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哈!少林塔沟武校出来的一群冰球少年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文 赵墨波/图 2019-12-05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文 赵墨波/图)脚下轮滑紧贴赛场水泥地面,“哗哗——”打着弧线滑行,弓身持杆,正滑、倒滑、拨球、推球,“咚”,偶尔一个趔趄,10岁的孙一渠很快又恢复平衡继续战斗。0℃气温下,他的额头与脸颊却浸出一颗颗汗珠。

11月28日上午10时,河南嵩山脚下,少林寺东南约11公里,中国冰球协会少林塔沟武校青训点,22名队员正在练习。作为国家冰球后备人才,他们是从全校少儿组10000名习武学生中精选而出。

2018年5月,中国男、女冰球队获得2022年北京冬奥会直通资格。但中国冰球男子目前仅排名世界第32、女子第20。为实现国家体育总局提出的“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扩大冰球运动员基数、建设国家队梯队,中国冰球协会联合北京体育大学,将选材目光锁定少林武校。

功夫小子练冰球 半天摔10多个“屁股蹲儿”

“练冰球最累的是双腿,刚开始练习时,不熟练,半天就摔10多个‘屁股蹲儿’。”孙一渠来自河南南阳新野县,今年2月,在广州打工的爸爸送他进入少林塔沟武校,练少林拳。“半天文化课,半天打拳”。因为悟性好、肯吃苦,孙一渠的少林拳在班里打到“前三”。

今年5月,中国冰球协会来学校选拔冰球后备人才,孙一渠被选中。

刚开始练习时,孙一渠总伸不直腿,摔跤是常事儿,晚上躺在床上,翻个身都“浑身疼”。现在,经过几个月的练习,他基本上不摔了,并且最难的倒滑,他也练得“很顺溜”。

孙一渠说,这多亏他练了武术,在滑行争抢撞击中,身法灵活适应快。另外,在做“蹬冰”动作时,有劲儿,蹬一下会滑得更远。

“我爸爸说了,只要我冰球打进全国前三,他就去北京看我。”孙一渠说这话时,眼睛里闪着光,挺起的小胸脯一起一伏。

进步快获外教点赞 将来有望进全国前三

“首先从1万名少儿学生中挑出1000名孩子,做普及训练,又二次从1000名孩子里筛选,挑出300名,组成潜力组,重点培训。”47岁的董猛,是中国冰球协会少林塔沟武校青训点负责人,他10多岁起就练散打,如今也研究起冰球来。

董猛介绍,今年4月26日,他们接到北京中国冰球协会来电,要为国家选拔冰球后备人才,让提供1000人名单,年龄卡在6岁~12岁。

“冰球运动,重在身体抗击和团队协作,这两点恰好是这帮孩子的优势。”董猛分析,练过武的孩子,身体灵敏度、反应度都要优于一般孩子,再加上塔沟武校日常半军事化管理的塑造,孩子们的团队意识、拼搏意识都很强,这一批苗子培训起来也就特别快。

董猛的观点也得到冰球青训总监张尚航的认可。“目前,基础的正滑、倒滑、左右转弯、左右压步都开始练习;持杆正滑、倒滑、拨球滑行、推球滑行也能做到。”

张尚航还透露,两周前,北京体育大学派来的外教问他,这帮孩子已经练了多久,张尚航回答四五个月,外教对孩子的进步之大表示不可思议。

“(孩子们)很吃苦,身体素质好,灵活性、抗击性都比较强。”捷克籍冰球外教戴维,已经贴身培训孙一渠他们两周。

“我觉得,将来打国内比赛,他们能拿到全国前三。”23岁的刘松奇,是北京体育大学冰球教练,今年5月来到河南,专门协助培训冰球后备人才。

缺标准冰场 水泥场地上磨秃冰球杆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缺少标准室内冰场。” 刘松奇指出了冰球青训存在的不足。

“你看看,我们这冰球杆,在水泥场地练习,磨损非常快。”董猛将孙一渠的冰球杆颠倒过来,能看到杆底部磨得发秃,内部材质外露。

外教戴维表示,冰球只有在标准的冰场练习,才更符合这项运动的要求,也体现冰球的乐趣。董猛表示,建一座标准化冰球场,造价基本都以千万元计,后期日常维护,也不是小数目。

董猛介绍,目前,中国冰球选苗、哺苗工作已在少林塔沟、鹅坡武校顺利开展,并从在训2000人中筛选出600名苗子组成潜力组,余下的组成普及组。普及组保持常规训练,潜力组则按照欧美青少年训练大纲培训。

体育界有一句名言:高水平运动员的数量决定了一个国家在一个项目上的实力上限,后备人才培养体系决定了它实力的下限。据国际冰球联合会官方网站的数据,中国冰球男子选手只有482人,女子选手808人。即使加上青少年选手,我国也仅有8384名冰球运动员;而只有550万人口的芬兰,冰球注册运动员却超7万。

“打球人基数小,想出好成绩就不容易。”董猛说,未来,他们将继续从全校范围内为国家选苗,以保证在训冰球队员“1000人”的基数。

其实,体育“跨界跨项选材”,国家体育总局早在2017年就已开启,首先圈定的是武术队、杂技团。

跨界跨项选材 河南步伐更快

比起国家体育总局“跨界跨项选材”行动,河南的步伐更快些。

2015年11月,少林塔沟武校,河南省体育局挂牌成立“河南省青少年少林足球训练基地”。因名称中的“少林足球”与周星驰的大热电影同名,有网友评论《少林足球》有了“现实版”。

“你们的孩子可以空翻射门吗?防守时会叠罗汉吗?” 青训基地建队后,常被问起类似问题,甚至还有人把“少林足球”与电影联系在一起:罗汉拳、七星腿、空翻、回旋踢等。

实践证明,在足球比赛中,武术动作并不实用。于是学校很快调整战略:要从有武术功底的孩子里挑选专业踢足球的,而不是把会踢球的孩子培养成会武术的。

如今,少林足球队成绩如何?

“目前在河南省名次一般排前三。”塔沟足球基地教练王洪亮,同时也是一名散打高手,他一口气将少林足球队的部分成绩“拉了个清单”:2018年,全国城市少儿联赛,郑州分赛区,收获2冠2亚;今年全国青年运动会足球男子五人制18个队伍排名第四;今年8月,河南省青训联盟杯比赛男子U12冠军,女子U12冠军。

足球的突破,让少林塔沟武校有了尝试新项目的底气。王洪亮透露,在国家极限和滑雪项目上,他们输送了一大批优秀运动员。

体育竞技的跨界跨项选材,有“历史渊源”,承载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武术,一直都在主动融入奥运会。

中国功夫之乡 如何讲好中华武术好故事

1936年,中国武术首次亮相柏林第11届奥运会,不过是以表演形式出现。待表演完毕,观众蜂拥围观。为让武术队员顺利离场,当时数十名中国留学生手挽手组成两道人墙。

新中国成立以来,武术成为社会体育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在中国民政部备案的国际武联,在各大洲已发展了大约150个国家和地区会员协会。

中华武术何时能真正进入奥运会?

少林塔沟武校总教练刘海科,抱有充足自信,他说:“我觉得进军奥运是迟早的事,因为武术是中国几千年来民族文化积淀的精华。”

那么,作为“中国功夫之乡”的河南,又该如何讲好中华武术好故事,更好地推动河南武术运动发展,推进体育强省建设?

从娃娃抓起,在全省创建“武术特色学校”。早在2015年11月,河南省体育局、河南省教育厅就共同开始行动。截至今年10月,全河南省共有武术特色学校109所。

“希望通过武术竞赛和武术表演,助推中原武术向标准化、品牌化、国际化方向发展提升。”今年5月,在河南省体育局主办的中原武术文化对外交流座谈研讨会上,刘海科表明观点。

【后记】

2017年2月24日上午,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习近平总书记实地察看2022年北京冬奥会冰球比赛场馆。他拉着一位小冰球队员的手,与他肩碰肩,做了一个运动“对抗”的姿势。总书记笑着说,小伙子块头要再长大一点,中国冰雪运动寄希望于你们。

冬奥梦交会中国梦。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一个时间巧合:2022年恰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时间节点。北京冬奥会可以凝聚民族精神、凝聚亿万民心的力量,开启新的圆梦旅程。

2019年11月29日下午,河南嵩山脚下,中国冰球协会少林塔沟武校青训点,10岁的孙一渠手持冰球杆,目光如炬,正与小伙伴推球滑行。他心里装着给爸爸的承诺:未来在北京,他捧着冰球奖杯登上领奖台,升国旗唱国歌,观众席上,坐着他的爸爸。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