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医院的“共享厨房”:炖汤10元 病人家属成排烧菜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见习记者 刘士琪 2020-09-10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 见习记者 刘士琪)“今天想做点什么饭?”

  “早上没吃好,中午想炖锅鸡汤。”

  9月3日上午10点半,河南省肿瘤医院附近的一间门面房内,有人陆续赶来。店主魏兴江习惯性地站在门前与来往顾客打招呼,这成了他们之间的一种默契。

  110多平方米的店面内,两侧装有56台电磁炉,还配有35个高压锅、60个铁锅以及各类调料。临近中午,切菜声、炒菜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充斥门面房的每个角落,与升腾的油烟营造出独特的气氛,这里,就是大家口中的“共享厨房”。

  前来共享厨房做饭的人络绎不绝

  因距河南省胸科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较近,“共享厨房”的顾客大多为病人或病人家属,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虽互不相识,却在这里共度最为艰难的阶段。

  【共鸣】藏起伤心 他们只关心火候和味道

  来“共享厨房”做饭的顾客,大多一手提着购买好的食材,一手拎着饭盒。没来得及买食材的顾客,会在厨房进门处买点蔬菜或肉。

  不少顾客对这里已轻车熟路,他们径直走到最里面洗菜区择菜、洗菜,接着把洗好的食材放到备菜区的案板上,手起刀落,切菜备菜,随后选好炒锅或高压锅开始炒菜、炖汤。

  放眼望去,炒菜区,油沾了水,在锅里噼里啪啦作响;炖汤区,高压锅正“刺刺”冒气。正午时分的厨房中,多个抽油烟机和风机同时作业,切菜、炒菜的声音不绝于耳,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鲜香。

  长期陪护病人及求医的经历,让前来做饭的顾客有共鸣,他们把对抗癌症的伤心事藏于心中,相互间的交流很有限,都只专注于切菜、洗菜、炒菜、炖汤,只关心火候和味道,只想亲手为患病的亲人做一顿可口的饭菜。

  “现在这个共享厨房是魏兴江、王战胜我们三个人合伙筹建的,之前我们是各自单干。”28岁的张广兵是三个店主中最年轻的一位,他原本在附近的菜市场开了一个小饭店。2015年春天,不时有患者家属到店里询问,想借用灶台做饭。后来,他逐步将饭店改成了饭菜加工店,而这也是“共享厨房”的雏形。

  共享厨房的三位合伙人(从左至右依次为:王战胜、张广兵、魏兴江)

  魏兴江说,今年6月初,因为拆迁原因,“共享厨房”从郑州市姚寨路与纬五路口附近的菜市场里搬迁到现在的位置,新旧店址相距300多米。而搬来之前,“共享厨房”名为“营养餐加工”或“大厨房”。

  每天早上5点多,天微亮时,“共享厨房”就开门了,中午11点到1点,是人最多的时候。虽然人流量比原先店面少了三分之二,“共享厨房”内依旧热火朝天。晚上8点后,随着人流的离去,这里再次恢复平静。

  这样一间“共享厨房”,在病人和家属们眼中,成了一个能省心、省钱的好地方。他们称这里是一个充满人间烟火、飘着人间百味的“共享厨房”。在这里,人们抱着希望而来,带着饭香而返。

  一位病人带着做好的饭走回病房

  尽管每天来做饭的人很多,但一年15万元左右的租金,加上水电费和调料费用,一个月下来,“共享厨房”的三位合伙人仅仅只能保住成本。“房租比较贵,三人合伙,压力小一些。”魏兴江说。

  魏兴江说,未来他们还会逐步增加厨具,希望能多帮一些病人。

  【患者故事A】店面搬迁 老顾客又找来做饭

  9月3日,郑州气温高达34℃,刚刚化疗完的李明(化名)躺在病床上不想动,病床旁的妻子贾女士拨通了“共享厨房”店主魏兴江的电话,让其预留位置。

  贾女士是魏兴江的老顾客。两年多前,李明突患重病,在河南省肿瘤医院住院。刚从平顶山到郑州时,夫妻俩对这个城市都很陌生。

  那时,李明的病几乎花光了家中积蓄。为省钱,吃饭时他们就在医院周围简单买点吃的;晚上睡觉,贾女士就在病房内打地铺。

  睡觉可以将就,但吃饭关乎病人身体的康复,马虎不得。“病人口味挑剔,外面的饭菜不适合他们。”贾女士说,丈夫喜欢吃自己做的菜,但出了远门,做饭没那么方便。

  一次偶然的机会,贾女士从病友口中得知,附近有一家“共享厨房”可以做饭,“想吃啥都可以做,如果有购买食材需求,还能提前给老板打电话准备。”贾女士说,在“共享厨房”做饭,不仅吃着方便,还省钱。

  那时,魏兴江的“共享厨房”还在一家小市场内。“共享厨房”搬迁到河南省肿瘤医院附近后,贾女士又找了过来。前几天,她还介绍其他病号过来做饭。

  做饭空当,贾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买菜两三块钱,馒头一两块钱,做菜加工费5元,如果炖汤,加工费为10元,她这一顿饭也就10元左右。

  【患者故事B】不会做饭的家属 学会做好几样菜

  今年2月底,来自南阳的沈先生陪父亲来河南省人民医院看病,照顾父亲时,他往往少了一些女性的细腻。“老人家忙碌了一辈子,你得让他吃好。”同病房的张姐说。

  当沈先生的父亲病情好转后,他便随张姐来到“共享厨房”。

  但沈先生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不会做饭。听说此事,魏兴江主动帮他做,还根据病人的病情做适合他吃的饭。沈先生说,有一次父亲特别反胃,吃不了任何东西,魏兴江就给父亲做了一碗鲫鱼汤,还在汤里加入豆腐和西红柿一起炖。

  魏兴江给顾客制作清蒸鱼

  时间久了,沈先生在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做饭。“我学会做好几样菜,等父亲病好要多做给他吃。”

  除了鲫鱼汤,魏兴江做的鸡蛋羹也得到了沈先生父亲的喜爱。

  “在外面买一份鸡蛋羹6元,只有一个鸡蛋,在这里只要7块钱,里面有2个鸡蛋,有时是3个鸡蛋。”沈先生说,魏老板做的鸡蛋羹入口即化,父亲从第一次吃就喜欢上了。

  沈先生还买了一捆山药放在厨房,魏兴江早上蒸鸡蛋羹时,会把山药削皮后一起蒸,蒸熟后让沈先生一起带给他父亲吃。

  沈先生说,魏兴江对于饮食方面的细节和对病人的感同身受,令许多患者和家属为之动容。沈先生的父亲也得以从饮食方面改善体质,身体逐渐恢复健康。

  对话当事人

  曾去合伙人店里为患病妻子做饭

  记者:怎么会想到成立“共享厨房”?

  魏兴江:我是2017年5月份开始做“共享厨房”的,做这个事情很偶然。

  2016年12月,我媳妇在河南省肿瘤医院看病,看病期间,食堂饭菜不符合口味,就想找个地方做饭,既能实惠,又合口味。但租房子太贵了,后来经病友介绍,遇到现在的合伙人,在他们那里做饭吃。

  2017年5月份,妻子病好之后,我也开了一间“共享厨房”,觉得病人出来看病很不容易,也能提供点帮助。

  记者:门面店上面为何有“水滴筹”字样?

  魏兴江:换新店时,各类花费很多,做一个门牌需要1000多元,有点捉襟见肘。

  水滴筹工作人员就找到我们,免费帮我们做了这个门牌(有点类似赞助吧),也把“水滴筹”印在了门牌上。但我们和“水滴筹”没什么关系。病人想筹款,也是让他们自己联系。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