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北大清华,我们还要为社会输送怎样的高中毕业生?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08-0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 受访者供图)“对于一些现行体制,我们最好先去适应它,然后去驾驭它,最后再去改变它。”10多年前的安徽“高考零分”考生徐孟南,打了多年工后,2018年重新高考,并选择与当年交白卷的自己和解。

  今年7月25日,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公布2020河南高招成绩,115.8万报名总人数,132957名考生上一本线。7月30日,周口,考入北京大学的王帅康一边帮父亲打工一边盘算着读博的愿望;而同日的郑州,刘芊浩、邵文佳正在报考大学志愿。

  高考中的“获胜者”毕竟是少数,决定孩子未来的,也远不止一次高考。无论是考上名校还是非一本院校,考生们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人才队伍的底色。经历怎样的高中3年,一定程度上,奠定了他们实现人生愿望的可能性,也展现了飞速发展的时代的真实图景。

  个案

  他们值得纪念的高中生活

  王帅康

  哥哥上清华,“学渣”弟弟逆袭考上北大

  相对于河南省的超百万考生,来自周口郸城县农村的王帅康,更代表着这一考生大省的生源底色。于2019年由郸城一高考入北京大学工学院,王帅康自言,他其实也是由“学渣”一步步拼上来的。

  王帅康父母都是农民,大半生在外讨生活。小学六年级前,他跟着父母先后换了3个地方上学,成绩滑到普通班中下,他视自己为“学渣”。2015年中招失利,复读一年才考入郸城一高重点班。

  学习生活是咋度过的?王帅康回忆,“每天一睁眼就是学习,从早上5点半一直到晚上10点”。下课上厕所,从厕所门口排到厕位,课间休息时间就过去了。吃饭早、午、晚各30分钟或20分钟,其实也就是买个鸡蛋灌饼、馍夹菜边走边吃。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王帅康还是做到了“全校最拼”,假期从不玩,每晚学到10点后,就连大年三十也在学。王帅康总结,郸城一高崛起的秘密其实就俩字:吃苦。2019年,他圆了北大梦。

  如今的王帅康,在哥哥保送清华大学本校读博后,也抱定继续深造的决心。

  刘芊浩(左)与老师

  自主+突破 在校园找到舞台

  “分数下来了,超一本线,正选学校。”

  刘芊浩,18岁,今年的应届高考生。7月30日,他正在选报高考志愿。刘芊浩的高中生活,以课内的自主学习和课外的寻求突破为特点。

  3年前的中招,刘芊浩考得并不理想,他在选高中时,最终锁定中学生学习报附中(简称中报附中)。“‘强化自主学习’,当时就是看中了学校的这一教学特色。”刘芊浩说。

  入校第一件“震撼的事”是“零距离跑操”。整班同学人挨着人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曾有几名学生产生抵触情绪,但又怕连累集体,也都慢慢改掉毛病。

  地理课,讲中国西北地区。老师引出话题,让同学们分别从自然地理、工业、农业、文化等方面找出该地区特点。刘芊浩找的是石油化工工业,“搜了很多资料,对这个知识点记忆很深”。

  课外,也迸发活力。高二时,刘芊浩向教务处申请创建一个动漫社团。招人、讲课、组织活动,全由他一手操办。报名人数超出学校规定近3倍。刘芊浩说,没报上名的同学不甘心,还常来蹭动漫社的课。就是这个学生社团,刘芊浩说,他们曾承办学校的校园艺术节和运动会。

  动漫社活动

  邵文佳(左)与同学

  高中脱胎换骨 助我冲击“双一流”

  相对刘芊浩,“文弱”女生邵文佳的高中经历,更像一部励志片。

  “脱胎换骨!最充实,最难忘,对我影响最大。”7月30日,梳理在中报附中3年的高中生活,她脱口总结。

  邵文佳属美术艺考生,班主任周凡老师说:“今年高考成绩,可冲刺‘双一流’大学。”

  3年前的中招,邵文佳以9分之差与期望的学校失之交臂。她变得内向、沉闷、急躁,那段日子仿佛进入人生“至暗时刻”。入中报附中高一伊始,邵文佳对集体生活总是退避。她在日记里写道:“把自己的心封闭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从不推心置腹。”

  让邵文佳打开心门的,先是学校的“零距离跑操”。“你不好好向上,一圈人陪着你受罚”,“被关心的感觉,像皱巴巴的心被熨过”。然后,让邵文佳进一步融入学校的是创新体育课上跳“鬼步舞”,“自由奔放的舞步,渐渐吹散心头雾霭”。

  中报附中学生零距离跑操

  课堂“更嗨”,老师像加油者,学生变运动员。课前,老师总先发些导学案例,引导学生先锁定知识点;课堂上,老师再将学生分成小组,就知识点展开讨论。最后老师学生轮流提问,夯实知识点。整个课堂,没一人闲着。

  文理分班考试,邵文佳夺得年级第9、文科第1的成绩。她“找回了从前的自己”,甚至还完成了人生第一次个人演讲。

  “高中3年,是中报附中送给我最好的成人礼!”邵文佳说。

  追问

  我们该给孩子怎样的高中学习生活?

  什么样的高中学习生活,才更能匹配未来人生的道路?

  王帅康、刘芊浩、邵文佳,3名河南儿女,实现高考“龙门一跃”的背后,是中原高中教育高质量发展践行者一步步探索的结果。

  “用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是我心底更大的教育梦。” 郸城一高校长刘成章坦言,郸城县还相对较贫困,一个贫困家庭出一名大学生,就挖掉了穷根子。

  他树立学校管理“大后勤观”,从校长到处室员工,人人树立为教师、为学生与学生家长服务的意识。只要服务对象有需求,“要像消防队、110接到报警那样迅速到位,绝不能说不”。

  “教育是一辈子的事,教育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中科院“十二五”教育课题组成员、中学生学习报附中执行校长刘青说,中报附中特别聘请了中科院特聘研究员、国家“十二五”课题组成员李绪坤教授为学校“教育教学博士工作站”站长。

  李绪坤教授为中报附中定制了“以学定教、互动探疑”为主的“三学”课堂模式。“三学”,就是“学生自学”“团队互学”“教师助学”。这种模式,就是要让学生真正成为课堂学习的主人,让老师成为学生学习的组织者、引领者。

  刘青介绍,今年高考,学校像刘芊浩、邵文佳一样受惠“三学课堂”的还有很多,如,理科复读生杜师强,入校成绩499分,高考667分;文科复读生王晓燕,入校507分,高考 626分……刘青认为,高中3年,最重要的就是帮学生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

  反思

  大学只是新起点 重要的是终身学习

  中国高考,从废除到恢复,从“包分配”到双向选择,每一步变迁,都潜藏着大国崛起的清晰脉络。

  安徽“高考零分”考生徐孟南,在2018年重新参加高考,被安徽省内一所大专院校录取。如今的他已32岁,是一个7岁孩子的父亲。他传播“高考零分声”的个人论坛,2012年(他第一次高考4年后)访问记录曾单日破10万人次,如今日均浏览量只有几十人次。

  云南“高考零分考生”吉剑,高考后去昆明打工,最窘迫时,身上只剩下2.5元钱,他曾形容自己“像狗一样活着”。2015年,他创建一家电商公司,几年入账百万。吉剑说,10年以来,他每天都学习视音频课程,从早期的哲学、历史,到后来的投资理财知识,疯狂“充电”。他坦言,他这么努力,只是在弥补大学教育缺失导致的后劲不足。

  “最重要的是保持终身学习的习惯,没有什么捷径。” 吉剑为自己的奋斗做总结。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