练下胳膊都是酸的。

  王奕文说,第一次长时间穿高跟鞋的时候,每个人的脚就都磨烂了,包括脚底板也特别的疼。

  “我当时印象比较深的是我们在首体训练的时候,当时一训练就是从早上到晚上,上午基本上会练体能,中午的时候大家都特别累,然后我们就直接躺在操场上的跑道上,因为太累了,下午就是练走和微笑。”王奕文说。

  开幕式当天5点起床 上场前导演给予激励

  2月4日早上5点,王奕文就起床了。

  5点50分,王奕文从学校出发,因为需要远程集结,来自不同学校的人都在一个地方集合安检后,统一乘车前往冬奥会开幕现场。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王奕文和其他引导员来到现场。

  化妆、梳头……王奕文和其他引导员开始紧张的准备工作。

  2月4日下午,所有演职人员集体再次到现场走一遍,确认自己的通道口。

  下午6点,王奕文和其他人一起动身去参加正式的演出。

  “当时出场之前,很多导演都来给我们加油鼓气,跟我们说了很多激励我们的话,当时还挺感动的。”王奕文说,当门打开之后,她看到有非常多刺眼的光向她照来。

  “我会觉得我训练了这么长时间,从秋天一直到冬天,甚至现在已经立春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没有节假日,我为了就是在那一刻走好,然后在那一刻展现出来,自己这几个月训练的成果。”王奕文说。

  曾参与建党百年庆祝的千人献词

  2021年4月开始,经过层层选拔,王奕文成为千人献词团一员,千人献词是在天安门广场举办大型广场活动以来的首次尝试。

  献词对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大一学生王奕文而言,难度相对小一点。王奕文说,每次半天的排练时间,体力显得尤为重要。

  “我是中央戏剧学院主持专业。整个学校就我们班参加了,我们班27个人去了21个。我们班主任带着我们练稿件。”王奕文说,她和同学本身有专业优势,最开始主要培养同学们之间的默契。

  这4个月里,报名队伍中有人被淘汰,有人主动退出,王奕文坚持到了最后。

  王奕文认为,大会结尾的一段让她感觉很震撼,“我们在唱《歌唱祖国》,工作人员放飞和平鸽和气球,当时大家都举着旗子,看着鸽子和气球,有种放飞梦想的感觉”。

  身为艺术院校的学生,王奕文说,他们(献词团成员)更多的是艺术报国。“对于参加过的人而言,不光是一次荣誉和演出,更多的是对国家的一次承诺,在天安门前的一次承诺。”

  记者:今年春节怎么过的?

  王奕文:我今年在学校里过年,学校给我们准备了一些大礼包,除了引导员之外,我们学校还有其他包括闭幕式的一些跳舞人员,有100多人,大家就一块儿在食堂吃饭,当时校长都来跟我们一块儿庆祝新年。

  记者:第一次在外过年有何感受?

  王奕文:在学校过年也是一种挺好的体验吧,我还把我们宿舍门上贴上对联,和朋友一起拍照,一起在宿舍里看春晚,我觉得是一种不太一样的体验吧。

  毕竟是第一次在外过年,有媒体来采访的时候给我们录视频,当时大家都有点想哭了,还是会有想家。

  记者:开幕式训练了多少次?

  王奕文:开幕式,我们基本上已经走了无数次了,已经完全形成了一种肌肉记忆了,具体多少次,我真的已经数不清了。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