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少儿编程班暗访:机构鱼龙混杂 老师门槛要求低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张晶晶 2020-11-0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张晶晶 文/图)11月1日上午,郑州的肖女士来到家附近的一家培训机构咨询“少儿编程课外培训”事宜,因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肖女士称每年会花费近十万元在孩子的课外培训上。在她看来,“砸钱报班”可以缓解像她一样的家长在孩子教育方面的现实焦虑。

近年来,除各种文化课补习班、兴趣特长班之外,少儿编程课外培训班也成为教育培训市场一股不可小觑的“新势力”。根据易观统计数据,2017—2018年间,国内少儿编程企业集中成立并获资本热捧,整体融资规模达到12.38亿元。

从去年年底开始,少儿编程行业内大量企业开始裁员、倒闭、关门、跑路。从火爆到泡沫,大浪正淘沙。在家长眼中位居课外培训“鄙视链顶端”的少儿编程,或许并没有想象中美好。

【为升学】11岁哥哥和7岁妹妹都报了编程培训班

“马克·扎克伯格,10岁学编程,后来成了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学编程的最佳时机是小学,趁课业负担不重,让孩掌握一门终身受益的技能。”……培训班工作人员的宣传,刺痛了肖女士焦虑的神经。再加上邻居孩子妈妈的推崇,在肖女士眼里,少儿编程课需要考虑的似乎已经不是“该不该上”,而是“立刻、马上、选哪家”。

肖女士的邻居陈女士是少儿编程培训班的老顾客了,她11岁的儿子就读于创新街小学。一年前,郑汴路附近一家少儿编程培训班优惠力度空前,陈女士一次性给儿子付清了三年的培训费,共计4万余元。今年,她又给7岁的小女儿报了名。

陈女士给孩子报名的培训机构内,老师正在授课

陈女士孩子报名的编程培训班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少儿编程指的是基于可视化图形编程工具和基础编程语言,让3岁至18岁的儿童、青少年通过可视化图形编程、代码编程和机器人编程的训练,培养动手能力、逻辑思维能力、计算能力,促进其他学科的学习。

陈女士说,让孩子从小接触编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听说郑州小升初招生时,会有一批学校招体育、艺术、科技特长生。“学习编程有机会以特长生身份考进去,为孩子多铺一条路。”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然而现实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今年5月下旬,河南省教育厅关于做好2020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发布,明确规定全面取消特长生招生。少儿编程培训行业一业内人士表示,哪怕是2020年以前,科技特长生入学的概率也十分低。

郑州市教育局数据显示,2019年郑州市区小学毕业生近5.6万人,郑州市有8所中学招收科技特长生共计80人。也就是说,从5.6万毕业生中遴选出80人,才能通过特长生考试入学。

“郑州市大约有编程培训机构五六十所,加上各学校的相关社团,初步估计学编程的学生6000人左右,这80个名额,怎么也不够分。”该业内人士建议,家长不必沉溺于其升学作用,可重点关注编程思维的培养。积木搭建及图形拖拽等形式的少儿编程,对孩子的逻辑思维有帮助,主要以培养孩子的兴趣为主。

少儿编程机构的宣传广告

【门槛低】培训1-3个月就可以当编程老师

即使家长愿意为孩子的逻辑思维训练买单,如今的少儿编程培训市场是否值得信任?

10月31日,记者以应聘者身份,进入郑州一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一窥究竟。

在记者设计的简历里,所学专业是与编程毫不相干的生物学,且无教学经验,无计算机基础。在某招聘软件上投递了简历后,记者收到了四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面试邀请。在招聘软件上,这些机构对少儿编程老师的招聘要求多为“大专以上学历、经验不限”,也有一些机构明确要求“计算机相关专业背景”。

招聘信息显示,企业对少儿编程老师的学历要求不高

面试地点在郑州市经开第三大街某写字楼内,招聘人员表示,没有经验公司可以培训1—3个月,学得快1个月就可以上岗,由于公司和学校合作,上班地点在合作的小学。

招聘人员所说的是目前少儿编程市场常见的“校企合作”模式。这种模式下,少儿编程培训企业与学校合作,承担学校的编程社团课教学任务,也从学校教学过程中获取客源。

曾在寒暑假期间在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内担任过编程老师的徐先生,目前在读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他表示,少儿编程培训不像文化课学科,有专门的平台和渠道考取相应学科的教师资格证,正是因为门槛不高,导致鱼龙混杂,良师难寻。

不仅老师门槛低,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准入门槛也不高。

“由于教学性质原因,有一些小作坊式的机构直接买一套别人的课程,招聘几个老师,让老师照着别人上课内容教学,就可以招生了。”徐先生说。

门槛虽不高,收费可不低。记者走访了解到,郑州市场少儿编程培训机构每年收费7000元至15000元不等。按陈女士的话说,“学一年编程的费用,比学习一门文化课贵一倍”。

【乱象多】加盟模式不能保证教学质量

“加盟模式不能保证教学质量。”从事编程行业的小余说,家长在选择机构时,最好选择大品牌的直营机构。

近两年来,少儿编程教育行业风波频起。成立于上海,曾有“融资之星”之称的青少年编程培训品牌妙小程突然成了“跑路大王”,紧接着,以“释放每一个孩子的创造力”为口号的少儿编程培训品牌西瓜创客大幅裁员,小盒科技(“作业盒子”)解散编程团队……以上种种迹象意味着,曾经的资本宠儿在教学实践中吃了苦头。

此外,累计融资额达到10亿的少儿编程独角兽企业编程猫,也因加盟模式受到质疑。2019年,编程猫施行“百城千店”计划,在全国100座城市,设立1000个编程学习中心。为了压缩成本、更好地实现商业收益,编程猫并非以自营方式落地,而是采用加盟模式。

少儿编程企业编程猫官网截图

少儿编程机构的加盟模式,引发了诸多问题和乱象。据媒体报道,加盟商成了编程猫的“地推”,招来的学生最后是帮编程猫线上教育业务导流,而且编程猫对加盟店没有任何培训支持,合同许诺的师资、课程培训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编程猫打法律“擦边球”,并没有做“特许经营备案”,其加盟业务一直属于违规操作。

在某全国连锁编程培训品牌机构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小余称,自己所在公司以成人编程教育培训起家,如今在全国多个城市成立了分公司,业务也拓展至少儿编程领域。她表示,正规少儿编程培训企业十分注重编程老师的能力,招聘时会分三轮甚至四轮的面试、试讲,了解其专业素质。

提醒: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看准两方面

国家高级经济师邵信芳表示,消费者信任问题不唯线下教育机构独有,而是线上线下各类教育培训机构都面临的问题。

在师生安全、健康、受尊重获得保障的前提下,消费者对教育机构的信任主要取决于两方面:教学是否达到预期成效以及预付费能否及时退回,这也是培训机构获得信任的主攻方向。

此外,消费者应理性审慎消费,付费前应及时了解培训机构的软硬件配备和资信状况,以及相关预收费监管政策,不能因盲目从众或贪图优惠而交付大量资金,给自己带来退费、维权等不必要的麻烦。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