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次易稿 梦里也在构思 他积蓄半生写就《黄河赋》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02-20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文 受访者供图)“疫情当头,我们要大力弘扬黄河精神,众志成城,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2月23日,河南文艺出版社原副总编辑、诗词编辑中心主任王国钦先生表示,他近日创作的《黄河赋》在“中诗网”的阅读量已突破106万。

“‘新时代召唤兮德水河畔,续文脉遥望兮更谱华章。’我这首《黄河赋》先后改了32稿,它是我一生都在努力的作品。”58岁的王国钦先生透露。

历史上决溢改道不断的黄河,只有在共产党人的手中,岁岁安澜的千年梦想才得以实现。“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1952年、1958年,毛主席两次视察黄河,发出号召。2019年9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主持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讲好“黄河故事”,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精神力量。

王国钦先生

“2019年12月25日,我接到约稿,要为河南省文旅厅的‘春满中原 老家河南’年度活动写篇《黄河赋》,(2020年)1月5日要用,只有10天时间,太紧张了!” 王国钦先生说,他之前写《郑州赋》,前后用去半年时间,反反复复打磨,他更喜欢在一种自我松弛的状态下写作。但他又直言,黄河是他向往了大半生的选题,“不舍得错过,干脆挑战一下自己!”于是,他接下这个“大活儿”。

“最难的是如何下笔,毕竟,黄河的主题太大了。仅是前期搜集资料,就看了几十万字。”王国钦先生说,为考虑架构,睡眠一直很好的他,“连续好几天熬到凌晨1点多才入睡,梦里也在构思”。

“初稿写了18遍,接着又打磨到32遍才交稿。”王国钦先生说。

“歌颂黄河,是我与生俱来的梦想。”王国钦说,他出生在黄河中下游的开封尉氏县,自幼饮黄河水长大,大学又在黄河之滨的河南大学学习。他是河南大学(时称开封师范学院)中文系七九级学生。1983年3月10日,他还与同学共同创办“羽帆诗社”,“羽帆”就有驾帆东流、一心向海的意思,后来,诗社的诗刊《羽帆》更名为《黄河风》。

“诗言志,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大学生诗歌的黄金时代。”王国钦说,活跃于20世纪80年代的叶延滨、高伐林、徐敬亚、舒婷、王小妮、王家新、韩东、张德强等诗人,大部分都继承了中国知识分子针砭时弊、唤醒社会、影响时代的传统。从彼时时代汲取的营养,让王国钦受益终身。

王国钦被称为“郑州辞赋第一人”。据《王国钦辞赋欣赏》序文(作者姚待献)介绍,1983年,王国钦从河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即被分配到河南省计委经济研究所工作。一年后,他主动要求调至当时的河南人民出版社文艺处、后来的河南文艺出版社工作。此后数十年,他一直从事文艺编辑工作。

2008年2月5日,由王国钦创作的《郑州赋》在《光明日报》百城赋系列发表;2013年12月,《郑州赋》被悬挂在东海舰队“郑州号”新型驱逐舰上;2017年9月,郑州园博园将《郑州赋》又镌刻在园内轩辕阁的顶层,填补了郑州此前没有“名楼名赋”的文化空白。

除《郑州赋》外,王国钦还写就《中原赋》《丁亥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拜祖文》《告成赋》《兰考赋》《贾鲁河赋》等。

作为一种特殊而独立的文学体裁,辞赋起于战国、兴于两汉、延于后世,在形式上又有其“骚赋”“骈赋”“律赋”“散赋”“文赋”之别。

古语云:“文无定法。”对于自己的辞赋创作,王国钦先生认为:“数千年之后的今天,制赋者更应在语言、内容、体式及思想表述等方面与时俱进。如一味模仿或拘泥于作品的佶屈聱牙、晦涩难懂,或作品内容丝毫没有当代人的思想情感、文化特点、生活气息,那么这位作家就可能有‘掉书袋’之嫌,其作品的读者范围及艺术生命力肯定会受到较大局限。”

《黄河赋》

王国钦

黄河者,生命河、母亲河也。祖源于青藏巴颜喀拉,摇篮兮悠悠夏商周汉;蛇行之北国九大省区,滋养乎泱泱民族心灵。卡日曲至河口镇,水清流缓曰上游也;河口镇达桃花峪,浪险风高乃中游也;桃花峪之入海口,潮涌沙淤为下游也。其水草丰美、鲤跃龙门、问鼎中原、带砺山河者,魂牵梦绕于赤县神州也。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等高吟绝唱,直令人激情满怀、口齿生香也!河伯慨然叹曰:邃美千秋,“长风破浪会有时”,磅礴洪涛甘当使命;蜿蜒九曲,“直挂云帆济沧海”,浩荡烟波不改初心。

黄河者,文明河、恩泽河也。尊崇 “五岳”有三,猛决“五帝”豪雄,位列“四渎”之宗,遒举“一脉”鸿纲,萌毓“四大发明”,儒道佛皆蒙河水浸养也。经流之处,已仰望星空灿烂;包孕善美,再校勘文化辉煌。如两岸之至圣、亚圣、武圣、史圣、诗圣、文圣、药圣者,无一非黄河之子也。清且涟漪忆河水,犹闻伐檀声坎坎;一苇杭之跂予望,任他浊浪自滔滔。三过家门而不入,导洪理水,大禹功德惊天下;一石水则六斗沙,以水冲沙,张戎治河益古今。夫疏之以通、凿之以直、浚之以深、塞之以决者,乃尚书贾鲁之不世之功也。瓠子歌,黄水谣,土枪长矛高粱熟;船夫曲,黄河颂,艄公号子稻花香。将红军番改八路军,抗日旌旗指前线;挽民族狂澜于既倒,雄师东渡过黄河。“炎黄子孙皆姓黄,黄土黄河恩泽长”,夫黄河乃中华文明、文化之主要发祥、重要支撑、坚定自信也。

黄河者,德水河、根魂河也。“黄河之水天上来”,天水皇称德水;“奔流到海不复回”,根魂韵交国魂。龙马献河图于伏羲,依此演成八卦;神龟奉洛书于大禹,天下域分九州。缩龙储宝,万件藏品陈列黄河博物馆;问祖寻根,八方赤子情归祭龙嘉应观;凝魂聚力,大中华乃四海侨胞梦圆乡。“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君不见,“浪涌风高云万里,月圆心阔画千秋。歌吟爱系江山梦,守望魂倾德水楼。”诗云“君言九曲如龙舞,我引黄河心上流”者,即此之谓也。

黄河者,生态河、桀骜河也。潺湲于群山峡谷之间,支流密布交织成网;澎湃于草原丘陵之中,湖泊联珠星罗棋布;汹涌于沙漠平原之上,天高云阔气象万千。富庶如河套、瀑布如壶口者,自然之壮美景观也;仙若天鹅城、美若三角洲者,陶然之鸟类天堂也。然“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者,怆怆之血泪历史也。昔日豫东之内涝、风沙、盐碱,为改道黄河之天灾;历代战争之秦皇、闯王、介石,乃以水代兵之人祸。水患频淹,使开封地下城城摞;清明上河,见古汴就中代代新。“雄流九曲归何处? 总入中华梦里来。”呜呼,福亦黄河、怨亦黄河,何当弥祸增福、化难为福,则万民千年之祈愿也。

黄河者,世界河、中原河也。长为全球之五、灾为寰宇之冠、含沙万河第一,文明、文化绵延不绝乃世界唯一也。攸关黄河命脉,中原是为核心之地。古都八居其五,尽占天时地利之要。农耕节气二十四,亦渊源于天地之中也。“得中原者得天下。”“治天下者治黄河。”“懂黄河者懂中华。”毛泽东朗声告曰:“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雄豪之音回荡于北邙之巅。兰考意深,由救灾到治灾,治理三害标升新高度;牧野情长,从个体到群体,富裕百姓昂然耸太行。获鲁班大奖,堤防工程标准化;收险段之效,逼束顽症豆腐腰。其下游之地上河,数十年安然无恙矣!

黄河者,青春河、幸福河也。新中国成立以来,旧黄河已幡然重生矣。“展我治黄万里图”“为你重整梳妆台”,砥柱中流三门峡也;“洛神惊兮河图新”“河伯慕兮沧海光”,霞蔚云蒸小浪底也。玉门关外,一声羌笛春风度;塞上望中,万里稻香阡陌新。违害就益,让安澜福佑开泰水。植林种草,蓄洪分流,手携黄河长江浪;拦沙清淤,修堤筑坝,水调南阳到北京。人民治黄,成就斐然,全流域生机勃发焉。海晏河清不是梦,大河之南是我家,宏图壮丽看东方。

黄河者,故事河、心灵河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古黄河沧桑迄今,好故事已重新开讲。蠲税豪歌,歌云水千家帆影;脱贫壮举,举凤阳万道霞光。维己亥仲秋,领袖颁发兮宏论:生态治黄,云锦天章图欲就;于德水河畔,群英汇聚之郑州:继往开来,惊涛骇浪总向前。闻花儿高亢,听秦腔激越,品豫剧抑扬。噫吁嚱!“淘尽浪沙涤尽污,滔滔上下排空呼。务使清流滚滚去,信有毛公道不孤。”工部云:“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龙子曰:“老家在河南,心魄起中原。”当此际,吾敬告芸芸苍生:“黄河者,新时代之大河也。”

2019年12月25日 初稿于中州知时斋

2020年2月9日 32稿于中州知时斋

新闻1+1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

加快建设具有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鲜明特征的国家中心城市

2月21日,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主持召开郑州市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核心示范区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研究部署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核心示范区建设工作。

徐立毅强调,全市上下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立足当前、谋划长远,压实责任、统筹推进,在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时,加快推进具有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鲜明特征的国家中心城市建设。(来源:郑州发布)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