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房屋托管公司 员工称整租托管都是诈骗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河南青年时报记者 2020-10-29

  河南青年时报讯 “其实,我们干这就是诈骗。”21岁的房屋托管业务员郭志远斜靠在他的电动车上,点了根烟,“那又怎么样,警察不也拿我们没办法?”

  房屋托管公司跑路不是新鲜事了。这一边,老板携款潜逃;另一头,租客维权无门。近一个月内,郑州发生了数起房屋托管公司“跑路”事件,简单的市场行为,正逐渐演变为社会问题。

  为摸清房屋托管公司经营乱象,10月下旬,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先后应聘进入两家房屋托管公司进行暗访,发现房屋托管公司经营模式暗藏陷阱,给监管带来难度。

  “赔本”的买卖

  应聘为托管公司业务员,门槛并不高。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在某招聘网站上发布求职信息后,十分钟内就收到了几家房屋托管公司人事招聘人员的电话,无学历门槛、无工作经验要求,经过简单的面试后,记者成功入职。

  公司名为郑州随遇而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位于郑州市金水区建业五栋大楼,天眼查信息显示成立于今年4月。和别的企业不同的是,公司门口的招牌并非公司名“随遇而安”,而是写了“御城天下”几个字(如图),工作人员表示,是因为“好听”。

  

  据其介绍,公司有业务员150人左右,办公面积约300平方米。

  该公司以“收房”和“出房”分为两套人马,一套租过来,一套租出去,两套人马可交叉跑业务。

  “上班”第一天,在“培训老师”郭志远的带领下,记者跟随“收房小组”去收房。

  所谓“收房”,就是从有房待租的房东那里将房子承租过来。“老师”说,收房价格可以高出市场价,只要收到房子,就可以拿到收房月租金一半作为提成。

  第一次去“收房”的是交房不久的拆迁安置小区——郑州市白沙片区的尚景和园。据业内说法,这样的小区是各托管公司收房业务员扎堆的地方,因为每个拆迁户手里都有三四套房。

  “叔,咱小区房租市场价多少钱?”

  “我的两室一厅,能租到每月1500元,甚至1600元。”

  “你租给我们吧,能给你月租1700元。”

  这是常见的“收房”话术。

  事实上,“收房小组”来之前就调查过,该小区两室一厅户型的月租约1300元至1400元。然而即使发现业主暗自提价,他们也未反驳压价,反而在业主出价的基础上又抬高了租金价格。

  业主史先生手里有七八套房子待租。据他介绍,他们家人口多,分的房子也多,房子租出去,后期能省心一点。

  

  “收房小组”在史先生家

  见史先生心动,“收房小组”的业务员们又加了“砝码”:为了让史先生安心,租房合同可以签两年以上。

  以高于市场价数百元的租金租来一套房子,作为中介岂不“赔本”?

  话术循循善诱,业务员继续推进:“由于租金较高,房租付款只能按月支付,且要求提供一至两个月的房屋空置期。”

  这意味着,如果史先生与公司签订两年的合同,从签合同起前两个月为空置期,第3个月他才能收到第一笔月付的房租。

  “坑的就是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

  “所有的整租托管,都是一场有预谋的诈骗。”郭志远告诉记者,做这一行,要有心理准备。

  “比如说史先生这套房子,市场价月租金1400元,我们1700元以月付的形式租过来。出房时低于市场价租出去,1300元,甚至1200元,但收租一定是年付的形式。”郭志远介绍,高进低出,看似赔本的买卖,却是老板回笼资金的一大利器,这一进一出,就累积了大量的资金,再加上两个月的空置期,前期成本大大压缩,后期利于卷款跑路。

  

  “托管公司做分租有可能长期经营,只要做整租托管,基本是打算捞钱跑路。这种公司做得久的能撑一年,时间短的就做几个月。时间越长,给房东付的房租成本就越大。”

  据房屋托管业内的说法,整租是将一套从业主处租来的房子原封不动地租给租户,分租是将一整套房子以房间为单位租给不同客户,有时甚至会用石膏板打出隔断房,以便出租给更多人。

  郭志远所说的“有预谋的诈骗”,即为整租模式。

  “因为整租根本不挣钱。一套房子整租过来,再转租出去,现在市场价这么透明,能赚一两百块差价就不错了。但这点差价哪里养得活一个公司的人?既然不挣钱,还要抢着做,就是想诈骗。”郭志远初中毕业就从家乡出来打工,至今入行3年了,自称是行业的“老人”,虽然口口声声称之为“诈骗”,他似乎并未打算脱离这个“诈骗”的行业。

  新闻网站上,时不时推送一篇房屋托管公司跑路的消息。受害者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初入社会,一次性付了上万元的租金后,又面临被房东赶出家门的囧况。

  郭志远在新闻视频中看到,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面孔因受骗而哭着维权,面对这些新闻,在他脸上却看不到同情,“坑的就是他们”。

  值得警惕的是,房屋托管分租市场也不太平。网络上,不退押金、乱扣水电费用等投诉比比皆是。

  从业者年纪小、学历低 多人想“捞一笔走人”

  9月底,一家名为“城家公寓”的托管中介爆雷(金融术语,一般指P2P平台因经营不善,出现跑路、倒闭等问题),老板卷款一千多万元跑路,房东租客报警求助。这家总部位于安徽合肥的托管公司,短短3个月内在全国开了十几家分店,郑州也有其分店,郭志远曾是其中的一名业务员。

  公司跑路后,郭志远被受骗的客户纠缠,光公安局就去了好几次。“客户要是纠缠你,你就把他拉黑,告诉他钱都给公司了。”郭志远表示,“警察也拿我们没办法,我也是受害者啊,老板还欠我2万多元的工资呢。”

  接着,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张跑路老板的身份证照片,据身份证上的信息,这个用3个月时间卷款千万跑路的幕后老板周毅,出生于1997年,才23岁。

  据了解,房屋托管行业从业人员年纪小、学历低,是业内的常态。

  记者暗访的两家房屋托管公司,除了有相同的“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经营模式,从业人员均呈现出年纪与学历“双低”的情形,每天的早会时间,是公司人员最齐的时候,不大的办公室挤满了20岁左右的年轻人。

  在另一家名为“好美家”的公司,1999年出生的乔奇被员工称为“乔总”,他高中学历,从业一年多,已经升职为“区域总”,直接上级是公司投资人。

  与“乔总”年龄相仿的郭志远也是团队的小主管,他说,同行业的年轻人大多初高中毕业,十几岁从老家出来打工。入行不久,他们便知道这是诈骗,有的人觉得太坑人,良心上过不去,待上十天半个月辞职了;有的人业务能力差,签不到客户单子,被赶走了;有的人觉得这行来钱快,一家公司跑路了就换另一家继续做。

  郭志远说,留下来的很多人都怀揣着“某一天自己当老板,干一票就走人”的美梦。

  记者暗访结束时 团队10人全部离职

  房屋托管行业的整租公寓面临跑路风险,分租公寓乱扣费、拒退押金等投诉遍布网络。如今,听到“托管公司”这几个字,不仅租客不想租,房东也会直摆手。

  祭城,在郑东新区这片寸土寸金、高楼林立的地方,以其交通方便、租金较低的绝对优势,成为“东区郑漂”的聚集地。“所有的房屋托管中介都挤破头来这收房子,后来他们都跑路了。”郭志远说,祭城的房东已经把托管公司列入了黑名单。

  如今在祭城小区大门入口处,一块LED屏矗立在显眼的位置,房屋出租的信息显示在屏幕上,租客一目了然。

  记者跟随乔奇在位于航海路连云路附近的正商城祥园“收房”时,大部分房东一听见“托管”“月付”等字眼就连连摆手,拒绝沟通。

  

  “好美家”托管公司业务员与一名房东在网上沟通“收房”事宜,被房东拒绝

  “这行越来越不好干了。”郭志远有些迷茫,“其实我们很希望行业能尽快正规起来,老这么坑人也不行。我想找个安稳的公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十天半个月换一家公司,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就跑路了。”

  郭志远说,托管行业人员流动性大,由于时常有公司跑路,他们不得不经常在跑路的公司和层出不穷的新公司之间换工作,薪资待遇极其不稳定,且经常被拖欠工资。

  记者暗访郑州随遇而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员工初始入职时,有10人左右,在暗访第7天记者辞职时,团队人员已全部离职。记者注意到,包括记者在内的人员在入职时都没有签劳动合同。

  郑州多家房屋托管租赁企业收到“黄牌”

  河南豫威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鹏飞认为,一些房屋租赁企业披着“占据市场”的外衣,利用收支两条线进行违法经营活动,涉嫌非法集资。

  资料显示,自今年8月下旬以来,广州、上海、杭州、武汉、成都等地接连爆出房屋托管运营企业跑路、资金链断裂等消息,租客无法租房,房东收不到房租。

  房屋租赁托管行业问题频频发生,多地已提示风险预警,并发布相关文件。

  9月初,住建部发布了关于《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对“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经营风险亦做出相关规定。

  《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屋权利人租金周期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房产管理等部门应当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近期,郑州也对多家住房租赁企业亮了“黄牌”。

  10月初,郑州市房管局通报了26家违规的房屋托管租赁企业,并计入信用档案。其中提到,8月份以来,郑州市出现了海南每天、爱尚亿家、成都奇家艺、小马河公寓等住房托管租赁企业,以“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形式筹集租赁房源,并大量拖欠房东、租客租金和押金后无法联系,对房屋租赁市场发展产生了极坏影响。

  从整治情况看,被通报的企业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经营不规范,企业管理松散,工作人员能力素质与房屋租赁业务不匹配,房屋租赁企业未按要求进行从业主体备案;二是成交的房屋租赁合同普遍未进行网签备案;三是部分企业未使用统一的房屋租赁合同规范文本,自行订立的房屋租赁合同不规范,存在霸王条款;四是房屋租赁企业门店未按要求进行必要的信息公示;五是部分轻资产分散式运营的住房租赁企业拖欠房东、租客租金押金问题严重。

  (文中郭志远、乔奇均为化名)

  【警示】

  房客、房东、求职者

  都要留意托管公司的风险

  河南豫威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鹏飞最近遇到几起托管公司纠纷来咨询的受害者。

  刘鹏飞说,托管业务利用房东和租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市场地位不对等,以合同作为合法的外衣,增加了违法甚至犯罪的风险。对于一些成立之初就想着跑路的托管公司,合同内容再完整规范也无用,因为合同只是其用于诈骗的手段,一旦发生纠纷,房东和租户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双方都是受害者。

  “托管公司就是中介公司的升级或变种,中介公司最初的交易模式就是撮合房东和租户直接交易签合同,收取居间服务费。托管公司获取了房东的授权,可以代表房东和租户直接签合同,这个风险就出现了,房东给予托管公司授权之后不能时刻监管托管公司是否存在冒名和越权,租户无法确认房东的授权真实性,签的租赁合同对房东是否有法律效力。”刘鹏飞表示。

  针对房东、租客、找工作的年轻人而言,应如何擦亮双眼,避免落入陷阱?刘鹏飞做出以下提醒。

  对于房东、租户、找工作的年轻人,通过天眼查、企查查等查询工具查询托管公司的工商信息(成立时间、有无法律纠纷和经营异常等),以便核实安全性。

  对租户而言,第一,尽量通过中介公司和房东个人直接签合同,对于提供房东授权书的,要求提供房东的手机号,通过支付宝确认是否为房东实名手机号,再要求和房东电话联系核实并录音;第二,房租尽量付短期的,对一次支付半年或全年租金的要保持警惕;第三,找房尽量直接找房东,若无法找到房东可至小区物业处询问,或寻求正规中介公司。

  对房东而言,第一,尽量签中介不签托管,选择品牌影响力大的正规中介公司;第二,千万不要把房本、购房合同、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等证件的原件及复印件交付给托管公司,授权书和托管合同内容注意规避不利的法律后果;第三,不要因高租金而选择月付形式。

  对急需寻找工作的年轻人而言,若进入中介公司或托管公司工作,一定要签订劳动合同,要留意公司的要求和操作是否违背常理,是否有欺骗房东和租户的行为。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