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引黄河心上流》:诗歌辞赋雕刻的黄河史碑廊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河南文艺出版社 2020-09-17

  黄河是母亲河 也是诗歌之河

  黄河之于世界、之于中国、之于河南乃至我们每一个个体,到底意味着什么?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

  我曾在奔腾咆哮的壶口瀑布边采访过飞越黄河,也曾在调查黄河古栈道时陷入黄河滩的淤泥里;我曾进入过小浪底水利枢纽大坝几十米深的地下,也曾在兰考黄河最后一个大拐弯处感受黄河的壮阔。但印象最深的是一件小事,我曾在网上发过一篇有关黄河的小文,说到黄河带给我们的益处。

  没想到的是,一个远在贵州的网友留言说: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是条害河,哪有什么益处可言?

  我说,没有黄河的不断改道,哪来沃野千里的黄淮海乃至华北大平原。他后来留言说,感觉有些道理。

  对于个人而言,我是吃着黄泛区、黄土地里生长的粮食长大的。黄泛区给我最深切的感受是“大粮仓”,而对于那场大决口带给人们的灾难只能从史书、电影里去了解。虽然很震惊,但并没有刻骨铭心的感受。这就是人作为一个个体的局限性。

  从中华民族、中华文明的高度上来看,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哺育了中华民族,孕育了中华文明。黄河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

  黄河首先是一条自然河流,经过古往今来,中华民族辛勤劳作、智慧创造,黄河成为一条诗歌河、文物河、文化河、文明河、母亲河,将来还会成为一条幸福河。

  数千年来,无数的人在用他们的方式创造着黄河文化、讲述着黄河故事。近日,有幸读到王守国主编、王国钦担任策划和责编、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这是中原出版传媒集团发挥他们的行业优势,“以诗赋之形式、讲好黄河故事”的新举措。

  黄河是一条流淌了数千年的诗歌之河,“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黄河之水天上来”等等诗句我们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是对于文化学者、诗歌研究专家王守国,著名诗人、辞赋家王国钦来说,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梳理了黄河流域诗歌的历史,而且又用书法、绘画、摄影等姊妹艺术的手段丰富了黄河诗歌史,结集出版一本融媒体书籍。

  用诗歌雕刻的黄河史碑廊

  浏览完《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一座“立体的黄河诗赋艺术碑廊”。

  我国古代传承文化的有效方式,一是著书立说、传之后世,二是刊石立表、千年万载;黄河流域遗留的名碑很多,还有一些地方形成了有名的黄河碑廊。在这些碑廊中,我感觉最有创意的是黄委会主办的“黄河诗韵碑廊”,该碑廊巧妙地把黄河的“九曲十八弯”缩小呈现在大地上,成为浏览之路,而且用不同颜色、地名标注黄河的分界和著名景点。从源头到入海口,黄河两侧树立形状不同、不同书法家书写的黄河诗词。

  看完这座碑廊,黄河流域的空间布局在脑海中就大略成形了。

  不足的是,碑廊呈现的众多诗歌时间概念是模糊的,而《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收录的148首(篇)作品,分为“古代诗词”“古今辞赋”“白话新诗”三部分,其中“古代诗词”86首按作者出生时代顺序排列,“古今辞赋”19篇中,古代辞赋7篇按时代顺序排列,当代辞赋12篇写具体景点的在前,综合性的则排在后面。“白话新诗”43首除将光未然组诗《黄河大合唱》排在本部分最前面外,其余按照作者出生先后顺序排列。为了方便读者理解,还加了部分注释和作者简介。

  一册在手,仿佛是在浏览一座用诗歌雕刻出的历史碑廊,黄河诗歌史的脉络是清晰可辨的。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黄河流域诗歌创作形式的发展变化。

  在书中的一些节点,还穿插附上了著名艺术家创作的与黄河有关的书法、美术、摄影作品,使这座诗赋碑廊的形式更立体、内容更多彩。

  《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不是简单的筛选,黄河文化研究专家程遂营、辞赋名家王国钦撰写的前言、后记,为选本增加了浓浓的思辨色彩。

  “君言九曲如龙舞,我引黄河心上流。”《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的出版,对深入挖掘黄河文化蕴涵的时代价值、讲好“黄河故事”,延续历史文脉、坚定文化自信必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作者:张体义(文化学者,大河报首席记者,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品读诗赋里的黄河文化之魂

  黄河诗赋承载着黄河文化之魂。黄河文化之魂内容非常丰富,但最核心的内容是“以人为本”的民本思想和“允执厥中”的中庸思想。

  《尚书·尧典》的《五子之歌》有言:“民可近,不可下。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诗歌说出了百姓是国家之本、百姓安定了国家才能安宁的道理,体现出最早的民本思想。

  “允执厥中”出自《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它告诫人们,人心不足,道心精微。只有大家心往一处想,才能精诚团结,行为不偏离中道。《五子之歌》创作于洛汭,即今洛河汇入黄河处。

  民本思想是立国之本,中庸思想是为人处世之道。在先秦诸子和后世儒者的着意张扬下,历代诗人自觉地将黄河文化之魂融入黄河诗赋创作之中,使黄河诗赋成为黄河文化之魂的重要载体。

  黄河文化之魂是黄河诗赋的主旋律。黄河诗赋吟咏的对象是黄河,描绘的物象、营造的意境、抒发的情感、表达的思想可谓千差万别。纵览《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选录的历代黄河诗赋可以发现,诗人的聚焦点不同,选取的诗材诗料不同,采用的表达方式也各不相同。但是,仔细体味,很多诗篇高扬的是黄河文化的主旋律,表达或蕴含的思想主旨与黄河文化之魂惊人的一致。

  汉武帝《瓠子歌》,抒写的是汉武帝对黄河水患造成灾害的忧愁,深层次却是对百姓疾苦的关心;《木兰辞》塑造了女英雄木兰的形象,而其表现的爱国情怀,却是基于民为邦本的朴素认知;李益《统汉峰下》对英雄的歌颂和对战乱的痛恨,也是基于诗人的家国情怀,基于对百姓的深厚感情;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对百姓疾苦的同情与悲悯,全部浓缩在“兴,百姓苦;亡,百姓苦”8个字之中。光未然的《黄河大合唱》,把国家民族置于抗日战争的历史背景下,采取宏大叙事的方式,表现出中华民族在生死存亡之际,同心勠力,坚持抗战,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和勇气。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洋溢着满满的正能量,张扬着黄河文化的主旋律。

  作者:卫绍生(河南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

  《我引黄河心上流》:诗歌辞赋雕刻的黄河史碑廊

《我引黄河心上流——历代黄河诗歌辞赋选》 王守国 主编 河南文艺出版社

  ●主编简介

  王守国,文学硕士,传媒经济博士,高级编辑,省管专家。河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传统文化、文艺评论和大众传播。著有《诚斋诗研究》《文化视野中的陶渊明》《道家双峰》等著作。

  ●内容简介

  全书主要内容包括“古代诗词”“古今辞赋”“白话新诗”三个部分,一共收录作品148首(篇)。包括“古代诗词”部分86首;“古今辞赋”部分19篇(其中古代辞赋7篇,当代辞赋12篇);“白话新诗”41人43首作品。同时选配了28幅相关的书画及摄影彩插。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