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歌|玉米育种专家程相文:52个春节在海南种玉米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特约记者 丁丰林 2019-10-01

  【1959-1969】

时代背景

  三年自然灾害后,粮食产量非常低,无数农业科技人员投身育种事业,让粮食增产。

  人物名片

  程相文,玉米育种专家,河南省鹤壁市农科院名誉院长,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选育了13个由国家和河南省认定的玉米新品种,累计种植面积超过3亿亩,增产1100多万吨。

受访者供图

  首次出远门,用了15天

  程相文是先结的婚,后上的学。1963年,从中牟农校(现河南农业职业学院)毕业时,程相文已经27岁。他到浚县农业局当了一名农业技术员。

  报到后第二天,程相文就下乡了。

  “很多群众到我跟前就不走了,老乡们听说我是学农的,说你要是能给我们研制个新品种,叫孩子们能吃上馍,能长大就中了。”程相文说,老乡们的这一句话,让他第一次感到压力。

  当时在浚县,玉米亩产只有一百多斤,老百姓吃饭是个大问题。

  粮食增产,育种为先。1964年冬天,28岁的程相文一个人,带着50斤玉米种子去了海南,这里的湿热气候可以加速种子的培育。与此同时,水稻专家袁隆平、小麦专家赵洪璋等,全国各地育种专家都在向海南集中。

  这是程相文首次出远门。他用15天时间,才从河南鹤壁到达海南三亚。

  “先坐长途车到郑州,再坐火车到汉口,再转车到广西黎塘,再转火车到湛江。那时候的长途车不是每天都有,有时候得等一两天才有一班车。后来坐船过海,过海的时候,又等了一两天才有船”。已经83岁的程相文依然清晰记得,他到达三亚育种基地的那一天,是1964年的11月21日。

  从公厕担粪料,打滑掉进粪池

受访者供图

  虽然是农业的“专家”,但程相文的基地工作刚开始,就被“上了一课”。

  那是在临近春节的时候,程相文发现玉米秧叶子发黄,长势不好,绞尽脑汁才找到原因:是地下水位太高了。程相文在玉米地里挖沟,排地下水,最后又在玉米秧的周围挖田埂,让玉米秧高出地面50到60厘米,才保住了秧苗。

  “这时候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南北的气候差异太大,玉米的管理方式也不能和北方一样”。

  在三亚育种的第二年,程相文的基地改在了三亚荔枝沟的一处农田里。又是临近春节的时候,他发现秧苗的叶片发黄,但这一次是缺乏肥料造成的,必须对秧苗追肥。

  可当时,在市场里买不到化肥,当地也没有积攒人粪尿的习惯。几经打听,程相文在几公里外,找到了一家部队医院,程相文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去医院的公厕里担粪料。

  “那里的人没施过粪料,我找人去担粪料,都怕臭,不愿意去,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五个黎族的青年人,同意跟我一起去”。

  有了粪料,玉米苗就能起死回生。程相文很高兴,没注意自己的脚下,一打滑,就掉到了粪池里。旁边的几个黎族姑娘七手八脚把他拉了上来。

  连着担了五天的粪,一株一株地灌完,基地里的玉米终于恢复了长势。

  54个春节52个在海南种玉米

受访者供图

  从1964年11月21日去海南,到2016年12月31日退休,每年冬天,程相文都像候鸟一样,去海南三亚,加代繁育玉米种子。2016年退休之后,他还在继续这种“候鸟”生活。截至今年的54个春节,他有52个是在海南度过。

  孩子出生时,他在海南玉米地里;

  父母病故时,他在海南玉米地里;

  老伴儿去世时,他还在海南的玉米地里。

  程相文不敢去回忆这些事情,他“顶不住那个难受劲儿”。

  50多年的育种,他让黄淮地区的玉米亩产由原来的100多斤提高到1200多斤。

程相文近照 受访者供图

寄语新时代青年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我国的农业科学家们,能尽快培育出适合黄淮地区的高产、抗倒、抗病的,能像收小麦一样进行籽粒直收的玉米新品种。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