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研究生当选调生:“5+2”“白+黑”是常态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0-07-16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7月3日,河南省教育厅公布选拔2020年选调生通知,计划选拔900名选调生,人数为近20年来最高。

“选调生是一个可上可下的身份,你可以像部分人一样拿到工资就满意,也可以在普普通通的工作中有一点坚持,也许还能找到快乐。”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专业2019届硕士马延飞还记得一名选调生师兄回校演讲时的话。如今,她已以选调生身份在开封市尉氏县大营镇工作一年。

当生活从繁华的城市走向乡镇村庄,当曾经的社交圈渐行渐远,高校毕业生如何适应新的环境并找到个人价值?记者采访三位“双一流”高校研究生选调生,听她们讲述自己的工作与生活。

适应

专业知识一时“失效”

“突然发现过去学的东西全都用不上了。”2019年夏天,南开大学金融学专业研究生张哲昊被分到郑州市西流湖街道办事处,负责文书相关工作。面对新的环境,她发现自己以前的许多方法都失效了。

张哲昊

在街道信访部门挂职锻炼期间,张哲昊常看到其他同事与上访户沟通。在她的观察中,绝大部分群众都在表达个人真实诉求,但也有极少数人借着上访的名义提出无理诉求。“与群众沟通或许对各种专业技能要求不高,但如何与群众沟通、安抚情绪,还能在解决群众合理诉求的同时缓解无理上访户的情绪,是一门需要高情商的学问。”

想起来去年为村支书报考事业编制递交材料一事,李倪则感到有些“惊险”。李倪是华中科技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的研究生,经过2019年选调生选拔后到尉氏县小陈乡进行两年基层工作。

李倪正在小陈乡人民政府办公

乡镇工作有时来得急,需当日高效完成。那天早上李倪收到通知后,当天下午便匆匆赶往县里递交材料,没想到工作人员指出这并非在群里公布的最新版表格,必须重做。“当时我在那里默默崩溃,这涉及村支书的切身利益,要是没报上可怎么办呀?”

最终李倪紧急赶回乡里,在同事的协助下贴着截止线递交了材料。“做事不能自己埋头做,要时时查看更新信息,也要多和前辈交流,并要在上交文件前再确认。”李倪后来这样总结。

在千头万绪的基层工作中,马延飞发现了领导布置内容的特点,并以此有序安排自己的工作。“安排紧急工作时,领导讲话语气会急促,多次重复工作内容,命令清晰责任到人,明确工作截止时间,特别突出工作完不成的惩罚机制。安排一般性工作时语气则比较轻松,多用打比方、举例子的方式来描述工作背景。”

2020年7月10日,马延飞在大营镇人民政府会议室参加脱贫攻坚培训会

创造

寻找个人价值,落实基层工作也是艺术

2019年10月,入职不过3个月的马延飞被调入大营镇指挥室,收集镇下辖23个村子的各类工作数据。

基层工作中,不少通知和任务的信息记录或依靠记忆或依靠纸笔,不一定进行电子存档。从学生时代起,马延飞就有使用Execl电子表格梳理任务的习惯,她也把这一习惯带入了工作。每天工作中,她会随时记录下每一项工作任务,以及相应的对接部门和截止时间。

一天,指挥室主任发现了马延飞自用的这张表格,在此基础上改进后便在整个指挥室推行电子存档,不久之后,这一方法也被运用至当地扶贫工作的记录与梳理中。

今年4月,大营镇机关图书馆成立,由于具备专业背景,马延飞主动提出采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图书分类法,和另一名工作人员一起,每天利用下班时间为一万多册图书编制索书号。“这样书就不容易丢,而且现在很多图书馆有专门的电子系统编录馆藏图书,如果将来这个图书馆也电子化的话,索书号必不可少。”

马延飞与同事在整理大营镇机关图书馆

乡镇工作普遍信息化程度不高,在信息化工作的推进中,张哲昊也找到了个人价值。疫情期间,郑州市首次利用大数据平台管理人员信息、协助疫情防控。其间,张哲昊下到铁炉村,成为众多基层的平台维护者之一。

由于疫情期间有各种临时、特殊情况,需要在平台上因地制宜采取一些机动措施,比如手动解除一些已有健康证明的人的后台隔离信息,改变人员的二维码颜色等,这些就成为张哲昊发挥学习优势的时刻。

而不论多忙多累,李倪都要求自己保持专业亲切的服务态度。大学期间,公职人员的服务意识一直是她关注的重点。每次听到村民在这方面对自己表示赞赏,李倪都觉得没有辜负自己曾经的追求。

平衡

无休常态下,她们各自寻找放松方式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这句话的意思是,上级政府的各项政策,最后都要经过基层干部“这根针”来传达、落实到每一个村民。工作一年,李倪对此有了深刻的理解。

身在尉氏县小陈乡人民政府党建工作办公室的李倪,经手的工作有党建、人员编制、扶贫攻坚等不同内容,且情况复杂多变,需要有处理多线程工作的能力,“5+2”“白+黑”也是常态。

李倪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小鱼缸,到乡镇之后,养鱼也成为她的乐趣之一

记者首次与马延飞沟通,是在7月8日晚11点半,那时她正在准备党课课件。在马延飞的手机里还留着一张凌晨3点的石槽王村村民委员会大门的照片,那是那一天她进村推进脱贫攻坚工作下班时拍摄的。疫情期间,张哲昊从1月底到5月,一直未曾休息,有时晚上10点还要处理群众的投诉信息。

学会调节生活变得更加重要。

每天傍晚5点半左右,从大营镇到尉氏县最后一班公交车停运。马延飞没有车,如果出行,需乘坐出租车。夜晚出租车进县不打表计价,50多公里的路程一般收费30元左右,此时一口价50元。

工作一年,马延飞很少在下班后出门,网络追星成为她的调节方式之一。最近两年,她比较关注明星王一博:“王一博总是能把兴趣变成专业,他做什么总是很快乐。”她希望自己面对生活与工作的心态也是如此。

李倪擅长跳街舞和弹尤克里里,在大学时期常常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到乡镇报到时,她把尤克里里也带来了,闲暇时间就在房间里弹唱一曲。

身在郑州的张哲昊则和同届郑州选调生之间建立了紧密关系。每个周末,具有相似经历的他们常相约聚会游玩,也会针对基层工作相互答疑解惑。但不论怎样,张哲昊至少要在这两天中留出半天时间。“这半天我什么都不安排,睡觉也好、刷剧也好,就是自己一个人休息调整。”

心声

基层历练让自己更加理性

工作一年,马延飞觉得自己更加理性了。学生时代常凭喜好决定对一件事情的态度,“但工作是你的职责,对不同工作都应该一视同仁”。

如今,马延飞不仅在乡镇工作中找到了个人价值,也获得了情感满足。在乡镇工作免不了要多出去走访,前辈常和马延飞一起,担心她“一个小姑娘万一有啥咋办”。“那种很真实的关心会让你很感动。”

李倪也对基层工作和基层干部有了新的理解:“基层有很多干部能力很强,而且工作方法也很先进。比如很多村支书发展本村经济的思路很广,既能善用网红经济,也会到各地考察菌类等不同经济作物来为村民谋福祉。”

现在,张哲昊月收入有四五千元。回河南省之前,她有到北京某银行分行工作的机会,待遇是现在的三到五倍。但最终,这个来自新乡的独生女选择回省,决定承担起身为子女的责任:“钱不多,但在郑州足够生活。凡事都有得有失,重要的是我们要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疫情期间,张哲昊在西流湖街道铁炉村检查沿街门店情况

生活并不是张哲昊唯一的追求:“可以预见的是,郑州乃至河南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我相信在未来10到20年间会有一个变化。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这里真的需要人才,而且选调生政策确实给了我们一个报答桑梓的好平台。”

什么是选调生?

选调生是各省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调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本科及其以上毕业生到基层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的群体的简称。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