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郎平到朱婷,中国女排38年经历了怎样的奋斗?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特约记者 王昊 2019-10-10

河南青年时报讯(特约记者 王昊)10月4日,国际排联公布了最新的世界排名。在世界杯全胜卫冕的中国女排,凭借总分320分升至榜首,时隔一年多后重返世界第一。9月29日,我们为中国女排的十一连胜而欢呼;10月1日,我们与参与国庆阅兵的兵哥哥们一起呐喊“中国女排,天下第一”。花车、彩带、掌声、荣誉,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的中国女排。然而,你可知道中国女排在38年间经历了怎样的曲折与奋斗?

从郎平到朱婷 家国一体锻造女排精神

对目前的中国女排,不少人熟悉朱婷、袁心玥、张常宁、李盈莹、龚翔宇、颜妮、丁霞。但在重温女排故事时,我们有必要再提几个名字:曹慧英、孙晋芳、张蓉芳、郎平、赖亚文……这是上一代人耳熟能详的名字。

缺少专业设备,她们在竹棚搭建的场馆下训练;经费有限,她们买廉价机票出国比赛,住学生宿舍。即便这样,每次出国比赛,只要飞行时间稍微长一点并且条件允许,主教练袁伟民就让大家到机舱后面练深蹲……

38年过去,如今郎平已成为老一辈女排的代言人,而朱婷则是新生代女排的领军人,从郎平到朱婷,她们有着怎样共同的精神动力?

郎平出生于1960年,当时正值新中国三年困难时期,那几年出生的人长成大个子的并不多。郎平自小身体虚弱,但父母唯一能给她补充的营养,是省吃俭用熬的小米粥。

后来郎平进入体校训练,免不了要吃苦、受伤。母亲常鼓励她:“平平,吃点苦算什么,你既然喜欢打排球,就不能半途而废……”

出身普通人家,郎平的前程全靠自己打拼。能够进入体校为国争光,是很多人羡慕的出路。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正在酝酿之中,百废待兴,人们的建设热情需要一根导火索来引爆。

1981年,中国女排首夺世界杯冠军。

1982年,中国女排首夺世锦赛冠军。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中国女排再夺冠军。

“三连冠”的佳绩让中国沸腾了!

4000多名北大学子拥出宿舍,有人甚至点燃了自己的被子当做火把,绕未名湖游行欢呼,喊出了“团结奋斗,振兴中华”的口号。

人民日报开辟了“学女排,见行动”专栏。工厂的女工看了,每天早到晚走,班组产量天天超额完成;煤矿工人看了,自觉加班,日日超产……

然后“三连冠”并不是结束,紧接着在1985年的世界杯和1986年的世锦赛上中国女排再夺冠军,完成了“五连冠”霸业。

弹指一挥间,1994年,朱婷出生那年,郎平已经退役8年。中国女排在当年世锦赛上排名第八。

这时,距离朱婷正式入选由郎平执教的中国女排还有19年的漫长等待。

朱婷的父亲朱安亮,在省级贫困县郸城县种地。家里孩子多,幸好他还有修理的手艺,农闲时靠给村里人修机动车养活一大家人。

2007年春节过后,朱安亮无奈地对正读初一的朱婷说:“你姐的成绩比你好,你别上学了,跟你姨妈去广州打工吧。”

就在女排要失去一位“30年才能出一个的排球天才”(郎平语)时,朱婷的班主任劝老朱:朱婷不到13岁个子就蹿过了一米七,我看适合搞体育,不如去体校。

“朱婷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排球苗子,这孩子我们要了!”朱安亮用农用车拉着朱婷来到市体校,教练的话让老朱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借遍了亲戚凑足1万元学费把闺女送进了体校。

朱婷不知道的是,不论是爸爸腰部骨折,还是妈妈濒临失明,朱安亮都瞒着她。

朱婷有次因为情绪波动逃训回家,发现家里已经欠下十几万元的外债……那天,朱婷一下子长大了。第二天一早就离家返校,她要为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放开一拼!

一个“拼”字,郎平和朱婷何其相像!

从低谷重回巅峰 王者归来已是更上层楼

2019年9月29日,中国队主教练郎平(右)和球员朱婷在颁奖仪式后合影

38年过去了,在完成女排世界杯十一连胜后,此前一直冷静严肃的郎平落泪了。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郎平回答问题到一半的时候感慨:“其实挺难的……”随后,就说不下去了。

1986年,郎平退役。1987年到2002年,中国女排有15年时间与世界冠军无缘。

很多人都知道郎平叫“铁榔头”,但可能不知道“铁榔头”的身体状况:郎平早就摘除了全部的髌骨,前后做了7次软骨移植手术,骨头没了缓冲组织,一跑动就是骨头撞骨头,出水、积液、疼痛;训练中拦网时,她的两根手骨打断了,此后手就伸不直;这么多年来,她还一直有很严重的腰伤……

郎平后来执教国外大学球队,有人说她是“金钱的奴隶”,但多少年后才有人说,她需要挣自己的手术费。

1998年,郎平率中国女排获得亚运会冠军后卸任。郎平自传的联合作者陆星儿找到郎平的一张工资条,上面显示,1998年4月,郎平的职务工资加上所有的补贴、津贴,扣掉税款后到手974元。

中国女排因伤退役的不止郎平一个,几乎全部队员都是伤痕累累。这一切缘于日本人大松博文。

这位在日本以“魔鬼训练”打造出“东洋魔女”日本女排的著名教练,把他的训练方法带到中国后,中国女排正是凭借更刻苦的训练才战胜了日本队冲出亚洲。

此后,高强度的训练一直是中国女排的制胜法宝之一。

2008年之后,中国女排伤病严重,队员青黄不接,在2010年世锦赛上仅拿到了第十名的成绩。

为此,中国女排一直在寻找能够带领球队走出低谷的教练。

2013年4月25日,郎平再次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

此前,她曾多次表态,因为年龄和身体原因,她不会执教国家队。但是,老女排队员陈招娣离世的消息触动了郎平——老队友离世前还在看她们比赛。她觉得,不能再坐视中国女排成绩继续下滑。

2019年女排世界杯,中国女排16名队员全部出场——兵强马壮无伤病,这是教练的功劳,也是中国女排转型升级的成果。队员的健康是十一连胜的基础。

而在不久前,郎平还因为带主力队员出海游玩而被有的球迷骂。

实际上,部分球迷没有看懂的是,郎平已经带领女排走上了新的道路:在保证队员健康的大前提下训练队伍,张弛有度地进行科学训练。

这是郎平当年遍走世界、执教于各大女排劲旅的宝贵经验。在美国、意大利、土耳其等国的执教经历,带给她更科学的训练方式、更丰富的执教经验、更国际化的视野、更开放的心态。

对手在变,中国女排也在变,更健康,也更有战斗力。

朱婷、袁心玥、张常宁都可以打到2024年而不用早早退役。就算2020年奥运会后郎平离开主教练位置,中国女排的实力仍然可保世界前三。

老女排“五连冠”团体刚当选新中国“最美奋斗者”,新女排就用第十一个冠军再铸辉煌,为共和国生日献礼。

朱婷说:“中国女排走下领奖台,就一切从零开始。”郎平则在展望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说,球队正在不断地成熟起来,同时,球队从个体到集体还有很多不足,要在明年的训练当中争取能够解决更多的问题,有更大的进步。

女排的每一次胜利,带给青年人的,不应只是胜利带来的快感,更应有成功的思考。

郎平说:“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知道不会赢,也竭尽全力。是你一路虽走得摇摇晃晃,但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依旧眼中坚定。只要你打不死我,我就和你咬到底。希望女排的经历给国人带来正能量。”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