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军良寻子十五年,人贩“梅姨”踪迹仍是谜团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文 赵墨波/图 2019-11-28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文 赵墨波/图)11月21日,山东济南,一间毛坯结构出租屋内,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板凳上,每隔几分钟就会接一个电话,然后,一遍遍解释网上广为传播的“梅姨”黑白画像不是他伪造的,是画像专家林宇辉应警方之邀画的,“梅姨”彩色画像是林宇辉找人合成的,他没有授权任何平台发布。

2005年1月4日,广州增城,也是一间出租屋内,他未满周岁的儿子大白天被邻居抢走,然后被一个叫做“梅姨”的女人贩卖。之后,是一年又一年地寻找儿子,如今已快15年。

男子叫申军良,籍贯河南周口,这几天正在准备针对部分落网人贩子二审的开庭资料。

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信息,说网传的增城拐卖儿童案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不是官方公布信息, “梅姨”的身份与长相均未查实,警方仍在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警方公告发布后,申军良的来电一时间应接不暇。

未满周岁儿子大白天被抢 抢人者为刚退房邻居

距离11月18日,申军良已从广州回济南3天了,相对于前些天媒体狂轰滥炸的采访,他此刻平静了很多。家里暖气没缴费,他想抠下来一分一毛的钱用来找儿子。

2009年,申军良卖掉老家河南周口的住房,搬到济南,一住就是11年。当时600元的房租至今没给涨过,申军良说“房东心好,知道我家的情况”。

济南的出租屋是毛坯结构,除了桌椅,再无任何家具装饰。

老舍在《济南的冬天》一文说“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但此刻的济南,刺骨的冷风穿过窗户缝隙,吹进这间出租屋。 如同窗外的冷风,儿子申聪被抢走后,申军良的心就没再暖和过。将近15年,他总是一个人拉着箱子,带着厚厚一沓寻人启事,走在济南和广州两个城市的路上。

申军良记得很清楚,当年他带着妻儿从周口老家来到广东省增城市,住在出租屋内,白天申军良上班,妻子在家带孩子,晚上一家人团聚。出租屋有卧室和厨房,楼下就是派出所。

2005年1月4日,那天距申聪的1岁生日还有10多天。

上午10点40分,他接到了妻子的一通电话,电话那头的妻子语无伦次,哭着说孩子被人抢走了。

申聪

申军良赶回家,家里只剩哭泣的妻子。妻子说,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正在厨房做饭,儿子在房间里睡觉。

突然,两个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个抱住她,往她脸上喷洒不明液体,并用胶带绑住她的手,另一个人抱起熟睡的申聪就往外跑。

当她终于挣开胶带,恢复意识时,已经过去了5分钟,整栋楼里哪里还找得见歹徒和儿子的影子?

申军良的妻子挣扎着报了警。抢人者是他们的邻居,对方数日前刚退房。

卖房悬赏10万寻子 他从公司管理层跌落街头

儿子被抢走后,妻子不停地哭,申军良进入出租屋拿走贵重物品,剩下的东西没再动,也没再踏进那间出租屋一步。“不敢走那里,一走到那儿,满脑子就是申聪,那房子,一天我们都没再住过。”

此后的一段时间,申军良天天出去找申聪,妻子被安置在同事家住下,原先开朗活泼的妻子变得寡言沉默,常常一个人坐在床边,低头不语。

差十几天就满一周岁的孩子被抢,这件事成了家人的心结。当时,申军良已做到公司管理岗位,月薪拿到6000多元。此后十几年,一直没回公司。

为筹经费,申军良卖掉老家周口的房子,90多平方米,只卖了10多万元。他还卖掉了家里“一切能卖的东西”,然后打出“悬赏20万,寻找爱子申聪”的传单,后因经济压力又改成悬赏10万元。如今,他已欠下50多万元的债务。

人贩落网 儿子却依然无消息

2005年1月到2009年初,申军良都在广东寻子。他说,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根本扛不到现在。

2016年3月5日,申军良收到一条短信:“抢你儿子的人贩子已落网。”

申军良浑身颤抖,靠着桌子蹲下身来,急忙回复短信:“我儿子呢?找到了吗?”对方劝其不要太着急,找到后马上告知。

申军良赶紧告诉正在做饭的妹妹:“申聪快回来了。”

“啊?谁说的?”妹妹跑到申军良身旁,眼泪直淌。

“(人贩子)他早就该死。”得知抢申聪的人落网后,妻子于女士第一次做出这么大的反应。

接下来,申军良想着给申聪买些礼物,妹妹买来书包、秋衣、秋裤、内衣、袜子等。

说到这些,申军良一直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一家人还想着怎么去接申聪,“坐飞机吧,太贵,转来转去,又不方便;坐火车太慢,孩子又受罪。”跟老家的父亲商量后,申军良打算借一辆车去接。

申军良那些天时刻盯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接个电话,也是简单说两句就挂,生怕错过跟儿子有关的来电”。此外,他还买来五箱白酒、三条烟,打算感谢警方,甚至还向别人打听怎么做锦旗。

借来的车,先做保养,然后加满油,“加油时,给人家说再加一点再加一点,直到油都快溢出来了”。

一天过去,又一天过去,一周多后仍无音信,按捺不住的申军良去了广州。

家人以为申军良很快就会把申聪带回来,可是希望落了空——申军良在增城找申聪,一直找到2017年6月。

赶到“梅姨”住过的村子 见人就塞传单

申军良寻子传单,申军良供图

申军良说,有段时间,增城不让贴小广告,一贴就有人赶。“那段时间,清洁工可讨厌我了。”

早上清洁工铲掉寻人启事,晚上申军良再贴上,“胶水一买就是几十桶”,他想让下夜班的人和早起的人看到寻子启事。其间,申军良每天最少要走十几公里路,发了十几万份寻人启事,饿了就蹲在路边啃方便面。

2017年6月,申军良获悉,申聪在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被一个名叫“梅姨”的人卖掉,此前,他从未听说过“梅姨”这个人。

2017年6月19日,广东省公安厅网络问政平台平安南粤发布文章《她绰号“梅姨”,涉嫌多起拐卖案!看到请立即报警!》。该文称,警方根据嫌疑人供述,画出嫌疑人“梅姨”画像。经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调查,嫌疑人绰号“梅姨”,真实姓名不详,65岁左右,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不排除其就是该地区人),该嫌疑人可能涉及多起拐卖案件。

至此,申军良重新印传单,紫金县的每一个乡镇,每一所中小学、职业学校,他都走过,但仍然一无所获。

2017年11月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梅姨”合伙人张某平开庭现场交代,“梅姨”在紫金县曾和一位老汉在一起一段时间。

申军良找到了这个60多岁的老汉,他刚从工地回来,抽着烟,半躺在沙发上。

“叔叔,你看这个照片像不像?”申军良拿出“梅姨”画像。老头看后说不咋像,脸形不太像。

为找到“梅姨”,申军良还专门来到她曾生活过的村子黄砂村,拿着画像见人就打听。但村里的人都不理他,申军良在村里贴满了寻人启事,见人就塞一张,声称找到人就给钱。

外出寻子多年 只想给自己和白发父母一个交代

电影《失孤》的人物原型郭刚堂,每天骑着摩托车寻子,天南海北,风吹日晒,走了40多万公里,依然没能找到儿子。有人劝他放弃,他回答:“只有在路上,才能感觉活着的意义。”

申军良也一样。他说,他还想给70多岁的父母一个交代,不想让两位白发老人留遗憾。

今年11月19日,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接了一天电话,还漏接了一百多个电话,微信信息还有很多没有回复。

这次回来,申军良一方面准备再次开庭的资料,另一方面就是筹钱。他经常为钱发愁,该卖的都卖了,该借的都借了。申军良70多岁的父亲靠着打零工,贴补申军良,像是计划好的一样,每次都是1000元。接过钱的申军良感觉到沉重,“我知道这钱是一分一毫攒起来的”。

2017年之后,他感觉亏欠家里的太多,冰箱和几个凳子是买的,剩下的家具要么是从楼下捡来的,要么是别的租客留下的。

申聪的两个弟弟出生时,长期在外的申军良未能陪在妻子身旁。如今,俩孩子一个14岁,上六年级,一个16岁,上初中。关于这俩孩子,有两件事,申军良印象很深。

有一次,他从外地回到济南时,天都黑了。到了出租屋,发现跟着他来济南上学的俩孩子还没回来。他赶紧跑下楼,在大门口看见两个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走来,他一下子就不行了。俩孩子反而安慰他:“没事,经常走着回来。”

另一件事是在2018年年底。快过年了,天气特冷,父母回了周口老家。他从广东回到济南,身上也没多少钱。除夕前,他在楼下买了一棵白菜、一点肉。大年初一,给身边俩孩子做了水饺,他只喝了点饺子汤。

今年2月14日,大年初十,申军良给被抢儿子申聪手写了一封信:“申聪,现在已经是第15个春节我们没有一起过……你在哪里?”

申军良写给儿子申聪的信

今年10月28日凌晨1点多,申军良发了一个朋友圈:又是一个习以为常的失眠夜,将近15年的煎熬,倾尽了整个大家庭的所有,该到头了吧?

申军良希望买家能站出来主动联系他,“我现在并不是一定要孩子回来,我找了15年,只想知道孩子在哪儿,过得好不好”。

这么多年,申军良一直在找申聪,没有经济来源,时常为经济发愁,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上学,家庭情况很困难。如果你想要帮助他们,请联系申军良,电话是13256163988。

声音

申军良:

“有人说画像是我伪造的,这是对我的侮辱”

“梅姨”画像被官方辟谣后,申军良的电话多了起来。彩色画像怎么来的?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11月21日,申军良介绍,自己2017年就开始找“梅姨”了,“我寻子十几年,走访了大量相关人员。现在质疑‘梅姨’这个人不存在,是对该案的不负责任。有人说画像是我伪造的,更是对我的侮辱”。

对于新出现的彩色画像,申军良解释,11月9日中午12点,画像专家林宇辉突然给他发了一个信息,他找人合成了一个彩色画像,更加逼真,便于辨认。

申军良表示,警方并没有让林宇辉做彩色画像,而林宇辉也没有把彩色画像交给警方,只交给了自己,自己通过个人微信朋友圈发送出去。申军良称,自己没有授权任何平台发布彩色画像。

申军良觉得,如果警方觉得不像,应该公布一个像的出来。

广东警方:

增城有关部门曾陪同林宇辉绘“梅姨”画像

11月19日,广东警方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应被拐儿童家属多次要求,2019年3月,广州增城有关部门派人陪同林宇辉找与“梅姨”同居的老汉对“梅姨”画像。

3月5日,林宇辉的微信朋友圈发表“申聪拐卖案主犯‘梅姨’画像中”,定位显示为广州。几张图片显示林宇辉在桌上画像,还拿出画像给一位老人看,穿有警察制服的男子站在一旁。

广东警方表示,经相关涉案被告人张某平辨认,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张画像差异较大。

林宇辉:

“梅姨”画像如何画出?

“梅姨”仍未归案,她的第二幅画像如何画出?

申军良透露,“梅姨”第二张黑白画像的绘制者是林宇辉,林宇辉也是章莹颖案嫌犯克里斯滕森画像的作者。

11月24日,林宇辉向河南青年时报记者介绍,3月份,应广东增城警方之邀,赴紫金县找到一位曾与“梅姨”长期同居的老汉,“老汉从相貌、特征、身高,给我描述了他所熟悉的‘梅姨’。一米五多的身高,体态较胖,脸比较大、比较胖,有点三角眼,鼻孔外翻……”

根据上述特征,经过4小时左右的绘制,林宇辉完成了“梅姨”的第二张黑白画像。画像画完后,老汉与其女儿均表示该画像与“梅姨”本人相似度比较高。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