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救了我家儿子一命”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魏文杰 2020-06-0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魏文杰)“老师,你知道吃安眠药是什么感觉吗?”“爸妈给我的压力太大了,大到想自杀,我知道自己学习不好,但是妈妈打得真的很疼。”

微信提示音响起,杨梦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几天前,她给孩子们布置了一项任务,写一写“爸妈希望我成为的人、我被误解时的反应、想对父母说的话”。四年级的小晴(化名)发来两张图片,正是她写的作业。杨梦伟紧张的同时也庆幸,“她能发给我,就有继续聊下去的可能”。

  27岁的杨梦伟是河南省近万名青少年事务社工中的一员。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青少年事务社工人才的话题再次被提及。

  “社工救了我家儿子一命”

  4月初,与小晴取得联系时,杨梦伟很震惊,不敢相信这个才10岁的小学生,想自杀、早恋,对母亲充满敌意。但她明白,小晴是想有人陪她聊聊心里话。

  跟进两个月,每当小晴给她发信息时,杨梦伟总会主动打过去电话,一点点获知了她复杂的家庭情况。

  “但目前还没有介入她的家庭,我们尊重对方需求,如果他们不主动提出成为我们的案主,社工一般不会干预,就是充当陪伴者的角色。”好在有杨梦伟的陪伴,小晴的状态已逐渐稳定下来。

  “孩子毕竟是孩子,有时候说的都是情绪话,只要及时觉察并采取措施,都能帮助他们从低谷中走出来。”杨梦伟说起了另一名服务对象小宁(化名)。

  最近一次线上直播课,杨梦伟连线家长时收到一个反馈。屏幕那头,何女士讲起自己儿子的经历,“我不夸张地说,是社工救了我家儿子一命”。

  3年前,刚上三年级的小宁还是班里的“司令员”,上课不听讲,大声讲话,常带着一帮同学打打闹闹。一次放假期间,因为不写作业,妈妈脾气急,上手就打。

  后来,他突然跟妈妈说:“感觉生活很没意思。如果再逼我学习就想自杀。”妈妈吓坏了,连忙拨打学校社工站电话,哽咽着寻求帮助。

  在郑州市金水区华心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简称华心社工中心)学校社工陈孟鸽介入下,小宁背后的问题逐渐显现。原来,父母离婚后,小宁跟着母亲生活。母亲再婚,又生了个妹妹,顾不上照顾小宁,这让他感觉备受冷落,在家里跟其他人也不交流,除了看电视就是打游戏。

  

  了解情况后,学校社工开始行动。每天放学后,把小宁约到社工站辅导写作业,孩子有一点进步,就给出赞赏和鼓励;又把何女士和家人请过来面谈,帮助他们认识到小宁厌学情绪背后的真正原因;还跟小宁的老师沟通,“只要他上课能认真听讲,就给出表扬,不断激励”。

  过了大半年,小宁脸上有了笑容,上课会主动回答问题,在月度考试中,英语还得了满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小宁主动向村里报到,成为一名防疫志愿者,帮助工作人员进行登记排查。说起儿子的转变,何女士十分激动:“不知道社工老师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能够让小宁变得这么彻底,真是救了我儿子一命。”

  “学校社工是有魔法的,能够发现每个孩子身上的闪光点。”杨梦伟说,用社工的专业术语解释,这叫“优势视角”,去关注服务对象身上存在的各种优势,而不是只关注其“病理”。

  硕士社工上岗第一天有点蒙

  在杨梦伟的服务对象中,还有一些特殊青少年。

  她所参与的“金蓓计划”融合教育社工服务项目,由郑州市金水区政府出资购买,金水区民政局监管,华心社工服务中心承办运营,主要为文化绿城小学南校区和工人第一新村小学两所小学43名自闭症、脑瘫和唐氏综合征等特殊学生以及3000多名普通学生提供社工服务。

  去年9月份上岗第一天,项目主任带着她跟特教老师对接,一再叮嘱她“你的主要工作是辅助教学”。维持课堂秩序,提醒孩子们上厕所,课间操不要让他们随便走动……学了6年社工专业的杨梦伟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些事情是专业社工做的吗?”

  本科硕士都是读社工专业的她,脑子里装了太多理论,但她始终没找到跟实际工作沾边的某一个理论。一同报到的另一名社工,第二天便不再来了。如何让专业知识落地?杨梦伟从一旁陪读的家长开始,寻找突破口。

  杨梦伟对照着已有资料,挨个儿和家长对接,“他们原先都有一种执念,想让孩子学习文化知识,但现在已经释然许多,觉得孩子们能够掌握基本生活技能就满足了” 。

  围绕这个需求,杨梦伟和队员设计项目,将生活场景还原到课堂,以情景模拟的方式,教会这些孩子处理点滴小事,诸如“过马路要看左右”,“去商店买东西不能拿了就跑”。6月初得知项目中标后,他们正在设计一些更有趣的场景,让孩子们习得更多生活技能。

  针对特殊儿童的陪读家长,社工们会链接志愿者资源,在周末组织志愿活动照管孩子,让父母出去放松、解压,为他们提供一个“喘息空间”。

  为了把融合教育做到实处,杨梦伟走进普通班,向学生介绍这群“来自星星的孩子”。还带着普通学生走进“资源班”,以志愿者身份,与特殊学生一起,学剪纸、做陶瓷。

  经过实践,杨梦伟逐渐找到了新的硕士论文研究方向。今年春节前,她去学校做开题报告,选择的主题正是她在做的:融合教育下特殊儿童的社工服务。她期待着,能在这个课题上做些有价值的研究。

  难以割舍的职业魅力

  让他们在纠结中坚持

  河南青少年事务社工在2013年前后步入发展期,其中以郑州市金水区尝试较早。2018年12月,共青团河南省委联合省民政厅、省财政厅印发《关于做好政府购买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的实施意见》,正式将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纳入政府购买服务支持范围。

  

六一儿童节前,登封市徐庄镇孙桥村儿童之家组织开展手工绘扇活动(后排左三穿红马甲的是社工) 受访者供图

  社工陈婧去年刚入职郑州市馨家苑社区服务中心时正值暑假,她被分到郑州西郊一个社区做一线社工。学英语专业的她,刚开始对社工的认识仅停留在“服务者”的层面,但一次活动让她改变了这种看法。

  那次暑期夏令营中,偶然聊起来喜欢看的电影,孩子们的回答中除了一些热门综艺节目就是《美国队长》之类的大片,这让她很意外。于是,她和队员们准备了诗词歌、书法课、趣味接龙、小组PK,让孩子们在玩乐中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他们还会组织家长课堂,分享一些家庭教育理念,“不要一味地关注学习,更应该注重孩子的全面成长”。这些让陈婧意识到,“社工也可以成为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引领者”。

  青少年事务社工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身也在经历一番磨炼和成长。

  社工机构的非营利性质,决定了他们的生存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购买岗位或项目。按照目前河南实行的标准,一个社工岗位6.7万元/年,一个社工项目30万元/年,这些费用涵盖人员工资、活动经费等各种费用,难免会捉襟见肘。

  华心社工中心的李兰欣是90后,已经做了6年社工,最初一个月工资两三千元,刚够糊口。大学同专业的五六十个人,只有她一个还在坚守。她也想过放弃,但每当收到服务对象各种好消息时,职业满足感仍会爆棚,“现在政府购买力度逐渐加大,参与竞标的同行越来越多,还是对这个行业充满期待”。

  27岁的王益雷入行3年多,毕业前两年在杭州做社工,一个月工资4000元左右,除去房租、通勤费、生活费,所剩无几,基本月光。“自己刚刚解决温饱问题,还要每天去帮助别人解决困惑”。去年,她开始怀疑这个岗位的“性价比”。万般纠结中,决定返回家乡河南。但在有机会重新找工作时,她依然选择做社工,“多方对比还是觉得,能帮助别人,是这份职业吸引我的最大魅力”。

  如今,她在郑州市馨家苑社区服务中心的研发中心做督导,服务对象是一线社工。她有个小目标,今年要请100位一线社工喝奶茶,听听他们的困惑,帮着排忧解难。她和伙伴们正在完善项目资料数据库,要从中总结提升,为满足青少年更多样的需求,设计研发出更丰富的项目。

  在姚明参演的社工公益微电影《我有阳光》中有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阳光。”杨梦伟很理解同行的选择,“不论是直接服务青少年,还是做督导服务一线社工,我们都想给更多人的生活带来一缕阳光”。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