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非典 考于新冠 疫情下的高三学生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杨军强 2020-02-27

【编者按】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2020年春季开学一再延期。2月20日,河南省教育厅发布通知,3月1日后,高三、初三可先开学、返校。

河南作为全国第一教育大省,高考人数自2011年至2019年,年年位列全国榜首,2019年首破百万,达108.2万。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杨军强 整理 受访者供图)近日,河南省淮阳中学高三班主任于昌峰在网络班会飙泪的视频,还一度登上热搜。高考,牵系亿万家庭神经。而高三生们,更是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我们选取了三名河南高三生的假期日记,试图通过他们各自的生活日常,呈现疫情背景下高三生学习生活的细微脉络。

网课不停歇

我书桌上打印的资料越积越高

人物:杨帅

学校:河南省实验中学航空实验班六班

家庭地点:信阳淮滨

我老家在信阳淮滨县,过年要回家。

1月21日,我从同学处得知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但看新闻和大街上,到处还是一片过年的气氛。1月22日,我从学校回信阳老家,同行的还有一个同学兼老乡。

临出发前,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药店,我买了一包10只装的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黑色,5块钱,赶去郑州高铁东站的路上,我和老乡各戴上了一只。高铁站里的人很多,我不时地用左手拇指与食指夹紧口罩的鼻卡部位。坐在高铁上,看着风景快速地往后撤,我的心情好了很多,但是车上的人,一个个心事重重的样子。

到站下车,我感觉到口罩带子勒得耳朵根儿生疼。

1月24日,农历除夕。信阳淮滨县城的家中。按往年惯例,我们一大家人要围坐一起吃团圆饭,但是当天,小姑建议取消,只为避瘟疫。年夜饭,只有我和爸爸妈妈三口人吃。鞭炮不让放,外面很安静,没有小时候过年热闹。唯有和父母一起看央视春晚时,才感觉到一点年味。

我家住6层居民楼的2层,从大年初一开始,妈妈就严格限制我下楼的次数。我的活动地点也就仅限于卧室、客厅、厨房,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书桌旁。

有一天,微信班群通知,开学日期延期。我高兴不起来,因为,留给我们高三生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开始上网课。最难忘的是学校语文老师的疫情逆战演讲视频,我们也要学习抗疫一线白衣战士们的逆行精神,抓住时机,为自己争取赢得高考的机会。

杨帅在家中上网课

教化学课的周庆老师,老家在湖北,他肯定也时刻牵挂着家里,但是这次网课开起来后,每次课程结束,他总要单独再给我们“开小灶”,将疑问逐个解决掉。他说他是担心我们“吃不饱”。

在这个疫情肆虐的假期,每个人都过得不容易。身在公安系统的妈妈,每天都要上岗执勤,奔波在抗疫一线。有一天晚上,妈妈很晚才回到家。我看着她很疲惫的样子,就为她拿来棉拖换上,同时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茶水后,又陪着妈妈聊了会儿天。妈妈给我讲了工作上的一些趣事。我看见妈妈笑了。

我的心里天天想着,高考怎么办?原定的二测怎么办?与全国考生的竞争怎么办?这个假期,一定有人放松,高考是看排名的,我顶住了就赢了!

班群里,老师们的网课不停歇,我书桌上打印的资料越积越高。比较头疼的是,课堂笔记本在学校,没想着假期延长,重新整理笔记,花掉不少的精力。

手边的纸卷子可能不够数量,但Word上的卷子仍可满溢知识的芬芳;网课的老师互动可能不够亲切,但停课不停学的热潮,在B站上正大放光芒。看着学校老师的请战帖,望到老师脸上保护安全的口罩,想到社会各界对学生的支持,听闻医护人员携兵哥哥一起开往疫区的战场……这些都赋予我无限的能量!

趁着这次疫情,正好可以静下心来认真反思自己学习上的问题,深入剖析自己的弱点,杜绝做假努力和磨洋工,强迫自己提高思考的速度。

虽然远离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但是,疫情面前,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胡思乱想时

只有做题才能让我平静

人物:贾昆峰

学校:河南省实验中学航空六班

家庭地点:洛阳市洛龙区

今天是2020年2月22日,距离高考只剩106天了。我的同学们在班级群里开玩笑说,6天后我们可能会有百日誓师,到时候老师应该会组织我们在钉钉群里直播进行。

我的老家在洛阳市洛龙区,距离龙门石窟景区不远。

这个假期,我在老家度过。

由于今年的突发疫情,学校不得不推迟开学时间,改为线上授课。说实话,我从来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想回到学校。

刚放假的时候,我本想着辛苦了一个学期了,终于有时间可以痛痛快快地玩几天了,可谁知道刚回家,这场疫情就静静地蔓延了。那几天河南上了热搜,因为“硬核”防控疫情,我们这儿也被限制出行了。出去玩儿的愿望破灭了,于是,我就待在家里。那两天爸妈开玩笑说,总算到了在家待着也可以为社会作贡献的时候了。

在深圳的姐姐天天打电话,监督我和爸妈外出戴口罩,尤其是我。刚开始,因为我执拗不戴口罩,姐姐劝着劝着就吵起来,她吵不过我,就拉爸爸妈妈一起来“助攻”,我只得“妥协”,天天戴上了口罩。

疫情来势汹汹,班主任付老师说,整个春节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们都没闲着。为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一直都在忙着设计在线课程,组织老师备课、录课,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给我们带来的学业损失。

2月10日,本是我们正式开学的日子。从那天起,爸妈便担起了老师的职务。他们天天跟我一块儿早读打卡、陪我上网课、帮我打印资料、传达老师安排……

贾昆峰在家中上网课

那天上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老师在PPT上打出了“共克时艰,与你同在”几个字。语文老师握着拳头宣誓:“我们要和疫情抗争到底。”

当时,我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像是大家心和心连在了一起,我们一定能战胜这场灾难。随着每天课程的继续,“三角函数、电场磁场、文言文、各种从句”等,老师们轮流上阵,高三的二轮复习在网络上打响了第一枪。

其实这些天我一直很慌,因为我是那种在学校的紧张氛围下学习效率很高的学生,可是在家里这种缓慢的节奏下,我完全拿捏不住自己。虽说父母天天督促,可我就是没有在学校学习来得安心。在家里偶尔闲暇时,我总胡思乱想,要是我二测考不好怎么办?高考考不好怎么办……每每有这种念头时,我就开始刷题,只为图个安心,只有做题才能让我平静。

我发现了一个细节,我们自己组建的微信群,以前都是娱乐八卦满天飞,如今也开始一本正经地谈论起学习来了,并且还很激烈,你说奇怪不奇怪!

2月11日,我们班在钉钉群开班会,我特意洗了洗头。老师隔着屏幕跟我们讲疫情安全措施和学习统筹安排。我坐在父母旁边,看他们认真的样子,知道他们会全力配合老师安排我的学习以及锻炼。也是那一天我意识到,这不只是我的高三,也是我爸妈的高三。

有人说这届高三生,生于非典,考于新冠,我觉得这恰恰是场考验。不说了,我得努力了。

最后再补充一句,我的愿望是将来开上“胖妞”——国产运20。

我家对面的“楼顶男孩”

你好吗?

人物:侯嘉宁

学校:河南省实验中学航空六班

家庭地点:许昌长葛

侯嘉宁照片

对于正在准备迎接新春的人来说,这场疫情来得是那么猝不及防。

武汉生病了,病得很重。春节之前,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甚至不以为意。之后几天,看电视里新闻上报道的确诊人数,从几百到过千甚至超万,再到出现了第一例死亡病例……看到央视的主持人也戴上了口罩,身边的妈妈每天拿着手机时刻关注着疫情曲线走势,我这才体会到,这场新冠肺炎疫情比当年SARS严重得多。

于是,我们一家开始自主隔离,爷爷奶奶晚饭后不再出门散步了,家中亲戚也暂时不再往来。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毕竟我还是喜欢安静的环境,过年不再喧哗,倒也有利于我复习。

但慢慢地,我发现,这里其实并不安静,我开始像全国各地的人一样,关心着疫情,在乎着那一条条绿色、红色或灰色的折线,也钦佩着像钟南山院士那样为生民立命的民族脊梁。

正月初六前,我们一家三口本来在许昌长葛的乡下,陪爷爷奶奶过年,但是为了上网课,我们不得不从乡下返回城里,一路上,我看到冷冷清清的街道上,不见一人……

因为我想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飞行员,而要成为飞行员,视力要求很高,于是,为了保护视力,我只能将网课投屏到电视上看。

学校也考虑到这一点,又将我们的课程时间重新调整,还安排了每日的体育锻炼……即使如此,每天下课后我的眼睛还是有点酸。所以我就根据班主任和教导员的建议,趁课间做一些视力训练和体能训练。

听力的保护上,我妈妈比我还紧张,有次发现了我戴着耳机听歌,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顿,要求我以后听歌必须外放着听。

上网课的日子,打印资料的事由爸爸包揽。他为此每天戴着口罩下楼,来回过4道疫情检测关卡,测4次体温。但是他从没说过半句怨言。妈妈也是每天早上陪我一起起床,给我做饭……既然无法改变现状,就让我们学会适应,并做到最好。

现在想想,这种学习方式也挺好,因为在遇到不明白的点时,我可以随时暂停下来思考和做笔记,老师也是每天在线,随时准备答疑解惑……身边的人已经费尽一切功夫为你搭好了桥,为什么你还不朝着终点跑两步呢?

那天我正在学习,妈妈突然叫我,原来她看到我们对面楼顶上有个男孩正趴在凳子上学习。大概他也是在家没状态,选择了安静的楼顶,看着他安静而有毅力的样子,我很受触动。

侯嘉宁家对面的“楼顶男孩”在学习

班主任说,以后走向社会,别人只会问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不会听你解释你是因为“新冠肺炎”才没考好。你固然是困在家中,但想想那个楼顶上克服困难上网课的男孩儿,以及方舱医院里的少年,你会想你永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语文老师说:没有一场高考,不会如约而至。

最后再说下愿望,希望自己将来能开上国产的轰6K,保家卫国。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