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人牺牲在这块稻田里 乡亲们从此不在这里种庄稼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通讯员 聂建武/文 赵墨波/图 2019-12-12

  编者按

  今年9月16日至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调研时强调,鄂豫皖苏区根据地是我们党的重要建党基地,焦裕禄精神、红旗渠精神、大别山精神等都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

  “要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根据地的故事、英雄和烈士的故事,加强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

  11月28日至29日,中共河南省第十届委员会第十次全体(扩大)会议召开,提出大力宣传弘扬焦裕禄精神、红旗渠精神、愚公移山精神、大别山精神,发挥革命博物馆、纪念馆、党史馆、烈士陵园等“红色基因库”作用,实施党性教育提升计划。

  大别山精神同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一脉相承。

  “坚守信念、胸怀全局、团结奋进、勇当前锋。”中共河南省委总结出大别山精神的内涵。

  为贯彻河南省委提出的“摸清红色家底、用好红色资源、讲好红色故事”要求,河南青年时报推出系列报道“巍巍大别山”,本期推出首篇“足迹”。

“红田”旁的纪念碑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 通讯员 聂建武/文 赵墨波/图)12月9日中午,豫南大别山脚下。

  “大雪”节气后,冬阳普照。新县箭厂河乡箭厂河村东南坡地,48岁的吴保持骑车经过“红田”时,再次习惯性地望了一眼“红田”旁的纪念碑。

  碑下约30平方米的田地,覆草如毯,蓄力迎春,“红田”黄泥下,300多位革命烈士的英魂已沉睡92年。

  这里是“红田惨案”的纪念地,这里映照着大别山精神的赤色初心。

  巍巍大别山,纵横八百里,横卧鄂豫皖,呈大“V”形分长江淮河之水,山南花灿时,山北雪正白。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200多万英雄儿女在大别山区浴血斗争,近百万人献出生命。

  吴焕先亲侄孙吴保持:

  我家就在“红田”边

  吴保持的家就在箭厂河乡箭厂河村,距“红田”北约300米。

  箭厂河乡扼守将军县新县南大门,南接湖北红安,自然特点“八山一水一分田”。这里是鄂豫皖苏区革命的策源地和发祥地,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同时也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吴焕先烈士的故乡。

  吴焕先参与创建鄂豫皖苏区和红二十五军。1935年在甘肃泾川四坡村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8岁。2009年9月10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吴焕先就是我的三爷爷,我爷爷吴书先排行老四,他们总共弟兄五个。”12月9日中午,站在“红田”边上,吴保持手指“红田”纪念碑讲述往事。

  “红田”位处箭厂河村东南角坡地,2011年,新县县委、县政府将这里建成红色教育基地,并竖立纪念碑,碑文记载:

  “1927年冬,轰轰烈烈的‘黄麻起义’使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他们匆忙调兵向我反攻,当起义军转走以后,国民党纠集地主清乡团乘机进犯箭厂河地区,大肆搜捕、杀害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不少优秀共产党员如毛国兴、程儒香、程怀天等都在这个时期牺牲。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有300多名共产党员、革命战士、进步群众在这块田里惨遭杀害。烈士的鲜血染红了这块土地,也诞生了一个凝重的名字——红田。”

  

  关于这段历史,在《鄂豫皖根据地首府 新县革命史》(中共河南省委党史资料征集编纂委员会 河南人民出版社)一书中第55页也有记载:“在吴氏祠堂南头的黄泥田头,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先后有三百多人被屠杀。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临刑时宁死不屈,慷慨就义。黄泥田是仇恨田,是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地,是敌人制造骇人听闻的‘红田惨案’的罪证。”

  “我们当地人说,随便从‘红田’里抓一把土,就能捏出鲜血来!”吴保持说这句话时,表情凝重。

  他真正了解“红田”故事,是从8岁开始的。

  在学校宣讲“红田惨案”

  吴书先嗓子都哑了

  吴保持一直记得爷爷吴书先宣讲“红田”故事的情景。

  那是1978年春,61岁的吴书先从北京开完会回到箭厂河家中。

  “爷爷一回到家,就开始在箭厂河乡各个中小学挨个儿宣讲‘红田’的故事。”吴保持说,他作为家中长孙,被爷爷扯着手,每场宣讲都带在身边。彼时,吴保持8岁。

  “爷爷每次宣讲,一讲到烈士们被杀害的细节,总是泪流满面,声音几度哽住。”吴保持说,当时听讲的师生“非常静”。爷爷每天讲完回到家,嗓子都哑了。但休息一晚后,第二天又会准时出现在另一个学校课堂上。

  吴保持说,那时的共产党不强大,跟着共产党就可能丢性命,可为啥老百姓还要选择跟着共产党走呢?是因为只有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打土豪,才能分到田地,才能活命,而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

  “爷爷非常重视对我们的教育,在给我们弟兄四个起名字时,专门从‘持久和平’四字中各取了一个字。”吴保持回忆说,可惜,他的爷爷吴书先罹患肺病,在宣讲“红田”故事的第二年就去世了。

  “在那个年代,我们吴氏‘先’字辈男丁,为革命基本上快牺牲完了。”吴保持的堂兄、53岁的吴应明说。

  吴保持家中至今还保留一张1957年国家发给他们的纪念吴焕先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革命烈士母亲忍痛给儿子喂毒药

  吴保持说,人们讲“红田”,总少不了革命烈士程儒香。

  在“红田”教育基地,距“红田”数米远,是以革命烈士程儒香为主题的塑像。

  程儒香也是箭厂河乡人,1898年生,从小给地主放牛。1927年,由吴焕先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担任箭厂河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并参加了黄麻起义。1928年牺牲时年仅30岁。

  新县县城城南的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里,有专门资料介绍程儒香的牺牲细节:“1928年初,程儒香不幸被捕,面对敌人的威胁利诱,他骂道:‘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叫老子交出共产党和自卫队,瞎了你的狗眼!’敌人对他施用十余种酷刑,并在雪天里,脱光他的上衣,将他的四肢钉在吴氏祠堂外墙上,他从昏迷中苏醒后仍然大骂国民党反动派,敌人割掉他的左耳,割下他的上眼皮,又割掉了他的舌头,后被钉死在印墩岗的一棵木梓树上。”

  

  雕塑中给程儒香烈士喂水的老太太是谁?

  “那是程儒香的老母亲,看到儿子被挖眼、割耳、悬钉四肢,生不如死,老母亲不想再让儿子受罪了,就悄悄给他喂了毒药。”吴保持唏嘘着说道。

  这个细节得到了新县文物局退休干部方应旺的证实。63岁的方应旺研究新县革命文物30多年,老家也在箭厂河乡,他说,这个细节乡亲们都知道。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每年清明节,新县就组织中小学生祭扫‘红田’。”方应旺说,在新县,和红田惨案、程儒香齐名的,还有一位刘胡兰式的革命烈士肖国清,她牺牲时,年仅16岁,牺牲时间比刘胡兰更早。

  新县“刘胡兰”肖国清 16岁被活埋

  在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也能找到肖国清烈士的文图资料,其中文字介绍:

  “肖国清(1917-1933),河南新县箭厂河乡(原属湖北黄安县)人,1926年10月,参加童子团。1930年1月,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任乡苏维埃团支部委员和宣传队长。1932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家乡建立党小组。1933年4月,担任黄安县紫云区一乡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兼团委书记。同年9月不幸被捕。敌人威逼她供出党组织,对她严刑拷打,用压杠压、火香烧、火钳烙,拔完了她的头发,剥光头皮,但她宁死不屈。后被活埋于箭厂河王边西侧山洼里,时年16岁。”

  

  据历史资料记载,肖国清牺牲14年后,即1947年1月12日,在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15岁的刘胡兰被反动村长石佩怀杀害。

  “红田”只是新县365处红色旧址之一

  “在新县,像‘红田惨案旧址’这样的红色旧址,数以百计。”方应旺说。

  方应旺介绍,“红田惨案旧址”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目前在新县,共有365处革命旧址、遗址和纪念地,107处文物保护单位(革命文物旧址86处),其中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5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4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78处。

  在红色旧址中,有5处革命旧址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教育示范基地,20多处被大别山干部学院开发为现场教学点。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的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新集(今新县县城)是鄂豫皖苏区首府。这里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三支主力红军。这里共走出了349位开国将帅,留下了董必武、徐向前、刘伯承、邓小平、李先念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战斗足迹。

  

  “烈士回眸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商丘市一高百名党员干部参加完大别山红色主题教育活动后,写下这样的感悟。

  后记

  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安徽考察,第一站就来到位于大别山区的金寨县。在金寨,总书记深情地说,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

  据统计,从黄麻起义到新中国建立22年间,大别山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先后有200多万人参军参战,近百万人英勇牺牲,以鲜血和生命赢得了“红旗不倒”的崇高荣誉。湖北红安县有10万多人壮烈牺牲,当时不足10万人的河南新县,就有5.5万优秀儿女献出了生命。

  村村有烈士、户户有红军,山山埋忠骨、岭岭皆丰碑。大别山的红土地孕育了革命的火种。“‘红田’惨案前,这块地是稻田,自从300多人牺牲在这里后,乡亲们再没种过庄稼。啥时候路过这里了,我们都会放慢脚步,多望两眼。”2019年12月9日,新县箭厂河乡箭厂河村“红田”边,吴保持说。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