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练摊淘金:美女卖花被人撵 护士白天拿针晚上卖饰品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范坤鹏 袁纪伟 见习记者 秦潇涵 高飞 李思阳 2020-06-11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 范坤鹏 袁纪伟 见习记者 秦潇涵 高飞 李思阳)“帅哥美女,买鲜花吗?”6月5日,晚7点半,郑州健康路夜市。熙攘人流中,一袭白裙、怀抱鲜花,90后女孩筱敏声音不高,面露微笑。她脚尖旁的纸袋里,洋甘菊、迷你弗朗、向日葵,一朵朵,仰着脸,绽着笑。

郑州健康路,卖花姑娘 赵墨波/摄

  筱敏身后的夜市,已开了21年,是目前郑州市唯一的由政府牵头实施管理的夜市。800多米的街道,600余家摊位,服装、鞋帽、玩偶等一应俱全,吸引数千名摊贩每晚来此营生,自7点至11点,四季轮回,少见中断。

  地摊经济还在持续发酵,河南又将带来怎样的改变?本报记者深入郑州、洛阳、鹤壁、商丘、许昌,通过聚焦地摊经济下的青年,来呈现新冠肺炎疫情后半场城市的市井烟火。

  特写之90后卖花姑娘

  摆摊首晚赢无数夸赞超预期

  隔晚遭“管理人员到处撵”

  6月5日晚首次摆摊,当天一大早,筱敏就从郑州北三环的租房处出了门,直奔几公里外的花卉市场。室外接近40℃的热浪烫得脸生疼,但她干的活儿一样没减,亲手挑花、挑包装纸袋、打印资料等。回到租房处,又一枝枝包装,仅“包好一束满天星,就花去半个钟头”。

  夜幕降临,健康路夜市,人流摩肩接踵。筱敏和一个闺蜜挑了个路口站在那儿,每隔几分钟,便向过往行人轻声推销。

  

  不少女孩路过,驻足扭头夸赞“哇,好美的花呀”。每次听到这样的话语,筱敏都感觉“有甜丝丝的滋味润过心头”。

  第一晚,赔了钱,但卖花量和添加的粉丝超过预期,筱敏喜大于忧。

  第二晚,销花量和粉丝量双涨,“还赚了钱”。

  但到了第三晚,筱敏说,只要她们往那儿一站,立刻就会有身着制服的人员赶她们走,还说要查看摊位证。她们当然没证,于是被“四处赶”,最后被迫来到300米外的文化路口。

  三晚赔了144元

  “赔了钱赚了生意”

  摆摊者的凉热,只有自己体会得到,就如筱敏每天写的《摆摊儿日记》:

  2020.6.5,晴。进货:337元;路费:24元;营业额:230元;收益:-131元;加微信:4人。

  小结:今天去探探情况,带的货品比较少,意料之外地没有被赶,可能和最近政府在大力支持地摊经济有关。鲜花超出预估地好卖,被夸无数次,一会儿满天星花束就卖了7束,鲜花卖了4束。

  2020.6.6,晴。进货:326元;路费:16元;营业额:395元;收益:53元;加微信:11人。

  小结:今天生意火爆,依旧被夸无数次,城管也不管,路过客人无数,卖了11束满天星花束,9束鲜花,基本售罄。

  2020.6.7,晴。进货:235元;路费:21元;营业额:90元;收益:-66元;加微信:6人。

  小结:今天突然到处被身着制服的人员赶,卖了2束满天星花束,1束鲜花,一天的准备又全部搬回去。

  6月8日,筱敏核对三日收支,销售额赔进144元,但相对于品牌推广,她认为自己是“赔了钱赚了生意”。

  给郑州打60分

  剩下的40分自己要出一份力

  “通过这几晚摆摊,相对一线城市,咱郑州人对鲜花的需求稍弱。毕竟,鲜花非刚需。但随着郑州文明程度的不断提升,我认为,大家对鲜花的消费需求会越来越强烈。”筱敏说,现在花艺,不再仅仅局限于售卖花束、花盒,还包括婚礼、聚会等各种场合的鲜花场景烘托。

  6年前圣诞节的夜晚,筱敏大学毕业一年,在北京一家花店做店员。快要下班时,一位陌生男士进来,简单问了几句后,各包了一枝玫瑰,送给她和另一名女店员,并送上一句祝福。筱敏“心情好了好长时间”,她突然“顿悟”,卖花,不仅仅是钱货两清的买卖,更是点亮人与人之间精神世界的烛火,“后半生就来卖花吧”。

  随后,筱敏掏钱上了花艺培训班,又先后在北京、东莞做过花艺师。去年,她决心做自己的品牌,就从东莞赶至郑州,暂时租住在闺蜜处,先从工作室做起。

  筱敏几乎踏遍郑州大大小小的花店后发现,真正有风格的不多,这更坚定了她开创自己花艺品牌的决心。

  筱敏老家在周口淮阳,自幼跟父母在北京长大。2012年回淮阳高考,结识了老家好几个姐妹,遂成闺蜜。她大学原本学的是汽车技术与营销。

  “如果给郑州打分的话,相对一线城市,我给打60分,剩下的40分需要进步的地方,我出一份力,哈哈!”筱敏递出勇气。

  “不虚”是筱敏花艺工作室的名字,“不虚伪,真诚做事;不虚度每一寸光阴;不心虚,勇敢表达;不虚此生”,品牌卡的背面,印着释义。

  特写之“奔驰哥”

  干餐饮赔80多万

  摆摊6年开上“大奔”

  当筱敏和闺蜜在发愁一束花的销路时,距离她300米远的一家瓷器餐具摊位上,31岁的王兰波正在谋划向省外扩张他的“地摊买卖”。

  6年前,王兰波与人合伙在林州做餐饮,因不懂经营很快赔光80多万元。他瞒着父母回到郑州,先是在郑州曼哈顿广场出摊,因人流量有限,他又于2018年6月以日租金100元的价格,租下健康路一个地摊,开始售卖自己的瓷器、餐具等货品。尽管摊位不足4平方米,每晚出摊不足4小时,但日均营业额却达到1500元到2000元。“是门店的3-4倍”。

  

健康路上,王兰波(左)摆摊售卖瓷器、餐具 受访者供图

  健康路最大的好处就是人流量大。随着生意越来越好,王兰波又先后租下4个摊位,请亲戚帮忙照看。王兰波说,他的几个摊位加上两家门店,月营业额曾突破30万元。扣除各项成本,每月能净挣好几万元。

  补上做餐饮的“窟窿”,他又将自己的面包车换成了一辆奔驰C级轿车,天天进货补货。夜市上的朋友见了,就笑着送他“奔驰哥”的称号。

  接下来,王兰波有个计划,打算到省外城市走一走,结合自己的摆摊经验,找人合伙“摆摊”,“找到了突破口,小地摊里也有大文章做”。

  战“疫”

  餐饮“补血战”OR纾困家族产业

  他们疗补疫伤

  当筱敏和王兰波在郑州健康路的夜市“淘金”时,郑州市红旗路路旁,90后慕辰(网名)正支起一张小桌,卖起家族企业生产的女性首饰;而在许昌空港新城的一个小道上,35岁的王宁正和妻子靠着一辆电动三轮,卖起烤串小龙虾;商丘香君路上,人称“五姑娘”、平均年龄31岁的石盼、曹盼、曹慧、梁蕊香、石丽君等,正在她们合伙开的大排档里招呼一拨又一拨回头客。

  

许昌市魏都区申庄美食广场,摆摊的商贩和络绎不绝的食客,营造出最接地气的烟火气 李思阳/摄

  “受疫情冲击,家里的存货积压太多,我就出来伸手帮一把。”慕辰边推销货品,边将“家底儿”抖了出来。

  而王宁则直言,他在许昌从事小吃行业已快十年,本来有门店,因疫情刚把店转出去,当听说可以摆摊时,他立即和妻子“重操旧业”,一辆三轮车上,装着他们一家的希望。

  商丘的“五姑娘”,原先开酒吧、开纹绣店、卖服装,个个都有生意,因为疫情转店,五个人干脆合伙开起大排档,坐拥14万粉丝的石盼姑娘,利用网络直播,引来大量顾客体验,她们的地摊大排档,还成了网红打卡地。

  

商丘五姑娘大排档生意火爆  袁纪伟/摄

  尝鲜

  白天拿针管晚上卖饰品

  他们调出多色青春

  夜色下,地摊旁,一张张年轻的面庞背后,也装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你知道吗?白天,我的这只手是拿针管的!”6月5日晚,郑州市红旗路,小桌的一盏小台灯下,慕辰伸出右手快速地晃了两下。原来,她是郑州市儿童医院的一名护士,为摆地摊,她还建了一个“饰品秒杀群”,插科打诨间,一单单生意就做成了。

  相比慕辰,距离她150公里外的豫东北鹤壁市淇滨区中凯商业街便民点,90后女孩孙慧慧正守在自己的小摊旁向行人推销耳环饰品。

  

孙慧慧为顾客试戴耳饰 高飞/摄

  幼师毕业的她,曾先后做过幼师、金融、快递客服,受疫情影响她想到摆摊谋出路。刚开始,孙慧慧不敢吆喝,后来,她利用自己擅长的耳环知识,穿插着给顾客讲解。

  就这样,孙慧慧首日出摊,卖了75元,收了摊,她买了喜欢的冰粥,还喊上朋友一块儿撸串庆祝。

  逐梦

  有人攒学费有人存经验

  他们在夜色里“升值”

  有人漫步灯火阑珊处,也有人在地摊旁“搏命”。

  “进店抽纸免费送,所有物品都优惠。”6月5日晚8点,洛阳市西工区中州路影院街天桥南端,洛阳千娇百媚商贸公司中州路店门前,21岁的贺星博手拿话筒可劲儿地推销商品,他身后的货架上,摆满纸巾、洗脸巾、浴巾等日常百货。

  

贺星博在地摊前介绍商品优惠信息 范坤鹏/摄

  贺星博来自偃师市府店镇乡下,入职这家门店近两年,从导购员一直做到店长助理。因新冠肺炎疫情,他们店一个月亏损10万块,目前也在想方设法提高销售额。因为自己刚订过婚,家里还有上初中的弟弟等他支持,贺星博说,他要利用这次“地摊”机会,为自己赢取更多收入。

  为梦想打拼的,还有孙慧慧,第一晚3小时出摊,她的心“砰砰砰”跳得像装了只小兔子,但当她将耳环材质与衣服搭配等详细地讲解给顾客时,很快做成了几单生意。通过细心观察,孙慧慧总结出,对耳环材质过不过敏是顾客比较在意的,瞅准了这点,她就精准发力,生意做得更顺手了。有了这些沉淀,第二晚咋出摊,孙慧慧心里已有了底。

  后记

  创卫、创文活动实施以来,在城市的主要街道上,几乎很难见到摊贩,而我们也似乎渐渐适应了没有地摊的生活。

  新冠肺炎疫情下半场,伴随中央文明办“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以及继成都“地摊经济”释放10万人就业的实践后,目前,全国包括郑州在内已有27地有序放开地摊经济。

  当我们在关注地摊时,我们在关注什么?

  “几百个摊位的背后,都支撑着一个个家庭。这些摊贩,靠摆摊养活了一大家子人,他们没给政府添麻烦。”郑州健康路夜市一负责人说,摊主里有下岗职工、外来务工人员、城市无业人员,还有一部分残疾人。

  “卖花姑娘”筱敏的白裙与一束满天星的惊鸿一瞥,恰恰点亮了那个800米长夜市的熙熙攘攘。她和卖瓷器的“奔驰哥”王兰波,更像是为夜市谱写的一首背景乐曲。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