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严垃圾分类”运行4个多月,郑州有何借鉴?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2019-11-1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文图)11月6日上午,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了《郑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该办法自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违反者将受到罚款。

  早在6月初,习近平总书记对垃圾分类工作就作出重要指示,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全社会人人动手,一起来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一起来为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作贡献。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普遍实行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制度。

  今年7月1日起,上海市开始实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率先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的框架。

  上海开展垃圾分类已过四个多月,分类情况和成效如何?对郑州有何借鉴之处?河南青年时报记者走进上海,随机走访不同地方的人群。

  垃圾箱房管理员老王:

  人在门才开,肩上的担子不轻松

  晚上10点左右,杨浦区政通路311弄小区,大多数人即将入睡,老王再次下楼巡视设在小区的垃圾箱房。看到有刚下班的人将垃圾袋放在垃圾箱房前,老王会再次打开垃圾箱房,将袋子解开检查,甚至会重新分一下类,放进垃圾箱内,有时候是他老伴来完成这项工作。如此,他一天的垃圾箱房管理工作才结束。

  两年前,老王跟老伴从老家到上海,成为杨浦区政通路311弄小区的物业人员,平时负责水电维护。今年7月,垃圾分类后,他同时负责小区的垃圾箱房,此前,他在老家并未见过垃圾分类。

  政通路311弄小区是个老旧小区,面积不大,一千多户居民,但因为有租户租房,人们倒垃圾的时间并不集中。除了门口的保安大爷外,老王和老伴经常是小区里回家最晚的。

  做垃圾箱房管理员,一个月额外有2000多元的补贴,还不耽误小区的水电维护和楼道清洁工作,在他看来,是个轻松的活,“那是做梦都想找这个活的”。但话说回来,如果居民配合不好的话,他肩上的担子就大了。

  干垃圾怎么分?湿垃圾都包含什么?作为垃圾箱房的管理员,他们自己首先要弄明白,其次才能给居民做好分类指导。

  按照垃圾分类投放规定,政通路311弄小区投放时间为上午7点到9点,下午6点到8点。为了引导居民合理分类投放,垃圾箱房墙上贴着一则告示,提醒院内居民定时定点投放,并让居民相互转告,自觉遵守。

  中午12点左右,还没到投放时间,垃圾箱房门没开,已经不断有人拎着垃圾袋出来,趁着出门,将垃圾袋放在分类点的地上,这增加了老王的工作量。

  到了投放时间,老王要穿上统一的工作服,站在垃圾箱房里耐心指导居民投放垃圾,并做好台账工作。

  “有大小便都不能去。”老王开玩笑地说,干这活责任心要强,投放时间内,半分钟都不能脱岗,脱岗一分钟罚100元。不仅如此,别人分类错了,老王要及时纠正。碰上居委会、街道等检查人员,分得不好,老王会被罚款,“不罚我罚谁”。这意味着这项工作的责任,更多是被下放到管理员身上。

  老王还准备了长钳,主要用在湿垃圾上,如果有人没破袋就扔进湿垃圾桶,他就用长钳将其夹出来。

  有时,碰到把垃圾混合太多的人,老王也会发牢骚,所以只要自己不在场,他就会锁上垃圾箱房门。

  小区:

  院内贴五次告知书,还未完全执行“定时定点”

  和政通路311弄小区一样,7月1日之后,很多小区的垃圾储存点经过一番装修,被当作垃圾箱房,并按照标识要求,在垃圾桶上贴上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有害垃圾标签。

  8月7日,据中新网报道,《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以来,上海市已完成1.7万个分类投放点改造和4万余个道路废物箱标识的更新。

  上海市民分得清干、湿垃圾吗?有哪些措施更容易让人识别干、湿垃圾?

  在静安区陕西北路上,沿路小区门前多了一些标识牌,蓝色的牌子上标注着几行大字,非常醒目,“垃圾定时定点投放,时间上午7点到9点,下午6点到8点,非投放时间内禁止倾倒垃圾”。

  标配的还有一则垃圾分类告居民书,“目前,小区已开展垃圾分类减量工作,请居民们积极参与垃圾分类,并在指定时间段内至小区分类投放点进行投放,自觉将垃圾分类好,投放到指定标识桶内”。

  这样的告知书,在陕西北路832弄小区的垃圾箱房附近,出现了5次。在垃圾箱房旁,还贴有垃圾分类投放指南、垃圾箱房信息公示牌、回收服务网点等各种指南。

  因为湿垃圾的投放必须破袋,难免会弄脏手,沾上味儿,所以这个垃圾箱房的不远处配有一个洗手池,其他小区怎么处理呢?

  11月10日,上海市绿化市容局总工程师朱心军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高手在民间,“破袋以后,便于志愿者识别垃圾是不是正确分类了。垃圾袋作为干垃圾处置。很多小区在边上配了一个洗手池。在这个过程中也有群众发明了‘破袋神器’,各种各样的,全都是群众的个人智慧,每个小区都不一样”。

  此外,仍有一些老旧小区没有设置垃圾箱房。静安区垃圾分类管理员程先生称,陕西北路835弄小区没有垃圾箱房,根据盲点位置,就近设置了一个收集点,早晚分别有专人收集垃圾,服务于民,超过时间,垃圾箱就要撤离回垃圾箱房,“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

  即便这样,还是有人分不清垃圾分类,无法做到准确投放。投放时间内,如果看管人员不在,居民可能会扔乱,会有巡视人员和志愿者巡查。“扔错了,我们再纠正一下。”程先生表示,刚开始会有一个过程,时间长了,大家就知道怎么扔了。但他称,直接将袋子放在垃圾箱房前,并未投进箱子里,严格来说是不符合规定的,居民应该事先分好,投放时再分类投放。

  11月9日上午10点多,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在陕西北路832弄小区门前蹲守半个小时,其间至少有两名居民来扔垃圾,知情人表示,严格地说,垃圾箱房这个时间是要关闭的,有开放的时间规定,但目前他们还没有完全执行。

  居民:

  吃饭时都要注意垃圾分类

  上海“最严条例”垃圾分类规定实施已四个月,静安区陕西北路835弄小区值班室的李芳(化名)认为,相比之前,小区的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和小区其他居民一样,她也习惯了垃圾分类,虽然她所在的小区没有投放点,但附近有两个投放点,一个是对面的陕西北路932弄小区里,一个是南边百米左右的陕西北路815弄门口。

  没实行垃圾分类时,小区内没有垃圾箱,垃圾都是乱放,不仅增加了管理成本,夏天散发的味道不好闻,也很难看,影响院内环境。

  “(垃圾分类)肯定是麻烦,一开始都感觉像是个任务。”李芳称,但这确实能让小区变得更好。

  垃圾分类刚开始时,垃圾收取点都有志愿者站在一旁,指导居民分类垃圾。“现在不严了,刚开始时候真严。”李芳有所担忧,有的人还是分不明白,并且过去了那么长时间,很少能再看到志愿者。

  家住普陀区的赵明(化名)也认为,分好垃圾有点困难,“垃圾分类,不是一天就能习惯的。”他告诉河南青年时报记者,现在吃饭的时候都需要特别注意垃圾先分好,扔垃圾也很不方便,每天规定时间段内才能扔垃圾,其他时间扔不了,只能存着。

  “夏天味道大得不得了。”湿垃圾比以前产生的味道重多了,夏天很明显,即便是盖上盖子也会有味道,所以有的地方很难设置投放点。

  “不是今天说做,明天就能搞定的。”赵先生说。

  垃圾处理厂:

  前端垃圾分类做得好,末端处理更便利、安全

  垃圾分类之后,去哪儿了?

  11月9日,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上海市浦东新区的黎明资源再利用有限公司,这里负责处理上海市浦东新区的干、湿垃圾。

  负责人陈经理介绍,5年前,这里曾是垃圾堆场,在上海市和浦东新区城市总体规划的指导下,2014年6月,黎明垃圾焚烧厂正式运行。

  “干垃圾日处理量2000吨。”陈经理介绍,干垃圾可以用来发电。垃圾车进入园区后,先用地磅称重,通过栈桥进入卸料大厅,将垃圾倾倒进垃圾坑,之后用垃圾吊抓斗将经过发酵的垃圾导入料斗。

  四台料斗里有焚烧炉进行焚烧,焚烧产生蒸汽,经过汽轮发电机进行发电。

  湿垃圾也能发电。湿垃圾分拣去除塑料袋等杂质后,经过粉碎、提油等步骤,通过厌氧发酵产生沼气,用于发电。1吨湿垃圾能产生80立方米左右的沼气,可以发电150度左右。由于味道重,进入卸料大厅的湿垃圾,都是密封式处理,每天大概能处理300吨。

  该厂从2017年开始处理湿垃圾,当时,进厂的湿垃圾掺杂质较多,质量相对不高,2019年垃圾分类政策实施后,进厂湿垃圾质量明显提升。

  陈经理坦言,在实际操作中,如果垃圾掺杂的杂质较多,机器的处理效率就提不上去,因此,前端垃圾分类做得好,末端处理就更加便利、更加安全。

  为了保证垃圾处理效率,厂区将湿垃圾分为A、B、C、D、E五大类,“达不到C级就不收。”陈经理介绍,这样是为了便于末端处理。

  专家 :

  把垃圾分类当作社区治理来做,因地制宜

  从试点到立法执行,上海在不断推进垃圾分类。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认为,“上海模式”有其特点。首先是立法先行,通过法律将居民、企业、政府等相关方面的责任清晰地界定下来,不单是对居民有处罚,对企业、政府都有约束。其次,领导也比较重视,充分调动各个部门的积极性,形成合力,而不单单是一个环卫部门。

  定时定点投放可以提高分类的参与率和准确性,对监督考核,提供了很多方便,刘建国认为这是“上海模式”具体操作层面上的最大创新。

  当然,“上海模式”也有一些不足,居民只有在固定时间段内前往投放点位才能投放垃圾,时间上不自由。刘建国认为,这需要与居民协商,不一定是7点到9点,“有的也做了调整,时间也灵活了”。

  在分类的方法上,刘建国介绍,不用太刻板,比如有些干垃圾和湿垃圾,没有必要纠缠在细枝末节上,人为增加分类难度,“也就100多天,有一个磨合的过程”。

  上海市绿化市容局总工程师朱心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硬性约束和人性服务之间找到平衡,考验的是社区基层治理能力。“定时定点这个方向要坚持不变,也要因地制宜。后来在指导意见里面明确,增加误时投放点。后来又发现一个问题,误时投放点变成了一个乱扔的地方。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又提出工作要求,对于误时投放点也要加强管理。”

  上海模式对郑州有何借鉴之处?

  刘建国认为,最先借鉴之处就是立法,其次需要领导充分重视,把各个部门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

  此外,还要发挥社区优势,开展宣传教育,让大家主动参与进来,不能盲目地交给第三方公司,让它完全承担政府的职责。“在社区里,把它作为一个社区治理的工作来做。”

  想要做好垃圾分类还要因地制宜,在他看来,要根据当地政府资金实力量力而行,毕竟其他地方无法与上海的经济实力相比。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