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看你骨骼清奇,抽个盲盒试试?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文 赵墨波/图 2019-10-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文 赵墨波/图)10月8日早上7点,郑州一居民楼里,28岁的萧阳(化名)一觉睡到自然醒。揉揉惺忪睡眼,盯了几分钟床头书柜上摆满的一排排手办:Molly、Sonny Angel、毕奇、潘神、Labubu……整个人顿时像“吸了氧”。

  这约两百个“人形玩具”来自两年多来萧阳“入坑”盲盒的收获。总结玩盲盒的意义时,萧阳在“治愈”俩字前又加了个“很”字。

  刚过去的七天长假,他陪女友去了海边,释放这段时间工作带来的焦虑感。思绪偶尔也会飘回郑州东南400公里外的安徽老家,那里寄存着他童年的时光,“铁道旁赤脚追晚霞,玻璃珠铁盒英雄卡……沙堆里有宝藏和塔,长板凳搭起一个家” 。

  迷上盲盒,圈内人叫“入坑”

  1991年,萧阳出生在安徽省临泉县一个普通村庄。

  “糖纸、啤酒瓶盖儿、干脆面人物卡……”,翻检在村小学五年的读书记忆,收集各种小玩意是最有趣的情景,其中啤酒瓶盖儿PK游戏最劲爆。一人用跺平的瓶盖儿用力砸向地面上对方的瓶盖儿,砸翻算赢。

  光阴在瓶盖儿翻来覆去中流走,萧阳的童年也一去不返。他探索世界的好奇心随着年龄增长,愈加巨大。

  2017年9月1日,已经工作三年的萧阳,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便与盲盒产生了交集。

  那天在北京王府井商场熙来攘往的人潮中,牵着女友的手正闲逛的萧阳,目光突然被一排“光屁股娃娃”手办所吸引。“样子看一眼,心都化了”,作为送给二次元控女友的生日礼物,萧阳买下了整盒。

  随后萧阳才知晓,他们买下的手办叫Sonny Angel,它是潮玩盲盒里的热门手办之一。

  首次接触让萧阳有种“挫败感”——自认为潮流玩家的他竟对这种已成风气的潮玩“一无所知”。回到家,他便到网上搜索了解起来。随着潮玩“画像”愈加清晰,痴迷程度便愈甚。

  迷上盲盒,圈内叫“入坑”。为啥?因为接下来他就开始了买买买停不下来的节奏。

  

  萧阳(化名)和他的盲盒玩偶

  “抽盲盒”才是盲盒的“正确打开姿势”

  潮玩公司的丰富形象设计、花样营销以及咸鱼等二手市场的繁荣,促推盲盒热潮一时无二。而最吸引人的还是“抽盲盒”这种形式。

  每个盒内装有一只八九厘米高的手办,盒子外包装印着全部12只的形象,每个售价五六十元,只能随机抽取。除12个常规款外,还有“隐藏款”,但是官方宣称抽中的概率为1/144。

  在二手交易市场,隐藏款一般能卖到四五百元,少数热门的会涨到一两千元。这也是“炒盲盒”成为热潮的原因所在。

  2018年8月24日,萧阳所在公司的一档节目和Molly合作,设计了一款宇航员手办,不外售,作为公司福利。在朋友圈宣传节目,集赞30个可免费领取。

  萧阳感觉像“天上掉馅饼”,马上和女友参与,顺利领到了2个。标价666元/个在网上挂售,没几天就全部卖出了。

  萧阳分析买家心理,“这是限量版,他们肯定会觉得超值,毕竟我自己都有些舍不得出手”。

  为了抽到“热门款”或“隐藏款”,不少老玩家拿起盒子都有两个习惯性的动作——“摇盒”和“捏盒”。凭经年累月养成的手感,他们能大概猜到盒子里的款式。萧阳也曾学人“摇盒”“捏盒”,但他心里明白,这不过是自己 “装腔作势”罢了。

  萧阳说,“抽盲盒”才是盲盒的“正确打开姿势”,这种不确定性,让他“上瘾”。就像《阿甘正传》里说的:“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

  跑五六十公里交换一个娃

  在所有手办里,萧阳最喜欢Molly系列。Molly造型丰富,并且玩家最多,不怕和人找不到共同语言,抽到重复款也很容易交换出去。

  当然,抽到重复款很常见,咋处理?萧阳说,要么和娃友们(同玩手办人的昵称)交换,要么挂二手网站上出售。

  萧阳至今还记得,去年在北京来回跑五六十公里交换一个手办的经历。

  萧阳的这种行为,正印证了露丝·福尔马克(Ruth Formanek)发表在《社会行为与人格》期刊中的论文里的观点,收集东西对建立与他人的联系很有意义,收藏者可以跟其他的同好建立来往。

  “从某种意义上说,盲盒消费的就是我们这群成年人的孤独。”萧阳坦陈,他玩盲盒时,脑子里偶尔会重现小时甩着膀子玩砸啤酒瓶盖儿的场景。

  

2019年10月6日,郑州一家商场里的盲盒专卖店,前来选购的顾客络绎不绝。

  “盲盒一面墙,北京一套房”

  像萧阳一样的“入坑”盲盒的“娃友”,全国还有很多。

  网上有一个段子,一位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男程序员买了一整套盲盒用来求婚,将钻戒放在里面送给女朋友拆。据传,北京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花费70多万购买盲盒,此事虽不可考,但真的是“盲盒一面墙,北京一套房”。

  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在《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里查到,天猫上有近20万消费者每年花费2万余元收集盲盒,购买力最强的一年买盲盒超100万元,其中95后占大多数。

  闲鱼今年7月发布报告称,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盲盒交易已是一个千万级的市场。

  盲盒运营公司官方数据显示,其中30%的消费者年龄在18岁~24岁,25岁~29岁占26%,75%的用户为女性;按职业划分,白领33.2%,学生25.2%;有90%的消费者月收入在8000元~20000元。

  萧阳可能不知道,他这种玩家,也只不过是被经济分析师圈定的被盲盒收割的“韭菜”。

  盲盒消费的是“一群人的孤独”

  “95后~05后是富足的一代,也是孤独而焦虑的一代。目前,全国95后~05后群体共有2.64亿人,占总人口的18.9%。他们是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乐于接受新鲜事物。谁能进入95后的封闭文化圈,谁就能获得他们的信任,从而在娱乐消费、电商导流等多个领域获得巨大的商业前景。” 国金证券研究所消费升级与娱乐研究中心出炉的单身经济专题《人设与陪伴经济学:如何排解95后的孤独和焦虑》中,对当今年轻群体的陪伴经济做出分析。

  排解孤独和焦虑这一点,盲盒无疑做到了。不过,它不用高兴太久,因为一件新生事物从诞生第一天起,终究逃不过被替代的命运。

  上溯盲盒历史,可追溯到遍布日本商场、路边便利店的扭蛋。而扭蛋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80年代传入日本,“野蛮生长”。

  当“炒盲盒最高溢价近40倍”的话题被送上微博热搜,连炒房炒黄金的大妈也跑去抽盲盒时,盲盒已经变得不再仅仅是个盲盒。

  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曾发文透视炒盲盒现象——

  “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传播出去,许多人听到并相信了,就有人愿意花高价买相关产品。但故事总有保质期,对喜新厌旧的人类来说,翻来覆去的老故事哪有新故事动听?就连白骨精骗人,都要分别变做村姑、妇人和老父。

  “从这个角度看,以后的炒作恐怕也不会是曾经出现过的东西:不炒君子兰,可以炒多肉;不炒藏獒,可以炒哈士奇……而盲盒和球鞋也会迎来接替者。”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