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多小时全副“捂”装 一名在英留学生的曲折回国路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实习生 张雨萱  记者 杨军强 2020-04-09

  河南青年时报讯(实习生 张雨萱  记者 杨军强/文  受访者供图)“呼——隆——”北京时间3月24日下午3点,天津滨海机场,当飞机平稳着地滑行的那一刻,22岁的刘涵长吁了一口气。历经60多小时,从英国利兹市到中国天津,这段回国路,在刘涵看来,煎熬又漫长。

  刘涵家在商丘,本科毕业于河南大学,去年8月起赴英国利兹大学留学。她不承想,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竟让自己撞上。

  买票

  分别花3倍、6倍价钱

  买两张不同航线机票

  海外留学生想回国,最大的原因在于国内有相对完善的疫情应对体系和医疗资源。而疫情的大幅蔓延,也阻碍了留学生回国的脚步。各个国家陆续出台航空管制措施,回国航班面临随时取消的风险。

受访者供图

  刘涵就读的利兹大学是世界百强名校,学校位于英国第二大金融城市利兹市中心。3月初,学校没有发布停课通知,选择回国就意味着放弃学业。

  英国时间3月11日,在和父母商量后,刘涵决定先购买机票,再等待学校安排。幸运的是,3月18日,她收到学校发来的邮件,所有课程改为线上教学。

  能回国了,买飞机票又成了难题。随着英国的疫情愈加严重,选择回国的留学生越来越多。原价6000多元的机票短短几小时内飙升至18000元,但依然一票难求。买不到票,刘涵发动国内的亲戚朋友帮她一起抢票,在熬了几个通宵后,她终于买到了一张3月28日伦敦直飞上海的机票。

  买到机票后,刘涵又开始担心航班取消。思来想去,她又从黄牛手中买了一张3月22日由曼彻斯特转机迪拜到达北京的机票。原本3000多元的机票,她花了6倍价格才买到。

  变故

  到机场后得知航班取消

  改签揪住“救命稻草”

  因害怕错过最新的航班信息,刘涵在短短几天内加了十几个群。随着各个国家禁止转机的政策接连发布,她悬着的心仿佛一面小鼓咚咚咚地敲,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英国疫情的最新消息,再查看自己的航班是否取消。

  英国时间3月21日,英国累计确诊5018例,相较前一日增加1035例,死亡增至233例。

  这一天,刘涵也在为回国做最后的准备。收拾行李时,她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留学生涯就这么结束了吗?”

  “那天我爸跟我说,回来什么都不需要带,轻装上阵,回家给我买更好的,只要我平安到家就好。”谈起这些,刘涵的眼角有些湿润,“我妈看出我有些失落,说如果我觉得今年在英国还有遗憾,明年就接着申请,只要我愿意接着念书,他们永远支持我。”

  父母的疼爱还暖在心头,最令刘涵担心的坏消息还是来了——3月28日的航班被取消。还剩一根“救命稻草”,但愿另一张机票能成行。

  接下来的几天,刘涵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3月22日一觉醒来,她看到“入境北京的所有国际航班将调到12个第一入境点入境”的新闻,心里放心了不少,这意味着自己到北京后,出机场的程序更加便捷,也减少了人员聚集。

  当天上午8点,刘涵准备前往机场。护目镜、口罩、手套、酒精、湿巾……出门前她全副武装。

  

护目镜、防护服、大口罩,疫情下的标配 受访者供图

  “阿联酋航空取消所有飞往中国的航线!”刚到机场门口,刘涵的手机弹出的这条消息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上一秒还沉浸在回国的喜悦中,下一秒梦就醒了” 。

  “二三百名留学生滞留在曼彻斯特机场,有人在查机票,有人给大使馆打电话,一些留学生对这班飞机还抱有一线希望。大家挤在感染风险极高的机场中。”当时的刘涵一筹莫展。

  突然,她想起那班最先买的3月28日被取消的航班。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刘涵拨通了客服电话,在客服帮助下,她改签到了一张3月23日伦敦直飞北京的航班,改签成功后,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刘涵留宿在曼城一家酒店,准备第二天一早前往伦敦。

  回国

  看见机组人员背后的“中国加油”

  敢大口呼吸了

  英国时间3月23日上午8点,刘涵再次出发,于下午两点半到达伦敦希思罗机场。

  托运、安检都很顺利,机场的人除去工作人员,七八成都是中国人。

  飞机晚上8点起飞,起飞前刘涵赶忙换上了纸尿裤,到空旷的地方吃了几口巧克力。

  “距离起飞还有半小时左右,我领取了健康表,填写完带着去登机,工作人员挨个测量体温,体温正常才可以上飞机。”

  “一进机舱,我看见每个工作人员的防护服背后都写着‘中国加油’,很安心,甚至敢大口呼吸了。当我安稳坐在座位上那一刻真的快哭出来了……”

  

  11小时的飞行时长并不轻松,一整套的防护装备让刘涵喘不过气,又睡不着。“中间发了两次餐,但都是带包装的食品,我观察了一下,没人摘下口罩吃东西。”

  

  刘涵环视了一下身边的人,有人的眼睛红红的,有人因戴口罩过敏,鼻梁、耳后不得不贴上创可贴。

  飞行过程中,机组人员再次发放了健康申报表和入境资料,并且强调必须如实填写,否则会受到刑事处罚。

  看着飞行地图一点点地 接近中国,刘涵十分激动,她一直盯着窗外,想第一时间看到祖国的大地。

  隔离

  下飞机辗转12小时 就地隔离14天

  北京时间3月24日下午3点(北京时间比利兹市早7小时),刘涵乘坐的航班由北京分流至天津滨海机场降落。

  落地的那一刻,机组人员的播报声响起“欢迎你们回家,祖国会保护你们”。听到这句话,刘涵的泪水夺眶而出。机舱里,抽泣声很快被掌声淹没。

  终于回家了!

  飞机落地以后,机场防疫人员逐一对乘客测量体温,37.3℃以上会被要求测核酸。体温过高和14天内服用过感冒药的五个人,最先被带下飞机做全面检测。经过8小时的等待,机上人员才全部走下飞机。

  下飞机以后,刘涵在边防检疫中心做了核酸检测,待所有人检测完毕后,乘坐大巴前往天津医科大学滨海医院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

  

3月25日凌晨3点半,刘涵到达天津医科大学滨海医院,接受医学观察 受访者供图

  到达隔离点时,已是北京时间3月25日凌晨3点半,从抵达天津机场到安顿在隔离点,已经过去了12小时。而从英国利兹大学出发算起,刘涵这趟回国之路颠簸了60多小时。

  刘涵被隔离的第二天,她从新闻上得知,自己乘坐的航班上有一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这让她逐渐平复的心情又有些紧张,“这种紧张和在英国时有些不同,虽然紧张却又很安心” 。她期待隔离结束回到商丘的家中,跟家人团聚的那天。

  链接

  中国驻美大使馆:

  优先安排小留学生回国

  据环球时报4月7日报道,继180名在英小留学生搭乘包机回国后,4月6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布通知,就在美留学生搭乘临时包机意愿进行摸底调查。

  通知明确,将首先面向全美符合条件的中小学留学生开放登记。从保护弱小原则出发,年龄从小到大排序,优先安排小留学生乘机回国。年龄未满18周岁(以登记日为准)、父母未陪伴在旁、长期或短期在美留学的中小学留学生可进行登记。通知显示,愿意搭乘临时包机回国的人员需要自理机票和回国隔离费用。此外,还需自愿承担回国过程中的各种可能风险,自觉接受乘机过程及抵达目的地后的各项检疫安排。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