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日记|武汉同行确诊,我们规定不准少吃不准减肥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02-2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 整理 受访者供图)日记作者王林梅: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擅长呼吸系统常见病、疑难重症及发热待查等的诊断及治疗。

1月27日,作为河南首批援鄂医疗队郑大二附院普救组副组长,王林梅大夫随队赶赴武汉抗疫一线,在武汉市第四人民医院,为当地新冠肺炎患者进行诊疗。

2月14日

“老小孩儿”每隔10分钟呼叫一次

治疗方案是“话聊”15分钟

10多天的工作,我的身心已浸入长江江畔这座水深火热的城市。

隔离服、护眼罩、消毒液,一双双口罩上面的眼睛,直来直去的武汉话,以及两位患者,这些都印在脑海,甚是清晰。

王林梅大夫(右)在武汉第四人民医院抗疫一线了解病患情况

1月28日,一位53岁的男确诊患者住进来。当时他的病情稳定,肺部阴影稍有加重,两天前病情却突然恶化。前天晚上我值夜班,他把我叫到病床边,告诉我,他活不到第二天早上了。说话时,他喘得厉害。

作为医生,我已经倾尽了所有,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走到他身边,轻轻地将他拧到后脑勺的口罩归置好,同时看着他的眼睛说:“加油!挺过去就好了!”

他用疲惫的眼睛看着我说:“我好一点了!”

27床的老爷子是位肺癌术后合并新冠肺炎患者,但令人惊喜的是,他的症状在一天天好转。他是一个爱捣乱的“老小孩儿”,自从住进病房,每隔10分钟就要呼叫一次,让护士给他倒水,并且,必须是100毫升,多一点儿就要倒出来,少一点儿又要添够,直到刚刚好才肯放护士离开。

时间长了,我有些不理解,就去跟他聊天,才得知,他孩子已经去世,老伴确诊新冠肺炎,在另一家医院抢救。他看到别人的家属不停地打电话、视频问候,自己却无人问津,内心极度焦虑、无助、绝望。

我跟他聊了大概15分钟,他难得地说了一句:“我没事了,你走吧。”

我想,他不停地叫我们,可能就是想让我们常在他身边站一站,这样,他才感觉更安全些。

此后,他的个体化治疗方案就是“话聊”15分钟。

这么多天下来,觉得这个新冠肺炎,不简单。工作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一种病,它会让你在慢慢儿觉得快好了的情况下,突然就来一次加重。看来,需要我们做的还有很多。

2月15日

武汉同行确诊

我们规定不准少吃不准减肥

我们又接收了一个病区,现在三个病区共100多个床位。先前组好的医护组又要调整,现在我们已经适应了这种调整。

这两天去上班,没再见到带我们熟悉工作流程的武汉四院的大夫了,一问才得知,他感染了新冠肺炎,正在隔离治疗。看来病毒就在身边,对我们虎视眈眈呀!希望他能顺利闯过难关。

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就在宾馆。领队规定,不准少吃,不准减肥,不准熬夜,不能擅自外出,所以,只能长肉了。

20天来,天天米饭,好想吃面呀!在微信里这么弱弱地一说,食堂马上每天都有汤面条。

吃面是北方人的乡愁和文化胎记,到哪里都忘不了。大后方怕我们单调,往这里快递了好多方便型胡辣汤和烩面,我们就分给湖北的医护人员一起享用。

郑大二附院前两天给我们邮寄过来好多日用品,不但有我们的,还有河南其他几家医院的,每人一份。淮河医院还送来了羽毛球拍,不分彼此,分给大家,鼓励大家锻炼,增强自身免疫力。

起初虽有恐惧、焦虑、伤心、无助,但温暖常在,大家自觉拧成一股劲儿,每天元气满格地投入工作。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