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作家2020高考作文,你更喜欢哪一篇?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河南作家 2020-07-09

  河南作家 · 青青

  

  【作者简介】青青,原名王晓平,现居郑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著有《白露为霜——一个人的二十四节气》《采蓝》《小桃红》《落红记——萧红的青春往事》《访寺记》等。其中《白露为霜》获2015年度孙犁散文奖,《落红记——萧红的青春往事〉获第二届杜甫文学奖。散文《梵唱》(外四篇)等获大观文学奖。

三个幸运的人

  乱世出英豪。春秋战国时期,各路英雄如群星闪耀,其中中原霸主齐桓公尤其让人瞩目,但成就他的是名相管仲。而推荐管仲的是自己好友鲍叔牙。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种关系,叫互相成就。这三个人都是幸运的人。

  所有亲密关系里,无不是亲爱着,怨恨着。亲密如夫妻母子都免不了。更不用说是合作共事。互相成就而不生间隙,必然是人格修养相近的人。其中之一不相配,都不可能达到。齐桓公、管仲、鲍叔牙三个人,齐桓公胸襟阔大,敢于任用自己曾经的敌人。鲍叔牙品质纯正,冒险力荐自己的挚友入相,而自己甘居其下。而管仲的确不负君望,才华过人。选贤仼能发展经济,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使齐桓公成为天下诸侯之长,成就了一代霸主的地位。

  而这一切都是恰恰好。如果鲍叔牙情操不是光风霁月,心底清亮,在齐桓公要拜自己为相时,私欲蠢动,就可能一口答应。谁不愿意命中富贵如意,一个之下,万人之上。但鲍叔显然家国情怀,赤子之心,把国家大业放在首位。如果齐桓公有点点疑心,可能管仲就会陪着干一段,就会被杯酒释兵权,他气度非凡,对人信任,心底纯正。不可想象,鲍叔与齐桓公两个人在人性上稍微阴暗一点,这历史就可能是另一面目。读这故事我的心怦怦直跳,一切都像是戏剧,而不像是真实。想像中,当上春秋霸主的齐桓公也许在睡不着的长夜里,细思极恐:太危险了,真的是一念之差,在茫茫人海里就会错过,上天对自己太好了。没有管仲,就没有齐国的现在。

  而管仲也许会在月亮下长叹:我太幸运了。仇敌变恩主,就在好友一句话。也就是这情深意重的一句话,自己有了施展才华的平台。而那个知人识人无私推荐管仲的鲍叔也会坐在黑暗里微笑:自己眼光雪亮,好友果然不出所料,杀伐决断,谋略超人。眼见得齐国声名大振,各方诸侯称顺,大业在期。

  很喜欢东晋诗人陶渊明曾对管仲和鲍叔牙的友情,所作的一首诗《管鲍》:

  知人未易,相知实难。

  谈美初交,利乘岁寒。

  管生称心,鲍叔必安。

  奇情双亮,令名俱完。

  真正的朋友就像管仲和鲍叔牙一样,相互帮助,互相劝勉,最终相互成就,名满天下,成为彼此的风景。

  三个人都是幸运的人,但管仲更幸运。世界上不缺少有才华而能量十足的人。但一生中能否遇到懂得你的人,而懂得你的人又是有政治决定权的人,非常难得。而管仲幸运地遇到了。好友推荐,君主重用。在人生的关键步子上都踏到正点上。有相的位置上,他才能如龙在天,如帆遇风,成就了“华夏第一相”之美名。

  这段历史故事像一个传奇,其实也是人性的传奇,收敛了私心杂念,专注于成就理想,人性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让看到的人都被照亮。

  南飞雁 · 河南省文学院副院长

  

  作者简介:

  南飞雁,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文学院副院长,专业作家

  要人还是要制度

  尊敬的老师,各位同学:

  齐桓管鲍的故事,流传至今两千多年了,齐桓公任人唯贤不假偏私,管仲知恩图报敢于作为,鲍叔牙举贤让贤心底坦荡,已被史家镌书于典籍,被民众相传于子孙。两千多年来,我们习惯于赞扬齐桓公之胸襟格局,管仲之懂得进退,鲍叔牙之识人入微,不过当我们把目光停留在公元前643年,齐桓公去世这一年,所思所想的或许不止于此。

  就在两年前,公元前645年,管仲弥留之际,齐桓公向他咨询继任者,管仲明知齐桓公有意让鲍叔牙为相,却举荐了公孙隰朋,理由是鲍叔牙为人太正直,对上容易得罪君主,对下容易开罪小人,不利于公也不利于私。齐桓公接受了这个建议,不料公孙隰朋继任不久也去世了,齐桓公请鲍叔牙接任国相,鲍叔牙提出做国相可以,但必须将易牙、开方、竖刁三人逐出国都,齐桓公虽然照办,却又很快召回了三人。鲍叔牙坚决反对齐桓公此举,果然既得罪了君主也开罪了小人,最终黯然辞世。又过一年,齐桓公重病时五子争位,易牙等三人为乱一时,病中的齐桓公被封锁在宫里活活饿死,死后数十天无人收敛。

  齐桓管鲍君臣同心时,可以九合诸侯,王霸中原,但在管鲍相继去世之后,齐桓公却身死国衰,霸业消无。大多数人对待历史,都会选择性遗忘掉英雄天才们的不幸结局,更少去想想这种不幸的成因。管仲生前辅佐君主励精图治,给齐国带来了号令诸侯的荣耀,死后也极尽哀荣,名垂青史,却在有生之年未能将所作所为制度化,以至于人在政兴、人无政亡。鲍叔牙尽管善于识人辨人,却不能像管仲那样得到君主的绝对信任,同僚的集体拥护,以至于无法制止小人祸乱。齐桓公身为君主,胸襟格局气魄都在,却太依赖于一人之力,一旦所托非人就大事去矣。归根结底,君臣三人都未能将实践有效的作法措施定为制度,用制度的力量而不是个人的力量去经略国家。

  易中天先生说过,中国人看历史往往有三个梦:最高的是明君梦,希望有好皇帝来开天下太平,没有明君就做清官梦,靠清官贤臣以死进谏惩处奸臣,两者都没有的话,还有侠客梦,靠侠客除暴安良。齐桓公是明君,管鲍是贤臣,可君臣三人的事业最终旋踵而弭。历史给我们的感慨,不在于其吊诡,也不在于其无常,而在于启迪。对这三人来讲,给我最大的感慨是一个古老的命题:要人还是要制度。

  我们当然不能苛求古人。但这样的故事在300年后以完全相反的结局出现。商鞅惨死于车裂之刑,但他留下的是制度。商鞅一个人的荣辱兴衰,并未动摇秦国变法后确立的种种制度,这也是“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坚实基础。作为个人的商鞅与管仲,作为制度用武之地的秦国与齐国,都是令人掩卷长思的历史。

  谢谢大家!

  河南作家 · 赵瑜

  

  【作者简介】赵瑜,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集《小忧伤》《小闲事》六部,2019年出版《花边鲁迅》,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

“不多管仲”在今天来看是平庸的

  老师好,同学们好: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管仲与鲍叔的看法。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秩序不是自然秩序,而长幼有序,尊卑有别。这种秩序是忽略才能这一项的。

  也就是说,你年龄大,自然就说了算。比如一个家庭吧,长兄为父,天啊,这个哥哥至于德和才能是不是能配得上管理这个家,那不在考虑的范围内。如果敢挑战这个秩序,就是对整个权力系统的挑战。所以,管仲和鲍叔这两个在旧时中国所获得的评价,其实,也是在这样的价值观里产生的。

  天下人都认为鲍叔因为能知人善用,所以比管仲有才能更为重要。这样的逻辑,其实说到底,是一种对有才能的人的压抑。这样的评价体系所传递出来的观念是什么呢,是个人的才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人让你的才能发挥起来的人,他才是重要的。这是一种典型的集体主义逻辑,这个观念强调的是人要有感恩意识,按照这个逻辑所推导出来的结论是荒唐的。如果说管仲不重要,重要的是鲍叔,那么,管仲如果辞职,鲍叔就应该立即可以再找到一个可以代替管仲的人,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道理是不是真的可以行得通,那么只需要反推一下就知道了。公子小白成就春秋霸业,离开鲍叔没有问题,离开管仲就歇菜。谁轻谁重,一目了然呢。

  那为什么,天下人还要说鲍叔更重要呢?

  其实就是一个道理,想要压制个人的觉醒。让所有想要成为管仲的人才,对发现和推荐自己的人有感恩思想,这说到底属于管理学范畴。既要重视人才,又要控制人才。最好的控制人才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让他们意识不到自己是最重要的。

  这样的理论,其实就是为了一个集体服务的。在现代文明的语境下,便无法来论证。比如林丹成为中国最为知名的羽毛球运动员,我们能说,林丹不重要,重要的是林丹的教练吗?不行啊,因为除了林丹之外,教练还有很多球员,都成不了林丹的。

  所以,这个理论,在中国当下,显然是不成立的。

  然而为什么在中国旧时代却很成功地传播了数千年呢,那么回到我发言的开头,旧时中国的秩序是什么呢,不是一个尊重个人的秩序。而尊重长幼、权威以及纲常和伦理。那么,一个具体的人,在这样的秩序里,便成为一种工具。是的,你是林丹,你生活中国当下,你可以成为明星,做广告代言,自己的小日子无比的红火,而如果生活在古代,那么好,天下人“不多林丹”,而“多林丹的教练”。

  有你什么事儿?

  这样一说,大家就笑了。别笑,其实,这真不是那个时代的人的错,而是一种管理体系里所奉行的价值观念的错。

  所以,今天我的观点就是,用我当下所学习的知识来判断,我认为管仲的重要性远大于鲍叔,世人“不多管仲”,是世人的平庸。

  我说完了。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谢谢。

  甫子寸 · 95后作家

  

  作者简介:

  刘子博,笔名甫子寸,1998年出生的青年诗人,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西平县作家协会会员,中外诗歌散文先锋人物。

  作品《一纸条约引风雷》2018年获“第五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三等奖”,被“中国散文网”与“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评为“中外诗歌散文先锋人物”。同年作品《叹龙门》《龙门伤》获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银奖。《东坡先生》《不能停下》获“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

格 局

  我对鲍叔的感受最深,就凭他能任人唯贤还能甘居人下,能为了天下大事而委屈自身者,无一不有大胸襟、大气魄、大格局,而一个人的格局往往比才华更重要,也可以说大格局就是最好的才华。

  至圣孔丘教化天下,秦皇嬴政一统天下,著名诗文流传天下,先不论其他,只说“格局”一词,成大事者往往把目光落在天下苍生上,而不是大道虽宽,只瞧眼前,因为他们深知:广阔的心胸才能容纳这浩瀚天地,鼠目寸光者,终究走不太远。

  儒家著名的“修齐治平”,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读书人提高自身修为,管理好自己的家庭,治理好国家,最后上升到“平天下”,即:安抚天下百姓苍生的抱负,最终还是为黎民苍生。

  历史上对始皇帝的评价褒贬不一,责其短总落脚在“暴戾”、“无德”上,但嬴政的功绩却是不可否认的,先后灭韩、赵、魏、楚、燕、齐六国,完成了统一中国大业,建立起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废分封,立郡县,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击匈奴,征百越,筑起万里长城等等,虽然太过激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行为罪在当代,功在千秋。李白有诗: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代李贽说:始皇帝,自是千古一帝也。始皇出世,李斯相之。天崩地坼,掀翻一个世界。是圣是魔,未可轻议。

  再说那些流传天下甚至千古的诗句,它们都有一个共性:雅俗共赏。诗文之所以可以传天下,是因为作者考虑了天下人的审美,这同样是另一种形式的心系天下,作者考虑了所有人的审美水平,分寸拿捏得刚好,唐代白居易写诗,写好了修改过后都会念给老妇人听,如果有老妇人听不懂的地方,白居易就继续修改,直到老妇人完全听懂为止,所以,白居易的诗大多通俗易懂,深入人心,这就是著名的:老妪能解。

  春秋时期,鲍叔和管仲参与齐国二位公子的君位之争,管仲带兵阻击公子小白,一箭射中他的衣带钩,小白逃脱后即位为君,史称齐桓公。鲍叔对齐桓公说:要想成就霸王之业,非管仲不可。于是桓公重用管仲,鲍叔甘居其下,终成一代霸业。

  齐桓公九合诸侯的霸业固然少不了管仲,但鲍叔的眼光格局却更加重要,毕竟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鲍叔不但有识人之能,而且他能为了齐桓公,能为了天下大事而推荐曾经为对手的管仲,即使这些事件我等无缘亲眼所见,但其风姿早已穿越了千年刻在你我血脉之中,鲍叔此举为:展君子之风,扬浩然正气,扩我辈青年之胸怀,弘我国礼仪之邦之风采!此举之格局当天下学之,万世共扬!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