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错换28年” 错抱与患肝癌是否为因果?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2020-09-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文 赵墨波/图)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门口,东侧不足百米是包公祠和包公湖。隔湖东望,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28年前,杜女士经过包公湖西路,向东走向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后,她再次途经包公湖西路,朝相反方向,走向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杜女士在法院门口接受媒体采访

  9月11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此开庭。庭审结束后,杜女士的亲生儿子、案件当事人姚策也没收到医院方面的当面道歉。

  “错过的人生,永远回不去的28年。”6月11日,尽管已寻得亲生儿子,江西九江的许女士依然在微信朋友圈为身患肝癌的养子姚策筹款治病。

  姚策说,28年前,他选择不了出身和家庭;28年后,他决定不了生存和死亡。

  【割肝余波】母亲欲割肝救子 发现儿子并非亲生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味道。我觉得《阿甘正传》里这句台词说得不对,我就知道很长时间里甚至是余生,我生活的味道会是又酸又甜又苦。”许女士说,她在短短半年,经历了失子和寻子的痛苦。

  9月11日,河南开封鼓楼区人民法院门口,她从江西赶来参加“错换人生案”开庭,满脸憔悴。

  姚策养母许女士在法院门口接受采访

  许女士说,如果不是姚策被查出肝癌,自己想“割肝救子”,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养了28年的儿子竟然不是亲生的。

  7个月前,姚策突感身体不适,到江西当地的医院被确诊肝癌。

  “我还年轻,还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姚策在一家众筹平台发布求助信息。

  许女士知道,姚策从小就患有乙肝,很难治愈,她想到了“割肝救子”。“我们夫妻俩身体都很好,我丈夫有时抽烟,我来给儿子捐肝。”许女士说,“医生特意交代要做全面检查,包括血型等。”

  血型检测单显示,姚策的血型是AB型,而许女士夫妇血型均为A型。“很奇怪,医生还问我和爱人有没有乙肝。我们回答没有后,医生脸色登时就变了。”

  姚先生不敢给孩子姚策说,偷偷在南昌二次做血型检测,结果一样。江西省司法鉴定中心亲子鉴定报告也显示,根据DNA分析结果,许女士并非姚策生母。

  【寻亲之路】养父千里跨省寻亲 发现错抱发生在医院

  养育28年的儿子非亲生!亲生儿子又在哪儿?

  今年3月底,姚先生从江西赶到妻子28年前产子所在的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这家医院当时名为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

  1992年6月15日下午5点20分,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许女士诞下7斤重的健康男婴,随后被护士抱至婴儿房;几乎同一时间,与她同病房的孕妇杜女士,也产下一名男婴。

  许女士说,产后住院三天,因身体虚弱,她仅见过孩子一面,由女护士抱着,只看到了婴儿脸。

  出院时,许女士与丈夫姚先生从护士手中接过婴儿。

  从此,两名男孩的人生被调换28年。

  从九江到南昌,又从南昌到开封,再到驻马店,20多天时间,姚先生一人折返寻子。

  【碰壁不断】养父的认亲联络曾被当作“诈骗电话”

  今年4月初,郭先生接到一陌生电话,被告知28年前抱错了孩子。当时他第一反应是诈骗电话,没多理会。

  这个陌生电话是姚先生打的,因为碰壁,他转而联系郭妻杜女士。

  “孩子(郭辉)跟了我28年,从没怀疑过不是自己的。”一听说医疗纠纷,杜女士更加肯定是诈骗电话。

  杜女士仍不放心,将此事告诉在当地派出所做辅警的儿子郭辉。“郭辉也认为是诈骗电话,让我拉黑。”杜女士说。

  电话认亲遇阻后,姚先生又找到郭辉老家辖区派出所。经血型检测和江西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亲子鉴定报告,根据DNA分析结果,姚先生夫妇确为郭辉生父母。

  “不敢相信,五味杂陈。”见到DNA分析结果,郭先生泪流满面,哭出了声。

  郭先生说,儿子郭辉已成家,还有了一双儿女。“感觉天塌了,整个心血都奉献给了孩子,本指望着他以后能成为我们的靠山。”

  回到家,郭先生和妻子杜女士抱头痛哭。但因顾及妻子身体,郭先生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坚强些”。

  郭先生和妻子杜女士接受采访

  【对薄公堂】医院方未承认错抱因医护人员过错所致

  3张DNA检测单,让两家的认亲路缩短。

  今年4月17日下午,河南驻马店高铁站出站口,许女士夫妇出站时,28岁的郭辉已等候多时。

  首见长大成人的亲生儿子郭辉,许女士双手紧抱,号啕大哭。

  找到亲生儿子的喜悦很快又被自责冲淡。许女士获悉了郭辉养母杜女士的家境:大女儿(郭辉姐姐)智障,郭辉做辅警收入一般。儿子的人生遭遇,许女士认为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28年来,许女士夫妇和双方父母三个家庭将心思都放在姚策身上。许女士从小给姚策请了保姆,接送其上下学。

  2岁半,姚策幼儿园入学时被确诊乙肝。许女士担心,孩子还很小,几乎没接触过外人,是如何患病的呢?“我的父母都没有类似病症,我和爱人身体状况也都很好,当时觉得很奇怪”。

  为给姚策看病,姚先生更是放弃单位的中层领导岗位,带着姚策四处奔波,从九江到南昌,从北京到上海,托亲靠友挂专家号,每月仅吃药花费上千元。这样治疗26年后,姚策确诊肝癌。

  身患肝癌的姚策 受访者供图

  认亲成功,驻马店郭先生一家的境况“雪上加霜”:妻子患癌、亲生儿子患癌、女儿精神有问题,养了28年的孩子非亲生。

  28年错换,带给两个家庭的伤害,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谁能保证我还能再陪他(亲生儿子姚策)28年?”郭先生说,今年5月2日,他曾专门赶赴江西庐山,为姚策求了平安锁,祈求他平安康复。

  孩子的人生被错换28年,牵连两个家庭,总要有个说法。今年7月,姚策与亲生父母、养父母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诉至法院,请求赔偿各项损失共计273万元。

  姚策代理律师周兆成认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因工作人员过错抱错新生婴儿,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损,原告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

  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答辩状显示,错抱行为发生在医院,但并未明确承认错抱行为是因医护人员过错所致。

  原告请求被告支付三名原告姚策生父母和姚策精神损害赔偿金每人60万元,支付寻亲费1193.5元,支付原告误工费 11946元。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代理律师认为,原告方提出的赔偿费过高,但并未提出一个数据,而是要求法院裁决。另外院方对于姚策父亲的误工费不认可,认为其已退休,不存在误工费。而律师周兆成表示,郭先生属返聘人员,收入水平为月薪3000余元,共计4个月1万余元。

  【庭审难点】错抱孩子与姚策患肝癌是否有因果关系?

  2020年9月11日上午9点,“错换人生”案开庭,姚策因手术原因还在上海的医院治疗,律师及其生父母代替参加庭审。因“心理压力大”,姚策养父母许女士夫妇临时退出诉讼,作为证人出庭。

  庭审现场,杜女士夫妇和许女士情绪激动,几度哽咽。

  除了孩子被抱错给双方家庭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外,案件另一焦点也是难点:姚策罹患乙肝并最终发展为肝癌,与错抱孩子是否存在必然因果关系。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姚策的肝癌负责。

  庭审现场,姚策生父郭先生数次突然起身,指责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逃避责任;姚策生母杜女士一直泪流满面,时不时因啜泣引起双肩抽动。

  庭审现场,姚策的生父母在原告席上痛哭

  郭先生夫妇提出,希望知道孩子当年为什么会抱错。院方律师称,因年代久远,无法调查。

  原告律师周兆成认为,由于姚策生母杜女士患有乙肝,28年前她的生产病历也证实,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对杜女士进行了乙肝检测,医院在已知孕妇为乙肝患者后,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存在失职行为;同时,没有任何记录显示,姚策在出生时打了乙肝阻断药,这也导致了他如今罹患肝癌晚期的事实。

  院方律师称,错抱事件发生在28年前,已经超过了最长20年的追溯时效。律师周兆成认为,虽然错抱事件发生在28年前,但是直到今年当事人才知晓侵权事件的发生,所以应当从今年开始算起。

  周兆成随后向法庭出示了开封市在1988年出台的为新生儿注射乙肝疫苗、阻断乙肝传染的政策。1992年,该措施普及。院方律师回应,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为省级医院,不受开封市政策影响,并且当年要求乙肝疫苗注射普及程度并非100%,而是逐步推行。

  开封市卫生局1992年关于乙肝疫苗接种的文件 (复印件)中的相关规定 受访者供图

  庭审中,院方律师怀疑姚策出生时就已感染了乙肝病毒,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对此,原告方并不认可,其出示的新生儿检查报告显示,姚策出生时非常健康,并未发生宫内感染。

  2020年8月14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曾向开封市鼓楼区法院提交了一份鉴定申请,要求法院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对姚策出生时未注射乙肝疫苗和2岁半时感染乙肝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以及对二者因果关系的参与度(概率)是多少进行鉴定。

  庭审前原告向法院提出请求,希望当年杜女士生产时的医师和护士出庭作证。但在当天庭审中,两人均未到场。院方律师的解释是,涉事医生早已离职,护士已退休,两人的联系方式院方均无。

  庭审结束后未当庭宣判。面对媒体记者提问,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代理律师未发表任何意见便离开。

  原告律师周兆成说,本案的难点在于由于侵权事件发生在28年前,加之被告主体和管辖单位均有变更,以及当年发生错抱事件的医护人员也已退休,所以很多事实难于查清。

  庭审之外

  姚策想得到公正回答 不愿悄然逝去

  姚策生母杜女士说,期待庭审结果快点出来。“孩子等着救命,要是(赔偿)差不多就可以,要是差得太离谱,我们会上诉”。

  60岁的杜女士说,她打算复查下自己的身体,之前她曾做过肝癌切除手术,近期她会考虑迎接亲生儿子姚策回老家河南看看。

  “从小生在幸福里,二十八年尽是恩。不论今日何变化,此份感情永存真”,错换28年,两家平静生活被打破,姚策时常在社交平台回忆过往。

  50岁出头的养母许女士说,希望姚策得到应得的权益,也希望她自己的家庭尽早回归正常生活。虽然目前焦点聚焦在姚策身上,但她的亲生儿子郭辉也因被抱错而改变人生,老两口受此事影响,压力很大,她身体很不好,一直在看心理医生。

  姚策养母许女士

  “我宁愿清清楚楚地得到一个公正回答,也不愿躺在病床上得不到说法,悄然逝去。”躺在上海某医院病床上的姚策说,“273万元赔偿,并不能弥补我28年缺失生父母养育的感情,也不能弥补两边家庭精神上的伤害。只希望要回一个公平的说法,希望医院拿出一个应当承担责任的态度。”

  声音

  原告代理律师:姚策生母患有乙肝 医院有“重大错误”

  庭审结束后周兆成律师介绍案情

  记者:如何看待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

  周兆成:从法律层面讲,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犯了被错抱两家人的监护权、亲权。众所周知,父母对子女有监护、教育的权利,而子女被父母照顾、呵护也是基于血缘关系而与生俱来的一种权利,这种权利与身份关系密切相连,在民法上是一种人格利益,理应受到法律保护。任何人都无权阻碍父母与子女间权利的行使。

  本案涉事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我的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因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损害了权利人的人格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记者:庭审中,为何突然撤销临时变更的追加诉求?

  周兆成:开庭前,姚策的父母与他商定后决定追加两项诉求:一是要求涉事医院公开在媒体道歉;二是按照一年一万的标准,要求赔偿28万的抚育费。为了能够公开公正审理此案,家属请求庭审进行直播。

  但由于原告姚策病情严重,加之临时增加诉讼请求可能会导致本案拖延,三位原告商议后,要求律师在庭审中撤回变更诉求,按照原先请求执行。

  记者: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孩子之一姚策的肝癌负责?

  周兆成: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姚策被错抱,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进行相应的阻断,从而导致其年纪轻轻就罹患肝癌。我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费用。

  联合调查组:案子已由法院受理 不可能重复受理

  早在姚策等人起诉前,今年5月份,对于“错换人生28年”一事,河南大学与开封市卫健委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

  两个多月后的7月12日,姚策养母和生母向开封市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

  同时,姚策、郭辉及其双方父母联名给开封市卫健委以及河南大学分别快递了《关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要求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的公开信》,要求尽快公布错抱事件的调查结果。

  原告律师周兆成说,调查组成立后曾对媒体表示“调查不会没有结果”。但截至庭审,两家人未收到调查结论。

  9月11日上午,开封市卫健委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调查组已将收集到的所有材料移交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案子已经由法院受理了,我们不可能重复受理”。

责任编辑:杨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