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抗疫图鉴 | 在武汉拼了两个多月的命,她说值了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04-16

2020疫情大考

考试方式:核酸检测

考场:武汉华大医学检验所

姓名:郝莺歌   性别:女   年龄:22   身份:河南新乡医学院三全学院大四学生

  考 题

  1月22日,武汉因疫“封城”前一天,武汉东湖开发区华大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刚刚承接了部分新冠肺炎样本的检测工作。

  22岁的实习生郝莺歌,是河南新乡医学院三全学院大四学生,本已打包好行李买好回家过年的火车票,她又决定留下来保卫武汉。作为父母的娇娇女,她必须做通父母的思想工作。

  答题卡

  抗疫图鉴

  答题卡

  心路历程

  4月8日,武汉解封。22岁的郝莺歌还没撤,依然留在武汉华大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实习。每天继续做着新冠肺炎样本的核酸检测工作。

  “最近检测任务又重了,昨天下班,累得倒头就睡。”从1月23日至今,她已经坚守武汉,连续工作两个多月。

  

郝莺歌 受访者供图

  退掉火车票   坚守武汉做核酸检测

  2019年6月,郝莺歌被学校派到武汉华大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实习。

  2020年1月22日,郝莺歌和公司其他外地员工一样,打包行李,准备乘火车回河南老家过年。

  那时,她所在的检验所刚承接了部分新冠肺炎样本的检测工作。

  疫情下,不少外地人都纷纷离开武汉,老家的父母、妹妹也焦急地盼她回家,可郝莺歌犹豫了。

  “我是一名医学生,我要留下来!”她拨通了父亲郝金周的电话。

  “想留就留下吧,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爸爸停顿了好大一会儿才回道。

  朋友圈里,郝莺歌留下了和父母的约定:“过年失约,之后一定补回!”

  每天都在“和死神打交道”

  有人将做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称为“和死神打交道”。

  实验室里,郝莺歌全副“捂”装,常常被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闷得呼吸困难。她和同事们常常一待就是6小时,“最长的一次10小时,中间不能上厕所”。为了节省防护服,她就尽量少喝水或不喝水。

  每天,郝莺歌和同事要提取1400多份核酸样本。起初全靠手动,后来实现了全自动检测,但工作强度依然没减。“2月12日一天增加了1万多个样本,那时我有些绝望了,但绝望归绝望,工作还要继续。”郝莺歌说。

  1月31日,因为太忙,郝莺歌没按时给父母报平安。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就打来电话,“声音直颤抖”。

  不愿写的《知情书》 母亲还是签了字

  “宿舍热水器坏了,一周没有洗头。” 1月29日,郝莺歌发朋友圈诉“委屈”,脸部依然能看清勒痕。

  除了工作,郝莺歌常跟父母视频,向他们介绍自己就餐、住宿的情况。电话那头,是坐得齐齐整整的父母和妹妹,每次视频,“妈妈总是红了眼眶”。

  2月7日,疫情加重,河南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停止实习生在岗实习的文件。按规定,郝莺歌若留下来,得有父母写的《知情书》。这一次,母亲犹豫了,并拒绝写《知情书》。

  那两天,每天下班后,郝莺歌都无法入眠,总想着怎么跟母亲解释,让她同意自己继续实习。

  “最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只要一切按部就班,肯定不会有问题。”类似的话她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母亲依然不答应。她让父亲做母亲的工作,找医院的阿姨做工作,最后,父亲写好《知情书》,和母亲一起签了字。

  路上车多了 生活又有了烟火气

  郝莺歌说,疫情的控制越来越见成效,上下班路上感受最明显。起初,路上一辆车都看不到,好不容易遇到一辆,大都是转运病人或运送医生的公交车。

  3月25日,湖北省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郝莺歌和同学上午坐车回宿舍,竟遇到了堵车。“车堵了,心却畅快了!”

  车多了,生活又有了烟火气,武汉在逐渐苏醒。她说:“拼了两个多月的命,值了!”

  “他们还是孩子,如果选择离开,没有人会责备他们。” 新乡医学院三全学院医学检验学院常务副院长胡淼评价郝莺歌和她的同学。

  评卷人评语

你用孩子的执拗对抗死神,你的美丽正是口罩的勒痕,相信堵车的刹那,你的眼前定是燕舞莺歌的阳春。

  ——王士祥(郑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绘画 李庆琦)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