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盲犬的黯淡与微光:一只要花费20万,数量堪比大熊猫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0-10-1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10月10日上午9点,郑州市地铁1号线。韦福连右手不时推动眼镜框,防止遮着双眼的黑色墨镜下滑,左手攥着导盲鞍的把手,他说“攥得越紧,心里就越踏实”。导盲鞍的另一头是小七,它卧在他的脚边,安静平和。

  韦福连是盲人,双眼天生残疾,远离光明四十余载。小七是一只拉布拉多母犬,今年7岁,它此刻充当着韦福连的双眼,为他暗淡的生活带来了便利和光明。

  在第37个“国际盲人节”(10月15日)来临之际,《河南青年时报》记者一路跟随,用镜头和文字展现盲人的好伙伴导盲犬真实的生存状态。

  【有证】“它叫小七,是一只导盲犬”

  “这是一只导盲犬吧?”地铁上,安静地躺在角落里的小七还是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它叫小七,是一只导盲犬,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有证,能乘坐地铁。”韦福连特意强调了“有证”两个字。

  

  小七的到来“唤醒”了原本沉寂的车厢。一位学生模样的女孩拿出手机对着小七拍了条抖音;一位中年女士推着婴儿车来到小七面前,婴儿车里的宝宝看着小七“咯咯”地笑;一名年长的阿姨在知道小七每天的伙食费得40元时惊叹:“乖乖哩,这家伙比我吃的都好。”

  地铁疾驰,从西流湖站到了医学院站,韦福连该下车了。对于韦福连来说,每次上班都是一条艰险的取经之路,而小七就是保驾护航的“孙悟空”。乘地铁还只是他们克服的第一个难关,出了地铁站,他们将面临郑州市车流量最大的地段之一——中原路大学路十字路口的挑战。

  

  “小七是经过训练的,它会看红绿灯,走斑马线。”言语间,韦福连对小七透露着充分的信任。待绿灯亮起,小七开始牵引着韦福连,穿过斑马线和拥挤的人群,安全到达“彼岸”。

  然后是乘公交车。小七似乎知道“流程”,将韦福连引至111路车的公交停靠站。“这个线路小七已经非常熟悉了,经常走它就能记住。”韦福连轻抚着小七说道。

  

  下了公交车,一人一狗继续向前,没多远就到了阳光之家盲人按摩店,这是盲人按摩师韦福连工作的地方,也是小七的家,郑州市爱心导盲犬中心也设立在这里。

  【初衷】“我是天生的动物沟通师”

  脱下导盲鞍后,小七马上展现出了多愁善感的一面。它缓慢趴在了自己的小床上,脑袋耷拉着,上下眼皮之间只留下一条小缝隙,谁都不理,有些忧郁。“穿上导盲鞍它就是导盲犬,是工作的状态,脱了导盲鞍它就是一只普通的宠物犬,它也想自己的‘妈妈’”。

  小七的“妈妈”关骊是郑州市爱心导盲犬中心的负责人,也是这家按摩店的老板。关骊10月2日就去往省外出差,小七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到“妈妈”了,这些天来情绪始终不高。

  

  小七与“妈妈” 受访者供图

  第二天上午,小七忧郁的情绪终于消散了——“妈妈”回来了。门外的关骊刚锁上电动车,小七就疯了一样地跑出去迎接。“它是怎么知道你来的呢?它趴着的角度是看不到门外的。”记者有些纳闷。“它能听出我的声音,我们心有灵犀。”关骊笑着说。

  关骊似乎和小动物之间有特殊的情感连接,从小她养的猫狗等宠物都特别听话,她说:“如果一万个人里面有一个人能和动物交流,那我就是那万分之一,我是天生的动物沟通师。”

  2006年,关骊偶然从新闻报道中听到中国首家导盲犬基地在大连成立的消息。当她了解到,导盲犬职责是为盲人朋友服务,方便盲人出行后,她就动了在郑州训练导盲犬的心思。“因为我哥哥是智力残疾,从小就有很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哥哥,欺负他、议论他。”关骊说,她内心深处始终觉得,哥哥和其他的残疾人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我想出一份力,帮助残疾人朋友”。

  2007年到2008年间,关骊频繁往返于郑州和大连之间,跟随大连导盲犬基地的训导师学习。她在郑州经营多年的川菜馆生意一直很好,保障了她的经济来源,让她能腾出手专注驯犬。

  2009年9月9日,关骊成立了郑州市爱心导盲犬服务中心。“我们是全国第三家导盲犬服务中心,河南第一家。”那天,关骊骄傲地宣布:“今后我们河南也有导盲犬了。”

  【困境】导盲犬比熊猫都稀少

  训练出一只合格的导盲犬周期尤为漫长,一般要达到18个月,而训练费用更是高得惊人,平均每只要花费掉20万。

  除了吃喝,导盲犬的训练、防疫都要花很多钱。而且适合训练导盲犬的品种很少,通常都是拉布拉多和金毛,这些品种狗的身价本来就不菲。除此之外,在训练的过程中,导盲犬的淘汰率高达70%,有的导盲犬训练了一年多因为测试不合格,只能淘汰,这无疑大大增加了驯养成本。“成为导盲犬的犬只必须具备安静、稳定、不易狂躁的性格,太兴奋、太敏感、太胆小、太精明都会被淘汰。”关骊说。

  因为饭店生意兴隆,关骊还能支撑起烧钱的导盲犬服务中心。然而,2010年郑州市地铁1号线在建时,关骊的川菜馆被拆迁,她一下断了收入。为了能将导盲犬的事业持续下去,那时已经快50岁的关骊推着车上夜市摆摊儿,“在德化街卖饼夹菜、炸串”。

  至今,关骊驯养出了包括小七在内的7只持证导盲犬,累计花费100多万元,她自嘲,自己从一个富婆变成了穷光蛋。

  社会对于导盲犬的接纳度不够是打击关骊的另一记重拳。在国外一些导盲犬较为普及的国家,人们见到导盲犬会主动避让,不会逗弄玩耍,公共场所也都允许犬只进入。而在郑州,不但盲道常常被车辆占据,使得导盲犬和盲人“无路可走”,还有市民因为好奇会不时触摸、喂食、逗引导盲犬,这对导盲犬保持稳定性是非常不利的。

  

  最让关骊感到绝望的是这样一组数据:中国盲人群体1700万,持证上岗的导盲犬200多只。“导盲犬比熊猫都稀少。”(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野生大熊猫种群数量达1864只,圈养大熊猫种群数量达到375只。)

  按照关骊之前的打算,驯养的导盲犬都是免费赠予盲人,这些视障人士要符合16~60岁 、身心健康、有一定生活自理能力、有定向行走能力等条件,只是目前申请的人数实在太多,而导盲犬的数量实在少得可怜。

  “现在只有A米、凯西和小七还能继续为盲人服务,其他4只都因为年龄原因和身体状况退役了。”看着自己驯养出来的导盲犬中“最年轻”的小七也一天天地老去,关骊感到十分无助,“有时候我在想,我做的事能让盲人朋友看到光明,可我却看不到”。

  【希望】捐款捐物,社会在关注导盲犬

  创立爱心导盲犬中心一路走来,关骊身心俱疲,一次,她下定决心打算放弃,继续回去做餐饮,当“富婆”,而一通陌生来电改变了她的想法。

  “打电话的是个盲人,他说:‘关老师,你为我们盲人驯养导盲犬,我就想谢谢您,祝您好人一生平安。’”在影视剧中,关骊见过这样的桥段,她还会觉得有些做作。可真有人对她说出“好人一生平安”时,她才真正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力量。

  “驯养导盲犬这事还得继续干。”2014年,为了给盲人提供就业平台,也为了给爱心导盲犬中心造血、输血,关骊加入了省慈善总会的创投计划,开办了阳光之家盲人按摩店,她将经营收益全部用于驯养导盲犬。

  社会正在接纳导盲犬,不少人为它们伸出援手。一些网络公益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云养导盲犬”的活动,爱心人士通过网络为导盲犬捐款捐物,解决了不少导盲犬生存的实际问题。除了社会大众,近几年来,一些明星也参与到“关注导盲犬,关爱残疾人”的公益事业中来,赵丽颖、田馥甄都曾为郑州市爱心导盲犬捐款。2017年,小七受邀亮相明星刘昊然20岁公益生日会,刘昊然的微博中至今仍保存着他和小七的合影,小七也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成为一条明星导盲犬。

  

  为了驯养出更多合格的导盲犬,今年7月份,关骊又购买了4只拉布拉多幼犬,目前已经驯养了3个多月。也许在明年,郑州的第8只、第9只,甚至第10只导盲犬就可以正式上岗了。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