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内藏大量病患旅馆,墙上喷漆“病号死”,谁之过?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0-11-0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郑州市东明路也许是这个城市里医疗资源最集中的路段了。如果将东明路(黄河路至金水路段)看作是一条线,那么这条长约1.2公里的线上从北往南串联起了河南省胸科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河南省老干部康复医院以及河南中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等多家医院。

医院的集中让来自全省,甚至国内其他省份的病患涌入这里问病求医。在这里,每天都会有生离死别,时刻都在上演人情冷暖。

一个月前,郑州版“抗癌共享厨房”的余温还没有消散,和共享厨房仅600米之隔的聂庄嘉苑西院11号楼墙上的血红大字又引爆了网络……

由于离几所医院很近,聂庄嘉苑小区内隐匿着很多病患旅馆

【事件】喷在墙上的诅咒

“在这里住的病人!病看不好,钱白花!”喷在墙上的血红大字让王丽娟愣在原地,红字旁边,一个黑色油漆喷写出的“死”字更让她此刻如鲠在喉。

王丽娟压低了帽檐,似乎怕别人看到她因为放疗而掉光的头发,然后用手捏合口罩上端的金属条,让口罩和脸部贴合得更紧密,快速进入到楼栋里。然而她仍没有逃过电梯间里门上、墙壁上类似的诅咒和谩骂。

小区楼道里被人喷上“病号死”“钱白花”等字样,图中“死”字已经被涂抹,但依稀可辨

两年前患癌后,王丽娟开始在河南省肿瘤医院接受治疗,一段时间后,她病情好转出院,但隔段时间仍需要从商丘老家赶到郑州进行放疗和复查。

几天前,王丽娟再次来到郑州,她像之前一样住进了聂庄嘉苑西院11号楼里的一家旅馆。10月22日早上,王丽娟看到了小区墙上这虐心的一幕。

墙壁上扎眼的油漆字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围观。10月22日上午,有媒体关注到了聂庄嘉苑喷油漆字诅咒病患的舆情,并在当天将采访的视频上传至网络。

视频中,一位手拿病历档案袋的老人看到墙上的油漆字后尴尬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老伴,两人面面相觑,心里五味杂陈。很明显他们就是住在这栋楼某一家宾馆里的病人,是墙上油漆字诅咒和谩骂的对象。

在采访中,小区居民提到,因为小区离医院很近,不少人看准了商机在小区居民楼开起了宾馆,这些宾馆价格普遍便宜,一些病号为了省钱就住进这里,有的甚至是长期居住。

随着小区里的病号越来越多,居民感到正常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干扰。

“楼道里都是药味儿,怕病号携带病毒,还有病人在楼道里随地大小便。”在被问及油漆字是何人所喷写时,一位居民说:“不知道谁喷的,(可能是)有正能量的人喷的。”

【现状】油漆字被抹去 宾馆仍在经营

扎眼的油漆字刺激着病患及其家属脆弱的神经,也博取了网友们的眼球,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聂庄嘉苑这个2017年才建成完成回迁安置的小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大家在为病患们愤愤不平的同时,也因小区居民“危机四伏”的居住环境而替他们感到担忧。

10月28日,周三。风波过去一周后,聂庄嘉苑居民楼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小区北面两栋临着纬四路的居民楼的外立面上挂着众多宾馆的招牌,一些宾馆在窗户上装了电子屏,上面闪烁着宾馆的楼层和电话。楼下的宾馆前台,几名客人正在办理入住手续。

居民楼里宾馆的价格普遍实惠,带厨房的标间110元/天,大床房90元/天,如果住小房间价格则从50元/天到80元/天不等,相比附近房费近200元/天的如家、汉庭等经济型酒店还是便宜了不少。

聂庄嘉苑西院的北门是不设防的,院门大开,外人可自由进出。行人口罩佩戴率极高是这个小区的显著特点,每张口罩的后面藏着紧张的神情,院子里行人大多行色匆匆。

从北门进入,直接就到了小区的11号楼前,楼栋前和一楼电梯间的油漆字已经被擦掉。像一条伤口被缝合总会留下疤痕,墙上还是隐约可以看到那些诅咒的字眼。

在这栋共33层的居民楼里,2楼、3楼、5楼、9楼的整层都被改造成宾馆,这些楼层的楼梯间、走廊上甚至消防通道上都搭满了白色的床单和被罩(如下图)。而在五楼楼梯间的墙壁上,“病号死,钱白花”几个字还没来得及完全抹去。

这栋楼里的宾馆比小区最北面临街的宾馆更便宜。

二楼卓美宾馆的老板介绍,他们最好的房间是带独立卫生间的大床房,每天只需要80元。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小房间每天就只需要50元,如果住半个月以上还能便宜。

【矛盾】医院限制陪护数量 病患家属成新的客流

卓美宾馆共有20间客房,这些房间都是由经营者从房东手中租来后改建的,一些稍大的房间被隔成几个小房间,甚至连厨房都被改造成了卧室。

租客入住之前,宾馆老板会先确定入住者的身份:“是病号住还是陪护住?”如果是病号,他通常会紧接着提出第二个问题:“是来看什么病的?”

宾馆的老板坦言,因为小区居民对病人入住的意见很大,他必须对入住的客人进行筛选。“如果是肿瘤啥的没事,肿瘤又不传染,这是常识。要是去胸科医院看肺结核的那有传染性,就不能住了。”

在一位租客办理好入住手续后,卓美宾馆的老板着重交代:“病号入住了以后不能戴尿袋,如果戴尿袋进院的时候用大衣遮一下,病号也不能坐轮椅入住,要不小区居民看到意见大。”

为此,他还专门打印出来一份通知贴在一楼电梯口的位置,上面对病号不能坐轮椅入住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贴这个其实就是让小区的居民看的。”宾馆老板说。

喷漆诅咒病号事件并没有给宾馆的生意造成多大的影响,大部分来这里租住的租客是肿瘤医院的病患,因为经常要来郑州做复查,他们有的干脆长期租住在这里。

“这儿便宜啊,谁不知道酒店舒服。”王丽娟说。

受疫情影响,医院对陪护人员的数量进行严格的控制。以河南省肿瘤医院为例,防疫期间进入病房楼必须出示医用标识腕带、陪护证、住院证才能进出病房楼。每名住院患者只能有1名核酸检测呈阴性的人员陪护。

而剩下没有陪护证的病患家属就只能在附近找住所,这给周边小区里的宾馆又带来了新的客流。

聂庄嘉苑(左)和河南省肿瘤医院一街之隔

有需求就有市场。聂庄嘉苑里的宾馆越来越多,小区里的病患也随处可见。

【说法】律师称小区不允许建旅馆 街道办称整治无效

没有人能说得清在聂庄嘉苑里到底有多少家庭宾馆,因为很多小的宾馆没有招牌,它们隐匿在楼群之中,不是回头客根本无从辨别。

这些宾馆的存在的确解决了一些病患以及陪护人员的住宿问题,但小区变“病区”也给居住在这里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困惑。

针对聂庄嘉苑小区宾馆经营乱象丛生的情况,记者联系上了未来路街道办,一名工作人员称,由于聂庄嘉苑离几所医院很近,在2017年聂庄村完成整体回迁后就有人陆续在居民楼里经营起了宾馆对外出租。近几年来,未来路街道安监办、金水区消防救援大队以及辖区派出所多次开展联合行动,对辖区无证小旅馆进行集中整治,但整治过后又会有新的宾馆出现,收效甚微。

“宾馆住病号几年前就开始了,可能因为今年的疫情,小区居民对病号比较敏感,然后才有了前段时间的爆发。”这名工作人员说。

那么,小区里面到底能不能经营宾馆?河南优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小明认为,居民小区里面是不允许建旅馆的。

张律师指出,《物权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

同时,张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 建设单位或者其他行为人擅自占用、处分业主共有部分、改变其使用功能或者进行经营性活动,权利人请求排除妨害、恢复原状、确认处分行为无效或者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