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实录 | 宝宝无忧无虑 婆婆却坐不住了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编辑 夏赛赛 2020-03-05

河南青年时报讯(编辑 夏赛赛)2月16日,我和婆婆、老公、一岁半的儿子,一家四口从开封尉氏的老家,自驾回到郑州,开始了7天的隔离日子。

回郑时准备了充足的口粮,快到小区时,我们又在附近超市采购了一些新鲜蔬果。在小区防疫卡点登记时,工作人员告知我们要居家隔离7天。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全家人的全身消杀。从老到小挨个儿洗手、换衣服,再洗手。

返郑前,我们在老家特地多买了几瓶酒精带了回来。我找出一个用过的小喷雾瓶子,刷洗干净,倒了一些酒精进去,往门把手、水龙头等接触频繁的地方喷了一遍。

午饭的时候,社区防疫人员和物业管家敲开了门。防疫人员递给我一张纸,说是隔离通知单,让我签字。随后,管家告诉我们,一会儿我家的门就要被贴上封条了,封条如有损坏,警方会介入。

我感到一丝紧张。管家接着说,尽管我们在隔离期不能出门,但有任何需求都可以向他或者物业反映,包括买菜、扔垃圾等。

交代完一些其他的事情,两人离开了。自始至终,他们都站在我家门前一米左右的距离,走时,还捎走了我们收拾出来的一大包垃圾。

吃完午饭没多大会儿,防疫人员就把封条贴上了。

前三天还算轻松安逸。婆婆负责带孩子,我和老公居家办公,办公之余每日打扫、消毒,一天两次在物业组建的防疫群里报体温。

居家隔离的日常写照是,我这边正开着视频会议,儿子在门外哭闹着要找妈妈,婆婆又要带孩子又要做饭,我们的午饭吃得一次比一次晚。

我赶紧将网上学到的美食付诸实践,凉皮、蛋糕、油条等都试了一遍。

到了第四天,婆婆有些坐不住了,她一次次地往窗外张望,还不时对路上的行人评价一番。除了一次次地算距解除隔离还有几天外,婆婆还不时向我们抱怨“憋得难受,想去外面跳跳舞”。

一岁多的“小人儿”依旧开心,兴奋的时候还在地上爬来爬去。想来在他眼中,爸爸妈妈奶奶都陪在身边,出不出门都没关系。

隔离结束的前两天,与婆婆的“怨气”一同出现的,还有垃圾散发出来的臭气。

我拿出一个大垃圾袋,将前几天产生的垃圾都装了进去,堆在了卫生间,老公夸我会找地方,我说这叫“以臭治臭”。

解除隔离的前一天,物业打来电话告知我们即将解除隔离,让我们做好准备接受社区医生上门检查。晚上,一家老小纷纷洗澡更衣,像等待新年一般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2月23日临近中午,我们一家终于听到了敲门声。社区医生首先在门口挨个儿为我们量了体温,显示都正常。随后,防疫人员递给我们填写四张解除隔离通知单。

防疫工作人员临走时说,想出去即刻就能出去。

关上门,一家人都长舒了一口气,短暂又漫长的一周过去了。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