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敢说“不” 4名职场新人酒桌生存实录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见习记者 张知雨 2020-09-03

  河南青年时报讯(见习记者 张知雨)近日,厦门国际银行新员工因拒喝领导敬酒而被掌掴的事件引爆网络。“酒桌文化”被摆在桌面上,人们热议纷纷,其中“畸形酒桌潜规则”“上下级攀附”“不尊重基层员工”等现象引发广泛讨论。

  当下,95后职场新人如何看待职场酒桌文化?那些在职场酒桌上说“不”的人的底气从何而来?记者采访河南各行各业的95后新人,试图呈现他们在酒桌上的真实态度。

  比起喝酒,更想通过业务证明自己

  周六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了李浩然的卧室内,而这一抹阳光对于宿醉的他来说格外的刺眼。直到下午两点,李浩然才觉得从昨晚的酒劲中缓过来。他迷迷糊糊坐在沙发上仔细地回忆昨晚聚餐时自己的表现,确定没什么差池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连着周末加班两个月了,这个周末可以好好放松一下。结果周五晚单位聚餐,一顿酒喝下来,周六这一天浪费了。”李浩然今年24岁,大学刚毕业就考进了开封市祥符区政府,今年是他就职政府办公室的第二年。

  刚进单位时,为使自己快速在单位站稳脚,李浩然铆足了干劲。夜里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改文件,一周陪领导应酬两三次是常有的事。“当时觉得领导交代的任务多是器重我的表现,所以我不敢懈怠。”

  但在去年年底,李浩然的父亲检查出肝脏疾病,给了他很大的触动。“我父亲也在政府部门工作,他身上的病都是常年过量饮酒造成的。”在李浩然的印象中,小时候父亲总是十一二点应酬完醉醺醺地回家,周末都很少有时间陪他。“我不想再走他的老路,因为喝酒落了一身病,但领导的命令不得不遵,我很纠结。”

  而酒杯端起来就不能放下,李浩然只能抱着些许期待维持着好状态。“做这一切都是希望能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在日后评优和提拔时能够想到我。”

  而赢得器重,非要通过应酬的方式吗?这是李浩然一直在纠结的问题。他担心如果热衷于应酬交际,自己的业务能力将得不到提高。“有时连着几天应酬身心俱疲,比起喝酒,我更想通过业务证明自己。”

  假装不会喝酒,怕酒后失言、行为不当

  25岁的王鹏飞就职于中牟县公安局,在东风路派出所已经担任了一年的片区干警。在朋友中他有个绰号叫“一斤”。闲暇时朋友聚餐,王鹏飞的酒量属于“半斤起步,一斤到位”的水平。

  但在单位里,王鹏飞则是同事口中“不怎么能喝酒”的人。刚入职时第一次参加单位聚餐,他便称不会喝酒,并表示自己作为新人,要替大家做好服务工作。餐前他提前准备好水果,用餐时为领导斟茶倒水,餐后开车将领导和同事一一送回。一来二去在同事眼中王鹏飞成了一个虽不会喝酒,但勤快细心的人。

  对于这种巨大反差,王鹏飞有自己的理由:“我能喝酒并不代表我在任何场合都会喝酒,既然现在职场酒桌难以回避,索性从一开始我就不喝酒。”

  “我不知道在酒桌上跟领导该怎样自如地交际。”这是王鹏飞入职起就有的困惑。他一怕自己酒后失言、行为不当,给领导留下一个不稳重的印象;二怕如果跟这个领导喝三两,下次却跟另外一个领导喝半斤,会成为同事们眼中见人下菜碟的滑头。而能喝酒的名声一旦在单位传开,但凡哪天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喝酒,领导也会觉得自己是在找借口,为了面子最后往往要忍着身体不适强行喝酒。

  在王鹏飞看来,“酒量不行”这种印象的树立给自己省去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多种因素致使95后在酒桌上敢说“不”

  8月25日,《中国青年报》在微博针对酒桌文化发起投票,“你会拒绝被灌酒吗”。截至9月1日,共3.6万人参与投票,结果如图。

  相对李浩然的被迫喝酒,以及王鹏飞的假装不会喝,25岁的地产销售崔婧从酒桌走到了茶桌,交易的效率反而提高了。

  今年是信阳人崔婧在广州某地产集团做销售的第二年。地产销售的工资与业绩直接挂钩,崔婧最关心的是每月卖了几套房子,“职位晋升竞选时,大家拼的都是业绩。业绩的高低直接体现能力的高低,而我不想成为依靠搞关系却能力不佳的‘关系户’”。

  对于客户关系的维护,崔婧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充分了解客户需求和顾虑,为客户详细解读每一条合同细则,交易完成后持续跟进后续,尽力满足客户除房产外的其他需求……崔婧在这个过程中和许多客户成为朋友。

  “谁说不会喝酒的销售就不是好销售,我跟客户的感情都是长时间花心思积累的,并非一两顿酒能喝出来的。”况且随着客户群体年轻化,酒桌上谈生意的方式已经悄然改变。“用喝茶代替喝酒,促成交易的效率提高了,也给销售省了不少劲儿。”

  23岁的张燕是家中独女,父母经商,优越的家庭条件使她衣食无忧,备受宠爱。为了不让女儿再吃自己当年的苦,张燕的父母鼓励她选择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去年刚毕业的她通过校招进入了中国农业银行郑州某支行。

  为了调剂银行单调枯燥的工作,部门领导每月都会组织部门聚餐。而在聚餐中,张燕从来滴酒不沾。

  漫画据中新网

  “不喝酒不怕得罪领导吗?处不好关系以后会不会耽误晋升?”面对记者的提问,张燕坦言并不在乎这些问题。“到银行我只管保质保量完成业务,至于维护领导关系我并不热衷。倘若领导因为我不喝酒而给我穿小鞋,我随时可以辞掉工作。”

  张燕对于职场酒桌说“不”时十分有底气。这种底气一方面来自自己殷实的家境和本身良好的教育背景,而另一方面是来自社会包容性的发展为各类人才提供了平台。在张燕看来,只要自己肯学习肯吃苦,在当代社会中总会赚到钱养活自己,所以对于银行职工这个“铁饭碗”张燕也不是非端不可。

  时代的发展带给了张燕这样的95后充足的自信。2018年麦可思公司发布《就业蓝皮书: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报告显示,95后在进入职场半年内的离职率高达33%,与领导关系难维持、工作氛围差、工作无趣等成为95后“秒辞”工作的理由。

  高管发声:职场喝酒只为拉近关系,并不强求

  8月24日凌晨,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针对“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一事做出回应,对扇耳光的领导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扣罚两个季度绩效工资;对于支行负责人给予警告处分,扣罚一个季度绩效工资。

  8月27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发文表态,给银行业清廉文化建设敲响了警钟。此次事件暴露出一些行业内存在职场霸凌、对员工缺乏尊重等恶俗陋习。

  记者走访多个行业的高层管理人员,他们均表示职场新人聚餐时喝酒只为拉近上下级关系、活跃酒桌气氛,对于不能喝酒的新员工也不强求,绝不靠喝酒来“画圈”考验员工。

  “职场酒桌是无法避免的,而银行有时为了营销客户、延揽储户不得不通过宴请的形式促成合作,在这时找到一个能喝酒、善交际的员工十分必要。”农业银行某分行信贷部主任樊某说,在新人入职聚餐及部门聚会上,领导会观察新员工的言行和酒量,从而衡量其是否可以成为部门的“外交担当”。

  而郑州某贸易公司高管表示,当下95后新入职员工并非“孤冷高傲”,他们只是厌烦通过组织聚餐、联谊等活动“拜码头”“搭天线”,进行利益输送或在单位里搞小圈子。“要想杜绝畸形的职场酒桌文化,要从一开始就树立正确的事业观和价值观,学会服从不盲从,净化社交圈,才能在工作中专心提高业务能力。”(受访者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