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的河南“找货郎”一年挣一辆车 档口老板求她来带货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见习记者 张知雨 2020-08-13

  河南青年时报讯(见习记者 张知雨)K1240是郑州至义乌的普通列车,每天下午两点半发车,次日凌晨五点抵达,是一天中郑州抵达义乌最早的列车。22岁的“找货郎”河南南阳姑娘宋洋常坐这班火车到义乌小商品城。

  通过线上直播引流后,根据客户私人订单替客户到市场中寻找匹配货品的新职业,在义乌俗称“找货郎”。他们左手掌握大量优质货源,右手接洽各路私人买家,转手之间,挣钱的同时也实现了个人价值。

  宋洋在义乌并不是个例。多年前,便有不少河南人在这里打拼,通过做小商品贸易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他们有的在小商品城中开档口,有的在下朱村中开商贸公司。如今,传统档口开始直播带货,一些档口老板变身“找货郎”,这都是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市场需求转变倒逼出的新形势。

  初入义乌直播带货 每天只睡3小时

  2019年,宋洋从郑州航空工业学院毕业,凭大学时攒下的“练摊”经验,只身赶赴义乌闯荡。离家时,“身上只带了800块钱和一身换洗衣物”。

  在义乌的前3天,宋洋去了上千家店铺找工作,“脚上满是磨破的水泡,忍痛走路”,一杯水就着一元一个的烧饼就是一顿饭,住30元一晚的旅馆,“活得像条流浪狗”。

  第七天,宋洋正在市场找工作,一位河南王姓大哥招呼了她。一番交谈后,宋洋得到了一份“直播带货员”的工作。提前预支了5000块钱的月薪,她一下子握紧了在义乌活下去的本钱。

  由于没流量和粉丝,宋洋只能从孵化账号和了解商品行情做起。白天她用视频记录自己选货过程,晚上则无间断直播,长达三个月内,每天只睡3小时。

  如何在上万种同类型产品中,选出价格低、利润大、质量佳的产品,大有学问。例如服装,在同等价格下,面料有四支棉和六支棉的区别,虽然外观区别不大,但手感上六支棉会更加柔软细腻。饰品上,同款耳环,因材料不同则会导致进价差五毛到一块钱不等。

  宋洋说,在确定直播带货的商品种类后,她一般会花费两天时间在市场上对比。这个过程中,宋洋积累了不少行情内幕,更为她攒下不少优质货源。

  选货费时费心,而直播则给宋洋带来巨大考验。刚开始直播间只有几十人观看,一晚上下单量上不了一百,她曾一度没了干劲儿。可是天生倔强的她没有服输,决定改变直播方式,放弃像传统主播一样只是简单地展示货品,她要走出自己的风格。

  劈叉、下腰、蹦蹦跳跳,镜头前的宋洋像打了鸡血一般展示着身上所穿的运动服。从下午五点上播,到第二天凌晨五点下播,12小时内宋洋只喝了两次水,没去一次厕所。

  直到凌晨她还如刚上播般,积极地回应公屏上客户的任何问题。摄像头关闭的那一刻,宋洋像泄了气一般瘫坐在椅子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稍稍休息后,宋洋又忙着统计销售量,分析购买群体,还要通过微信上大单客户的申请。

  在宋洋看来像神经质般的直播,给她带来了不少流量和粉丝,有些阿姨甚至对宋洋说,“看到你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哪怕不买什么每天晚上也想来看看你”。宋洋的名气,慢慢越来越大。

  直播引来粉丝“订货” 首单生意赚了2000元

  直播两个月后,大单客户开始主动找宋洋选货,宋洋作为“找货郎”的职业生涯开始了。

  宋洋记得,自己接的第一单找货订单是替一个50岁的阿姨采购饰品。在了解对方的商品价格定位后,宋洋为对方核算了饰品的利润率,售价在20元左右的饰品成本定价在7到8元。同时她又根据消费群体,和阿姨确定了饰品风格。

  接下来的3天内,宋洋每天12小时泡在市场里找货比货,在对比300多家门店的爆款饰品后,宋洋为客户搭配了价格最划算且款式最合适的饰品。在打包时,宋洋甚至在每包饰品上清楚地标明了进价和建议零售价,分门别类地用泡沫纸打包后发货。这一单花费了宋洋4天的时间,赚取了2000元。

  这不算结束。之后的一个月,宋洋持续与阿姨沟通货品的售卖情况,了解自己选出的货品的优劣势。

  直到两个月后,阿姨再次回购时,宋洋对“找货郎”这个职业有了豁然开朗的认知,“这才是义乌送给我生存的最好礼物”。

  炒货受挫 坚定“找货郎”之路

  从饰品到服装,宋洋在义乌把握住了许多风口,最多的时候一晚赚了3万元,短短数月便积累了10万余元。财富的快速累积带来的是宋洋心理上的“膨胀”,她一度放弃了传统小商品的销售,转身做起炒货。

  今年5月,随着地摊经济的政策发布,泡泡机作为地摊货品成了义乌市场的大热门。她拿着5万块的积蓄迅速订货,同时又加价10%将订单散播出去,不出两天货品被抢订一空。

  收钱一时爽,发货犯了愁。由于泡泡机需求迅速扩大,厂家不能按时足量交货,订单交付延迟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宋洋天天被客户催货。又过了两周,市场中同类型产品逐渐饱和,客户觉得货品会滞销,纷纷要求退货。宋洋的泡泡机成了“烫手山芋”。

  最终为了回本,宋洋不得不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大批量甩卖,这笔生意她亏了近3万元。

  宋洋又回到了“找货郎”的日常,变得更踏实、勤奋。她把自己的产品定位于服装、饰品及日用百货。通常人们购物会货比三家,而宋洋每接触到一个新产品,会对比上百家同类产品。“只有货品质量好,我才会心安。”宋洋说自己做的每一单生意都要对得起良心。

  每天一起床,宋洋就打开手机浏览各种行业信息。确定当天所需货品后,宋洋开始整合手中资源,泡到市场里比较货品市场行情。每接触到一个新客户,宋洋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要这些货品来做什么?有没有卖货经验?”当了解一部分人是因为一时冲动好奇而准备创业开店时,宋洋总是格外谨慎。

  她从市场形势到产品行情进行分析,告诉客户利与弊。仔细询问后,宋洋才会跟对方确定货品的款式和价格。这样一来,经宋洋手进到的货品,买家总能盈利,回购率自然而然逐步提高。

  通过一年的努力,宋洋的财富快速积累,她还用赚的钱给家里添了一辆16万的车,用自己的坚持给爸妈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找货郎”成传统档口转型的突破口

  在义乌,还有许多河南籍的“宋洋”,不同的是他们有的选择的是以传统档口为生。

  今年32岁的崔转扎根义乌已4年。崔转做过流水线工人,做过工厂销售员。靠着当销售员积累的人脉和经验,2016年,崔转鼓起勇气,拿着全部身家租下了义乌小商品城内一家10平方米的店铺,做起了花边生意,花边是指服装、鞋子、帽子、饰品、家居上的装饰物,由于定位垂直,所以客户针对性极强。一年下来,崔转的档口收益稳定在40万到50万元。

  33岁的吴浩同崔转一样,同样来自河南,在2015年辞职创业,从一个办公室白领变身成为义乌小商品城的档口老板,经营商品小到牙刷,大到儿童汽车玩具,种类多达上千种,货品一度远销至非洲,生意火爆时,仅靠外贸订单,收益就能达每年上百万元。

  然而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了吴浩和崔转不小的打击。由于跨城通道封锁,过年后原本最热闹的进货节却冷冷清清,大单客户对新一季的货品兴趣索然。同时,国外的订单却因海关的原因停止发货,吴浩的外贸订单骤减80%。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吴浩和崔转的店铺收成比去年减少了近五成。

  8月8日,记者随宋洋来到市场,此时整个义乌小商品市场的档口前门可罗雀。原本人流拥挤的过道如今成了档口老板唠家常做手工的地方。

  他们大多头发已经花白,戴着老花眼镜,穿着手中的珠子,或编着手中的麻绳,这些物件通常是自家店铺货品的零部件,或市场中其他商铺需要手工加工的商品。物件的加工按件计酬,通常两到三分钱一个,一天做下来也只有七八十元的收益。

  疫情后,档口老板在店门口做手工

  眼看生意一天比一天难做,传统档口老板们意识到,店铺销售方式转型迫在眉睫。

  而档口转型有两种途径。一是依附于阿里巴巴、义采宝等批发网站平台来推广货品,对接全国各地的大单客户。另一种方式则是通过“找货郎”来对接货源,以直播带货的形式进行商品宣传。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线上线下大单数量骤减,以宋洋为例的“找货郎”的好处愈加凸显。

  视频带货的形式生动有趣,且客户可以通过提问的形式来详细咨询商品信息。而对于创业者,“找货郎”可以根据商品市场售卖方向来推荐爆款货品,也可根据客户定位来定制货品搭配形式。一对一的服务给客户带来更好的选货体验。创业者通过“找货郎”可以快速地了解市场风向及行情内幕。

  义乌小商品城内,一名“找货郎”推着推车、带着女儿在店铺找货

  宋洋深刻地记得,在去年刚到义乌时,她往往是赖在档口中,求着老板能够让她在店里直播,十家有九家老板都摆摆手表示抗拒,往往没等宋洋说完,老板就十分硬气地拒绝说:“你走吧,我们只做外贸,不做内销。”

  而面对今年的市场转型,那些昔日对宋洋嗤之以鼻的老板纷纷找到她,请求她能够为自家商品做一场专场带货直播,或要求将自家产品纳入“找货郎”的选货名单中。

  招收学员 为大学生创业尽一份力

  据在义乌从事8年商品贸易的档口老板介绍,从去年8月至今,在义乌从事“找货郎”职业的河南人有上百人。

  义乌下朱村,面对琳琅满目的店铺和商品,“找货郎”骑着电动三轮车满市场找货

  如今的宋洋不仅仅是一个“找货郎”,更多的时候她是一个创业指导老师。通过招收学员的形式,来传授选品及直播技巧,将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快速地引上“选品+直播”的道路上。

  到现在为止,宋洋的团队中共有27名成员,其中6名河南人。他们分工明确,其中的14人每天到市场上专门发掘优质货品,对比每家商铺同类型产品的质量、价格、出货周期及利润率,保障整个团队的产品质量。而剩下的13人则进行网络账号的孵化和营销,他们保持着账号更新的活跃度,白天更新视频,晚上则无间断直播,推广从市场中选到的爆款优质产品。

  宋洋的团队在义乌南下朱村的一个共享厂房内。4000平方米的厂房内,堆放着各个档口送来的样品,而靠窗的一侧则用磨砂玻璃隔出了十五间直播间。每到夜晚,这里总是热闹非凡。

  直播间内,“找货郎”们在镜头前卖力地推荐着自己寻来的好物,直播间外,工人则及时对出单货品进行打包,快递员则守在门口等待着直播结束后第一时间揽件。

  直播后待发的货物

  对于宋洋来说,共享厂房内的同行不是竞争对手,而是优质的资源伙伴。出现调货困难,人手紧缺的情况时,其他团队的人员总会伸出援手。同时资源的共享让宋洋省了不少人力物力。

  其实以宋洋的资源,一个人单打独斗足以使她在义乌站稳脚跟。为何她偏偏费时费力带学员呢?

  宋洋说做团队的动力来自心里的创业梦。她想要为大学生创业尽一份力,也想要带动“找货郎”职业的发展。

  网络直播已经成为当下市场的大趋势。由1人到27人,未来宋洋团队的规模将会继续扩大。宋洋希望能够抓住这个新风口,把整个“找货郎”行业做大。抛弃陈旧的重资本商铺模式,采用轻资本资源交换的新模式,在实现个人发家致富的同时,享受带领大伙儿赚钱的成就感。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