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守夜人 | 跑腿小哥:月入过万元 是熬夜熬出来的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赵墨波 2021-01-18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文 赵墨波/图)裹三层保暖衣,换上笨重的皮裤,1月8日晚6点,趁着女友小青睡下,22岁的郑漂男孩赵豪男全副武装,走出出租屋。身为UU跑腿小哥的他,要趁着这段时间接单。而白天,他已接单跑了6小时。

同一个城市,同样的夜晚,同为跑腿小哥的范蒙恩也奔跑在路上,他的主业是送餐,偶尔也会为客户送合同。

寒风中,他们都是夜归人,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等单、抢单、送单的动作。

收入越来越低 汽配工转行干跑腿

“抢单,只有五秒时间,五秒,也是匹配时间。”1月8日晚10点01分,赵豪男紧盯手机屏幕,抢单成功后,他立刻右拐,从商鼎路拐到行人稀少的通泰路上。根据抢单规则,20分钟内,他需要将物品送达目的地。全程2.9公里的路程,到手费用9.6元。

赵豪男打开手机,准备抢单 记者 弯文奎摄

2018年起,赵豪男加入UU跑腿,成为一名跑腿小哥,3年来,他穿越了郑州的大街小巷。

他的装备很简单,一辆电动车,一个背包,一个长43cm、宽36cm的箱子。“背包用来装文件等,方便、安全;箱子,装一些大的物件。”赵豪男说。

他还从网上淘来一个面巾,花费15元。“风吹着冷,护住脸,主要是防冻脸”。

原本,赵豪男是一名汽配工,但收入越来越难以支撑支出。父母文化低,靠出卖苦力挣钱不多,除自己要成家急需用钱外,两个妹妹都在读书,也要用钱。为给家里减轻负担,赵豪男选择从事跑腿,“只要肯干,就能多挣钱”。

每天上午8点,赵豪男准时出门,配送范围是全郑州,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才收工。“东区单子多,也比较集中。”他在郑州东区的一个小区租了房子,方便接单。

这次女友小青从老家南阳来郑州看他,因工作原因,两人只有8天的相聚时间。赵豪男透露,这一次休息完,一直到年前都不能轮休了。跑单中,他一直都牵挂着小青。

晚上9点过后,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赵豪男见得最多的就是同行。

“等单,是最难熬的。”1月8日,郑州气温虽逐渐回升,但最低温度零下4℃,站在街头,依然能感受到寒风刺骨。

“冷啊。”赵豪男直跺脚,他说,晚上出来,即便多穿一双棉袜,脚仍是冰凉的。

800米 5分钟赶到 到手报酬5元

当赵豪男急着抢单送文件时,10公里之外的郑州大上海商业步行街,00后范蒙恩正沿着人民路向东骑行,给客户送奶茶。

与赵豪男不一样的是,范蒙恩的订单多是吃的和喝的,文件较少,但是往往比较紧急。

跑腿小哥范蒙恩在送单途中。他主业送餐,偶尔也送物品

范蒙恩可以选择配送时间段,不用刻意一天在街上等单,在特殊时间段内,他会有“接不完的订单”。

“订单来了,3个韩式炸鸡。”1月8日晚9点,正在和同事聊天时,范蒙恩瞅了一下手机屏幕。来单了,他立马赶到位于管城回族区的南学街附近的商家,取出打包好的炸鸡,放到后备厢,往法院西街2号院赶去。

800米,5分钟可以赶到,这一单他能获得5元的报酬。

“每天上线刷脸,验证身份。”范蒙恩解释,刷脸主要是为了保证账户是自己在用,也为了保障骑手和顾客的安全。

中午是范蒙恩的必跑时间段,因为“不仅订单量多,气温也相对较高,骑行在大街上,也并不觉得多冷”。而晚上,他通常8点之后再出门。

干跑腿这一行,“装备”很重要,一辆续航时间长的电动车,是最重要的“职业伴侣”。“车速必须能保证时间效率。”为保证按时送单,范蒙恩专门给自己的电动车换上锂电池。

刚入冬时,一位中牟的顾客忘记带合同,因为急用,就下一个订单,需要跑腿小哥从郑州将合同送至中牟。“那一次跑得最远,42公里。”范蒙恩在路上骑了一个半小时才到目的地。将合同送至客户手中后,他收到了顾客打赏的50元小费,再加上平台收入92元,这一单,他收入142元。

1月7日晚,郑州气温骤降至-11.1℃,是27年来郑州最冷的一天。范蒙恩一如往常,奔波在路上。风顺着衣领,吹进脖子,他禁不住打冷战。范蒙恩花120元买了一件羊毛裤,有10斤重,穿上能御寒。

他习惯性地来到二七广场附近,沿人民路向东,行至金水路,朝郑东新区驶去。他总是来回穿梭于二七区、金水区和郑东新区,他明白,只要守着二七广场、金水国贸、通泰路美食街、祭城这些人多的区域,就不愁没订单。

范蒙恩驶过繁华的街头

“晚上8点出来,次日凌晨3点收工,一共跑了300公里。”范蒙恩说,7小时的工作时长,他总共接了26单,再加上天气补贴和奖励,两天赚了一千多块钱。

凌晨送高烧女娃就医 感受到工作的意义

相比范蒙恩能随时接单,赵豪男的时间大多是在电动车上度过的。他每天在线时长能达14小时。

赵豪男当“跑男”仅2年多,在团队中,属于年龄较小的。工作性质需要他对城市路线非常熟悉。“起初刚成为跑男那会儿,确实很难适应,总是担心跑错地方。过了大概3个月,就摸清郑州各个街道的路线了。”

赵豪男在他的电动车旁,等待接单 记者 弯文奎摄

除了配送订单外,赵豪男偶尔也会接到用户“求帮忙”的订单,比如凌晨求助帮忙买药、送孩子就医。“每当碰到这种订单,我都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提升配送速度。”

2019年的一个冬天,晚上10点,赵豪男的手机弹出一个订单,他仔细一看,是一个年轻妈妈下的订单,订单显示,孩子发高烧,需要及时送医。

此时,赵豪男已经工作了10多小时,他有些疲惫。看到订单后,他想起家中年幼的妹妹,第一反应就是接单,把孩子送医院就诊,以免延误病情。

经过简单沟通后,赵豪男以最快速度驱车前往那对母女住处,并将她们送到了附近的儿童医院。挂号、就诊、安置住院……陪伴年轻妈妈一起办完所有手续,已是次日凌晨3点半。

“本以为只是个小事儿,当时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这位妈妈第二天加了我微信,要给我转账500元表示感谢。”最终,赵豪男没有接收那500元,年轻妈妈通过后台对他进行了打赏。赵豪男说,自己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没想到会被别人记在心上,心里感觉格外温暖。

这件事也让赵豪男加深了对跑男这份工作的理解:“你的一个小小的善意的举动,对身边的人来说可能会是很大的帮助。”

月入过万元 是熬夜熬出来的

0点到1点半,订单减少,对跑腿小哥来说,这段时间最难熬,不仅冷,人也有些困。赵豪男总会坚持干到更晚才收工。“不然,一个月工资怎么能过万元?”

比他小3岁的范蒙恩也是如此。大多数人都在休息的晚上,是他们上班的高峰期。

近期气温骤降,晚上订单量暴增,0点过后,面对严寒,接单的骑手寥寥无几。坚持跑腿的范蒙恩说,自己每天收入最高可达500元。

“天气补贴是根据时长。”范蒙恩说,晚上10点过后,夜间补贴也会增加。

“如果是短距离送单,一天能接三四十单,远距离送单,最多也就20多单。”

“我相信一个道理,就是在别人不能干活、坚持不了的时候,我只要坚持下来,就能赚到钱。”范蒙恩说,他几乎没有正常的吃饭时间,困的时候,就在电车上靠一会儿。“有那时间吃饭,还不如多跑两单,多挣点钱。”范蒙恩说。

接单空隙,范蒙恩(右)与同事一起坐在电动车上吃饭

对跑腿小哥来说,晚上熬夜并不辛苦,经常让他们为难的是,碰到个别需求不明确的客户。比如在他们将物品送到客户家门口或者已经在送东西的途中,客户直接取消了订单,这让他们很尴尬。“这往往会发生在每天的第一单,影响整天的心情。”

凛冽的寒风中,飞驰的车轮上,像赵豪男和范蒙恩一样的跑腿小哥,依旧穿梭于城市的各个角落,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服务。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