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郑医青年突击队队长:“今天剃了27个光头”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魏文杰 2020-02-20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魏文杰)2月9日,全国10余省份近6000人组织多支医疗队乘坐41架次民航包机陆续顺利抵达武汉天河机场,驰援湖北。其中,就有来自郑州人民医院(简称郑医)青年突击队的“战士”。2月10日,队长仝麟龙完成了一项特殊的任务:给27名医护人员剃了光头,其中包括11名女生,大多还是90后。以下是仝麟龙的日记:

2月10日 周一

昨天连续奔波时间超过了十五个小时,当天的睡眠质量属于昏迷。醒来已经是早上7点了,好冷!还是熟悉的武汉初春,真真冷死了!

9点就开始进行防护培训了。大家学习的都很认真,毕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一旦被感染上,不但帮不到别人,反而自身难保。

培训临近结束时,老师突然口气变得异常严厉:“这次能来的,就都是好样的!但是一定要严格遵守防控条例!别害人害己!这次是全国性的灾难,咱们既然穿了这身衣服,就都有责任投入这场战斗,但是共产党员必须冲在最前头!”

培训结束后,队员万军委和我商量:“仝哥,咱把头剃了得了!”我想了想,毕竟是男生,剃了也就剃了,就答应了下来。

我们是相互剃的。第一个来尝试的人,是刘显勋。他的要求比较具化,两边多长,顶上留多少,本来说的挺好的,但到了我手里,似乎就走样了。

少剃点变成了少留点,少留点变成了留少点,留少点变成了留光点……刘显勋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哭笑不得,无奈地说:来吧,哥哥,给兄弟个痛快的。都剃了吧。万军委也附和:对对对!这样更利索,好收拾。防止交叉感染。

剃完了刘显勋,他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我:“仝哥,你剃吗?”我说:“剃啊。”

刘显勋立马笑了:“等会我给你剃。”我又剃了万军委。然后被他俩摁在凳子上,也给剃光了。

说真的,我原本以为不就是剃个光头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当剃刀刮过头皮的时候,心里仍是一阵阵的不舍。我在医院里做主持人做了很多年,形象很重要,这回头剃光了,回去也就不好当主持人了。但毕竟来到了“战场”,防控防疫才是重中之重。头发还会再长,但生命不会再来。

为自己的做好了内心建设,我开始帮其他队员剃头。当我把最后一个男生剃完时,一个其他医院的女生走了过来:“老师,能帮我把头发剃光吗?”

我当时就愣住了。女生剃光头?开玩笑了吧?这怎么可能?这么能行!我直接拒绝了。

女生也不灰心,恳求道:“老师,你就帮帮忙吧。回头进了一线,哪还有时间管头发。而且万一感染了也不好。剃光了,就省心了。”

女生坚定决绝地看着我,我终于“屈服”了。我拿起推子问女生:“你确定要剃光吗?”女生坚定地点点头。

剃完了,她第一时间跑去看自己的现在的样子,然后噗嗤一下就乐了,紧接着就哭了。我顿时不知所措,心底充满了愧疚。不停地说对不起。

她的同伴不停地安慰她,并且一起要求和她一样,剃光头发。现在轮到我颤抖了。我今天一共剃了27个人。其中11个是女生,大部分都是90后。

我剃完最后一个女生,万军委发短信给我:快来?护士长把头发给剃了!我慌忙跑去,看着头顶和我一样干净的护士长,当时就有点懵,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护士长,你这是干什么!?

李伟玲护士长自己倒无所谓,还和我开玩笑:这有什么的?小仝你看,亮不亮?我直截了当地说:我笑不出来。

护士长反过来安慰我:好了好了!我都不在乎,你也别在乎了。同队的刘璐和杨霞辉也剃光了。我更加吃惊了,杨霞辉都快结婚了,剃光了,将来头纱怎么戴?

我对护士长说:“这代价太大了。这简直就是从‘头’开始啊。”

护士长很淡然地说:“如果这次来武汉付出的代价只有这么多,我觉得很值得。”

是啊,冲进来,就别怕牺牲。如果能降低风险,那么这点代价,又能算什么呢?

集结号已经吹响,武汉大会战即将开始……

到达武汉后,队员们相互指导、相互帮助、一起练习穿脱隔离衣

队友给仝麟龙剃头

仝麟龙为队友剃头

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向青年突击队授旗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