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瓷中君子”,这届年轻人很头疼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见习记者 宋贺扬 记者 赵墨波/图 2020-01-02

 

  河南青年时报讯(见习记者 宋贺扬/文 记者 赵墨波/图)绞胎瓷最早出现在唐代。所谓绞胎,是将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颜色的瓷土掺在一起,然后相绞拉坯,制作成形。因其纹饰内外相通、表里如一,素有“瓷中君子”的美称,北方民间亦称之为“透花瓷”。在三大窑神碑之一的《德应侯百灵翁之庙记碑》中,就用“世利兹器,埏埴者百余家,资养者万余口”记载了当年当阳峪窑绞胎瓷业的盛况。

  2019年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作为河南具有代表性的“三大件”之一,绞胎瓷以其独特的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赢得了人们的频频驻足。在今天,绞胎瓷的传承也面临着较为严峻的挑战。本期,河南非遗·青年力量走进焦作绞胎瓷。

  黏土和“斗瓷” 是他们童年的快乐源泉

  2019年12月21日,河南焦作市修武县当阳峪村,48岁的周群红正在工作室和母亲一起制作研究了近二十年的绞胎瓷。

  周群红在七兄妹中排行老二,她最早关于绞胎瓷的印记是家中土窑上散落下来的零散的瓷片。“那个时候,我们兄妹几个常常围着炉子,一边烧陶瓷,一边听爷爷讲故事。”

  黏土是周群红儿时最好的玩具。她经常缠着爷爷用黏土给自己做“小鸭子口哨”,在小朋友面前炫耀一番,心里能乐上好几天。小群红捏的“小电话”“小灯泡”是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但由于“捏得太厚,容易崩缝”,被爷爷随手扔掉了。这个倔强的小女孩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比爷爷做得更好”。

  

周群红向记者展示绞胎瓷

  爷爷讲述的陶瓷的故事,点燃了周群红的陶瓷梦,也为她今天从事这一行业埋下了伏笔。而今,这样的传承来到了下一代的身上。

  1996年,周群红的儿子王炳升出生了。小炳升经常到厂房跟姥姥、姥爷学捏坯子。王炳升回忆,那时候自己最喜欢捏的就是“小茶杯”“枪”和“坦克”,还和小伙伴一起“斗瓷”,看谁做得更好。

  当成年后的王炳升开始为母亲的绞胎瓷事业出力时,距离王家13公里的焦作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内,28岁的柴欢已经将全部精力都投入绞胎瓷上。

  

绞胎瓷传承人柴欢

  柴欢的父亲柴战柱是国家级非遗项目“当阳峪绞胎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恢复、传承和发展了遗失千年的当阳峪绞胎瓷烧制技艺。而在柴欢儿时记忆里,父亲只是焦作市碳素厂的一个窑炉工。

  2000年,柴欢的父亲筹备建窑炉厂。周末一有空,柴欢便会跑到厂区玩耍,但他还没有“从父亲身上将这份技艺传承下去”的念头,而是“把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学业上”。

  直到上高中,柴欢与绞胎瓷的接触才渐渐频繁。每逢周末,他就会和父亲一起去车间观摩绞胎瓷的制作工艺。“在一个大车间,十几名技术工人,摔泥、拉坯、雕刻,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柴欢回忆说。

工人在制作绞胎瓷

  2002年,为了烧瓷,柴欢的父亲曾在冬季夜里两三点挨家挨户敲门借液化气,这个场景他至今还记忆犹新。“第二天开窑后,父亲看到一件件晶莹剔透、温润如玉的绞胎瓷时,高兴得不得了!”

  父亲一个月记下了五本笔记 让柴欢深受感染

  2014年,王炳升考入四川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毕业论文研究的是绞胎瓷,这是和母亲商量后的选择。在他看来,这样做不仅可以更好地理解母亲所从事的事业,还可以推动家乡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好地发展。

  放假在家,一看到母亲在工作间制作瓷器,王炳升便凑到母亲身边,请她讲述绞胎瓷文化,并录制成音频作品。在一遍遍录制的过程中,王炳升也越发被中国瓷器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独特魅力深深折服。

  由于打磨瓷器不可避免会吸入微尘,危害身体,每隔一段时间,王炳升都会给母亲寄口罩回家。因此,在他看来,每一件瓷器都饱含母亲的心血,都是无价的。

  毕业后,王炳升成了一名航空安全员。一次,一位教员无意中看到了王炳升从家里带过来的茶杯,因为太精美,教员刚开始并不相信是出自其家人之手。无奈之下,王炳升打开抖音展示母亲的作品,教员看后,“伸出了大拇指,连连称赞。”

  与王炳升一样,从小学开始,柴欢便外出求学。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柴欢逐渐理解了父亲所从事的这项事业的艰辛与伟大。

  2014年,柴战柱建立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当阳峪绞胎瓷博物馆。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传承人,柴欢一直期待着自己能为父亲做些什么。

  大一暑期,他向父亲自荐,为公司新来的销售人员普及绞胎瓷知识。在他看来,“作为年轻一代传承人,自己身上有一份沉甸甸的使命感,把当阳峪绞胎瓷传承下去、世代发扬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陶瓷文化源远流长,你必须了解它的根在哪儿,它的内涵是什么。”父亲的言传身教一直激励着柴欢。闲暇之时,父亲有意识地带着柴欢去绞胎瓷博物馆、展厅,让他熟悉绞胎瓷的历史,感受绞胎瓷的文化,而父亲在陶瓷研修班一个月记下满满五本笔记的学习态度也让柴欢深受感染。

  2019年,柴欢凭借着自己设计的两件作品《年年有余》《硕果累累》获得了“中国传统工艺大师”的称号。就像自己为父亲赶到自豪一样,这个年轻人终于让父亲为自己感到了自豪。

航空安全员王炳升的挣扎是绞胎瓷行业的无奈

  航空安全员王炳升现在只能把绞胎瓷当做业余爱好对待。对他来说,“做艺术首先要能‘吃饱饭’,年轻人不得不考虑其经济效益,能否赚钱养家;其次,制作绞胎瓷需要耐心、需要沉淀,浮躁的人一定做不好”。

  而已经从事绞胎瓷行业三年的柴欢,越发体会到“绞胎瓷工艺复杂、又苦又累,很多年轻人不愿意继续从事这一行业”的无奈。

  对于儿子柴欢的无奈以及当前绞胎瓷传承存在的困境,柴战柱认为,传承人在非遗传承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传承人传承的是技艺,传播的是文化,留下的是精神。“人才缺乏是影响传承的最主要因素。在网络时代的今天,许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传统手工技艺,喜欢接触手机、电脑等新兴事物,年轻人续不上,对传承造成很大障碍。”

  

柴欢听父亲柴战柱讲解绞胎瓷

  在柴战柱看来,技艺传承需要创新,需要和现代人生活融为一体,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让非遗产品真正走向大众、走向市场,把古老文化做成新兴的产业,让智慧变为财富,让文明走进现代人生活。人们取得经济效益有助于更好地传承传统文化。

  “国家在不同级别传承人的资金支持方面有待进一步调整,尤其是市级和县级,也应在政策和奖励上予以倾斜,给予足够的经费支持,调动传承人的积极性。”柴战柱说。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