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诉2035 | 王飞:律师地位将有更大提升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整理 2021-01-04

青报跨年特刊《“青”诉2035》之王飞与2035年的跨时空对话

姓名:王飞

年龄:38岁

身份:刑辩律师,张玉环案等代理律师

2020年8月8日,张玉环被判无罪后,王飞收到张玉环全家送来的锦旗 受访者供图

15年后,我53岁了,虽然年过半百,但我依然保持热情,继续做一名律师,奔走在调查取证的路上。

2020年8月,张玉环案再审改判无罪,被关押26年后,张玉环重获自由,引起舆论关注,我曾担任此案的辩护律师。

14年的律师生涯中,我曾先后参与平反过多起冤案,包括江西乐平奸杀碎尸案、河北廖海军案、陕西李思侠案等,当事人均成功平反。

每纠正一个冤案都是社会的进步,我关注这些冤案,它们的共性是:依赖于口供来定罪、出现了虚假的证据、证据很薄弱。在法庭上,当事人都不承认当时在公安机关做的口供,说那是屈打成招。

我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命运,我关注社会的另一面——阳光的背面,关注它们,是为了尽可能让它们缩小,让阳光普照大地。

现实生活中,我不太喜欢跟别人争,但在法庭上,我可能就像一个斗士一样,尤其是面对死刑案件。既然从事了一项参与他人生死的职业,就不能对他们的生死置之度外,否则你就不配从事这项职业。

作为律师,应该多去想想办法,多调查一些证据,勇敢地去对证人调查取证,多给有关部门寄几封反映信,多帮当事人去陈诉冤情,也许很高程度上就能改变结果。

无论所处哪个时代,无论当时的司法环境多么不堪……即便是为了我们的执业生涯不留遗憾,也应该做到不遗余力。

15年后,社会方方面面都已发生很大变革,希望一切都能如愿。我不是一个容易打退堂鼓的人,认定的事情我就会一直往下做,直到我做不了,能力的问题那就另说了。

我会接触许多很绝望的人,要给他一定的希望,律师如果都给不了他希望,别人更加没有能力来给他希望,尽可能地去帮他实现一个公正的结果。

2035年,我期待我国的法治事业有更大进步,律师地位有更大提升,律师执业权利得到更大的保障,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信任感有更大的提升,申诉案件大大减少。

王飞回答2035

1.想到2035年,你会用一个什么词来概括?

答:自由。

2.2035年,你最想改变的是什么?

答:公平、公正。我希望2035年,人与人之间更加友善,少一些利益纷争。

3.2035年,你对幸福的期待是什么?

答:自由地表达,做自己喜欢的事,坚持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并享受当下。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