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下游最大流量洪峰过境,背后谁在坚守?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0-07-09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受黄河上游持续降雨影响,今年上半年黄河来水径流量比以往多年平均多了51%。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于6月24日正式启动2020年防御大洪水实战演练,6月28日8时起,黄河小浪底水库按照5500立方米每秒流量下泄,达到本次实战演练最大流量。这也是自1996年以来,黄河下游迎来的一次最大流量的洪峰过境。

  6月29日上午8时,5520立方米每秒流量洪水顺利通过郑州花园口水文站,24年以来黄河下游最大流量的洪峰抵达原阳县。

  6月30日,黄委防御局发布消息,自7月1日起,黄河正式进入汛期,小浪底水库已按照要求降至汛限水位以下运行。

  

7月1日,黄河小浪底洪水调度运用、水库泄洪 新华社发

  7月11日,我国四个水文站水位破1998年历史极值(其中江西三个,湖北一个):江西昌江古县渡站水位达22.39米,江西乐安河石镇街站水位达22.54米,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达22.65米,湖北阳新富河水位达到23.7米。

  12日,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会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向江西、贵州和湖南三省调拨救灾物资。

  《河南青年时报》记者深入防汛一线,用镜头和文字记录黄河岸边的防汛现场。

  回溯

  二十四年前的黄河滩区水灾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生命河,也是一条桀骜难驯的忧患之河。作为世界上最难治理的大河,历史上黄河曾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记录。

  黄河宁,天下平。新中国成立以来,黄河治理的千古难题到了中国共产党手中。经过70多年的艰辛探索和不懈斗争,中国共产党交出了一份亘古未有的优异的治黄答卷,从根本上改变了黄河暴虐为害的历史。

  然而,看似平静的黄河仍然暗流涌动。

7月1日,郑新黄河大桥附近,黄河水流量激增

  1996年8月1日至4日,黄河龙门至三门峡、三门峡至花园口区间连降中到大雨,局部大到暴雨,干流小浪底水文站8月4日2时出现5000立方米每秒洪峰;支流伊洛河黑石关水文站8月4日10时出现2000立方米每秒洪峰,沁河武陟水文站8月5日22时出现1640立方米每秒洪峰。干支流洪水汇流形成了8月5日14时花园口水文站7860立方米每秒洪峰,人们称呼它为“96.8洪水”。

  咆哮的黄河掀起冲天浊浪,洪峰过境,原阳县黄河滩区成为一片泽国。时任原阳县河务局武庄控导工程司务长的李金秋当时就在抢险的第一线。“我在黄河边工作了几十年,这么高的水位还是第一次见到。”

  “96.8洪水”的一大特点就是水位高。它造成花园口洪水位达到94.73米,比1982年15300立方米每秒洪峰水位还高0.82米。

  据统计,洪水共淹没河南北部黄河滩区的原阳县、濮阳县、台前县、范县等地的耕地196.2万亩,受灾村庄865个、人口105万人,36万人紧急外迁,直接经济损失达30多亿元。

  为了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直面洪水带来的损失,更直观地呈现出“96.8洪水”的骇人水位高度,水患退却后,在位于新乡市新飞大道上的新乡黄河防汛指挥中心大楼外立面六层层高处,相对应花园口“96.8洪水”的水位高度,标注了一条显眼的红线。这条红线就像警钟,长鸣于人们的心头。

  应对

  河务部门全员上岗

  共守第一道防线

  “5500立方米每秒的泄洪流量是‘96.8’洪水之后,也是小浪底水利枢纽投入使用以来下泄流量最大的一次。”7月1日,黄河原阳段双井控导工程的一处坝垛上,原阳河务局副局长赵翀望河兴叹。

  

7月1日,郑新黄河大桥下的黄河

  洪水从上游来到下游是经过演变的。“小浪底5500立方米每秒的下泄流量,在汇集了伊洛河、沁河等河流后到达花园口水文站,表现出来大概是5700立方米每秒。”赵翀介绍,原阳黄河防洪共筑有3道防线,即由控导工程和护村堤组成的第一道防线、幸福干渠北渠堤组成的第二道防线,以及由标准化堤防组成的第三道防线,以抵御不同量级的洪水。

  “我们脚下的控导工程就是第一道防线,它能抵御60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现在对于第一道防线来说就是一场大考。”

  站在郑新黄河大桥俯瞰黄河,由于河水流量的激增,之前只有两三百米宽的河面已宽达一公里以上。最高水位也比6月23日2010立方米每秒流量水位涨了1.34米。黄河两岸下滩区(河水退却时裸露出来的滩区)的农田树木以及滩区生产道路被淹没,不远处的花园口浮桥也已拆除。

  

河水流量激增,淹没道路和农田

  “这次防御大洪水实战演练主要是应对马上来临的雨季。”赵翀说,每年7月上旬到8月下旬为雨季,除了小浪底要提前腾空库容应对汛期外,测试黄河主河道下游的过流能力,锻炼防汛抢险队伍应急处置能力,以及改善黄河下游生态格局等都是此次防御大洪水实战演练的预期目的。

  为保证洪水运行期间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原阳县滩区各镇组织48部大型抢险设备、510人组成的群防抢险队对沿黄生态大道长达2200米的子埝(为防止洪水漫溢决口,在堤顶上临时加筑的小堤)偎水段进行查险防守;

  原阳河务局组织158名河道观测员,驻守6个一线工程班对63.824公里滩岸18个出水高度观测点进行观测,对31公里长的6处控导工程进行巡坝查险;

  组织66名党员突击队,驻守在三官庙、仁村堤等4处险点险段进行严防死守。滩区各乡(镇)在17个进滩路口设置卡点,防止无关人员进入滩区。

  “原阳河务局员工自实战演练以来全员上岗,全天候24小时进行严防死守,抢早抢小把险情处理好。”赵翀说。

  坚守

  二十四年的轮回

  父子两代治黄人的传承

  “请不要靠近黄河水域,谢谢配合。”7月1日上午10点30分,原阳河务局双井控导运行观测班班长李文军拿着扩音喇叭劝离来黄河岸边观河赏景的人。“今年水涨得大,很多人都来这儿看稀罕。”

  

原阳河务局双井控导工作人员劝离来黄河岸边观河赏景的人

  双井控导运行观测班共有6名工作人员,要负责控导工程黄河沿线5公里的巡坝、查险报险、观测水位、劝离岸边群众的工作。因为常年坚守在黄河岸边,黝黑的皮肤成了他们的标配,李文军更甚。在黝黑皮肤的映衬下,一双充满红血丝的眼睛和一口雪白的牙齿格外显眼。“昨天值夜班,一晚上没合眼,上午8点交班后才睡了两小时。”李文军说。

  6月23日晚,也就是2020年防御大洪水实战演练的前一晚,李文军离别了家人,回归黄河原阳段双井控导工程班组。截至7月7日,他已连续工作了15天,其间未曾离开过黄河岸边。端午节李文军的爱人送来煮好的粽子,两人匆匆相见算是把节过了。

  防御大洪水实战演练期间双井控导运行观测班的工作强度非常大。时间临近上午11点,刚劝离完岸边聚集的群众,李文军径直来到班组驻扎地不远处的黄河边,这里从高到低依次竖立着5根水尺,此时最下方的水尺已经被河水淹没,第四根水尺也只露出了10余厘米长。

  

  观测水位也是双井控导运行观测班的主要工作内容,在洪水运行期间,工作人员增加了观测频次,全天每1小时要报一次水位数据。

  穿好救生衣,腰间绑上安全绳,李文军走下堤防俯身观测水尺,在他身后一名同事攥紧安全绳,以防观测员意外坠河,另一名同事则负责记录数据。“91.1米”,在俯身观测了5分钟,平均了水位的波峰和波谷数据后,李文军喊出此时的水位高度。相比于“96.8洪水”时94.73米的水位,在5500立方米每秒洪峰的条件下,此时的水位处于正常值。

  

7月1日,原阳河务局双井控导运行观测班班长李文军(右)与同事观测水

  “放心吧爸,这边一切都正常。”几乎每天,李文军都会接到父亲的电话。他的父亲就是前文提到的已经在3年前退休的原武庄控导工程司务长李金秋。如今,原阳河务局亲历过24年前“96.8”洪水的在职人员已经不多,父亲李金秋的抢险救灾经历成了李文军学习的榜样。“在家他是我的父亲,工作上他是我的老师。”李文军说。

  生在黄河边,长在黄河边,作为一名“黄二代”,李文军对黄河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也想家,但家就在我的身后,守护好黄河就是守护我们的家”。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