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民宿能否走出疫情拥抱春天?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特约记者 李钢 2020-04-09

修武县西村乡云上院子已春意盎然

  河南青年时报讯(特约记者 李钢/文  受访者供图)2020年3月23日,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正式对外发布《2019年度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研究报告中提到,近几年民宿市场发展迅猛,但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使得整个旅游和民宿行业按下发展的暂停键,民宿行业面临洗牌局面。

  国内著名新媒体“一条”更是发推文称,过去数年,借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站上风口的民宿行业,成了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

  一文激起千层浪,有人说“归零”是对民宿行业的严重唱衰,与事实不符;有人认为这篇文章是写给这个行业的“挽歌”。那么,疫情之中河南的民宿行业生存状况如何?河南青年时报记者采访了河南省多家民宿经营者,呈现疫情中他们的“苦恼”与“希望”。

  “今年春节本该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候”

  “云上院子”(后文简称“院子”)位于焦作市修武县西村乡金陵坡太行深山之中,整个院落的前身是一所废弃的学校,项目投资达2000万。一锤一锤锻造的青石墙,一根一根久经沧桑的老木梁,一片一片斑驳的旧瓦片筑成的“院子”成为河南乃至北方精品民宿的标杆。

  

  “我们是2018年9月份开始试运营的,那年春节我们还没有名气,所以生意一般。2019年底我们被评为‘河南省精品民宿’,名气越来越大,好评率也越来越高。今年春节本该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候。”

  于华是“院子”的店长,负责日常运营,在她看来,疫情的突然来袭让大家的准备全部付诸东流。“我们腊月二十三就开始为春节预热了,院子搭起了戏台,挂上了大红灯笼,还买了一头‘年猪’……”

  然而,疫情的扩散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大年初二(1月26日)上午,“院子”开了全体员工会议,宣布“所有人员下山闭店,退订所有客户的订房,并做好沟通解释工作”。

  “我们春节的几十个订单全部退了,直到3月23日才恢复营业。”于华说,“院子”的普通间每天800元左右,独门独院的每天1000元左右,退订带来的直接损失达六七万元。

  冬季本来就是北方民宿的淡季,疫情更使得雪上加霜。“河南民宿这两年比较火,2018年和2019年这两年省内新建大小民宿不低于500家,经历这次疫情,估计会导致一些小规模或是前期经营不善的民宿被淘汰。”

  4月4日至6日,全国迎来清明小长假,对于挺过了这个寒冬的民宿来说,这是一次喘息的机会。

  “清明期间因为温度适宜,天气给力,房间都是订满的状态,微信咨询、电话咨询的客人更多。疫情期间,我们只把房间留给了提前预约的客人,客人入住后也是管家一对一服务,每天都要对房间消杀,实现闭环管理。”于华说。

  “今年肯定不挣钱了,重要的是活下来”

  “春已至,花已开,我在郝堂等你来。”2020年3月16日中午,信阳平桥区郝堂村民宿主胡涛在朋友圈发文写道。从1月23日因为疫情闭店开始,在这近两个月的闭店时间里,每一天对胡涛来说都是煎熬的。

  

  “打击是毁灭性的。今年肯定不挣钱了,重要的是活下来。”2014年胡涛带着他从上海挣得的600万元回到了家乡郝堂,开了一家名曰“百了一宿”的民宿酒店。

  胡涛希望来到这里的客人能够放下百般烦恼,睡睡觉,发发呆,享受山林的生活。可如今碰到疫情,他每天身居山林,却放不下百般烦恼。

  胡涛说,这次疫情让包括他在内的众多民宿主业绩直接“挂零”。“按预期,春节期间能盈利四五万,现实是春节期间的单全退了,未来三个月都不一定有单量。”

  胡涛的这个忧虑并非悲观,他民宿业务95%的订单来自于携程,以信阳外的游客为主,这次疫情,信阳是重灾区,“即便疫情过去,三个月内,疫情重灾区你敢来吗?”

  2020年一季度对于胡涛来说已经营收无望了,对于眼前的清明假期他并不敢奢望,而是把希望放在了荷花开放时。

  “清明小长假期间,餐饮有所恢复,但住宿还是不行,我们的订房率不到20%,外地的客人都不来了,不过我想挺过这一关,未来前景还是好的。”胡涛说。

  “新增3个感染者,我们不得不再次闭店”

  叶红妹的民宿项目“一鸣书居”位于平顶山郏县广阔天地乡邱庄村,在2019年河南精品民宿的评选中,“一鸣书居”榜上有名。

  

  叶红妹清楚地记得,因为疫情的扩散,“一鸣书居”从1月29日关门歇业,在3月1日当地疫情得以有力的控制后开始复工迎客。“因为我们的民宿还是有很多铁粉的,在我们恢复营业后订房率还是不错的,一共7间房,每天都能订出去四五间。”

  正当疫情的影响一点点被消除,社会秩序恢复正常时,3月29日,平顶山市卫健委通报,郏县人民医院有2名医务人员为无症状感染者,1名医务人员核酸检测呈单阳性。

  郏县新增3名新冠感染病例的消息如同惊雷一般。据第一财经报道,为了防止疫情反复,从3月29日开始,郏县防控办连续下发多份指挥部令和通告,要求全县辖内暂停经营性场所营业,一些企业停工停产,其中郏县疫情防控指挥部令第41号写道:全面实行封村(社区)、封小区措施。所有村(社区)、小区只保留一个出入口。所有人员要凭证出入,测量体温、佩戴口罩缺一不可。

  随着郏县防控登记的再次升级,叶红妹也决定关停书居,待疫情稳定时再做打算,“我们这两天已经不接受订房了,清明小长假我们肯定是闭店的,因为在疫情的严峻形势面前,我们肯定要照顾大局,钱没了以后还能再赚嘛”。

  疫情导致行业大洗牌 2020年民宿发展依然可期

  新冠疫情对于民宿行业的影响是“肉眼可见的”。但对于“疫情之下,民宿行业将成为第一个‘归零’的行业”的说法,许多民宿人都不认可。

  虽然受疫情影响较大,但是对于云上院子目前的经营状况,于华还是显示出了十足的信心。“疫情期间我们一直在做客情维护,3月23日院子重新开门营业以来,当天入住的房间已经爆满,这段时间以来,周五周六基本上是一房难求,只能说一些抗风险能力弱、发展经营不善的民宿可能会面临倒闭。”

  “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大发展前景的,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认可民宿,他们在这里能找到乡愁,能找到城市生活中缺失的东西。”一鸣书居负责人叶红妹说,她的第三家民宿即将在新密尖山景区开业,这几天正忙着开业前的筹备工作。

  

  1月13日,木鸟民宿平台依据全年订单大数据发布《2019民宿发展报告》,从年度订单增长曲线来看,旅游民宿市场淡旺季明显,每年旺季集中在2月份(春节假期)和7、8月份(暑期)。

  2019年度木鸟民宿订单量较2018年均有明显增长,单次入住天数在1-2天的用户占比过半(58%),除了旅行、拍照、聚会等原因,高颜值、网红民宿的拍照打卡,成为年轻用户住民宿的新理由;甚至是跨年、生日、求婚等多种聚会场景,也让用户选择民宿。

  民宿消费场景多样化,不断拉高民宿消费频次,一定程度上促活整个民宿市场。

  而在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3月23日正式对外发布的《2019年度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中提到,从发展趋势来看,预计到2020年我国共享民宿市场交易规模能达到500亿元,房源将超600万套,虽受新冠疫情影响,但2020年民宿发展依然可期。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