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疾驰深沟纵横:郑州野生越野基地破坏环境难监管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0-12-17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后王村是郑州市经开区祥云办事处下辖村,地形以平原和沙岗丘陵为主。2017年入秋开始,村东头“栽树不成材,种麦不结籽”的沙岗地成了一些越野爱好者眼中的天然越野赛道,不时有人开着越野车来此冲坡越野。

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传播加持,“后王越野基地”的名号在汽车越野玩家的圈层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越野车开到了后王村。

沙岗上,咆哮的越野车扬起阵阵黄沙,引擎的巨大声浪打破了后王村往日的宁静;疾驰之后,车轮在松软的土地上留下数不清的深沟,破坏着这里脆弱的生态环境......

越野车轮碾轧过的后王村沙岗地

根据导航的指引,想找到“后王越野基地”并不难。12月9日下午两点,记者从郑州市区驱车,途经东三环、华夏大道,转至310国道进入后王村,再沿着村中一条土路往东行驶,直至看到大小高低不一的沙岗堆,后王越野基地就算到了。

“你得给油,不舍得给油不行。”一处沙岗堆上,五六名看客居高临下,对一辆冲坡失败,停在半坡熄火的面包车司机说。

一辆越野车正在冲坡

坡下不远处,一辆奇瑞QQ憋足了劲儿,打算征服这片沙岗。“挂一挡不行,挂二挡往上冲,油门踩到底,不能松!”看客们扯着嗓门对“QQ”喊道。提速、冲坡、打滑、熄火……“QQ”没能挑战成功,从坡上滑下。

“这个坡是初级玩家玩的,里面是真正的越野车玩的地方。”一名看客告诉记者,后王越野基地沙岗很多,越野玩家依据沙岗坡度、高度开辟出不同级别的“赛道”。“这个坡就是两驱车和面包车跑跑,越野车都看不上。”

沿土路继续向东北方向行驶,在一片杨树林前,记者看到20多辆越野车在此停留。横亘在它们面前的是一座20米高、坡度近60度的沙岗。作为进入后王越野基地核心区域的必经之路,20多辆越野车正排队挑战这些沙岗,坡上已经被越野车轧出了七八条通道。

12月11日,不少车主来到后王村进行越野活动

虽然有路,想通过这里却绝非易事。沙岗土质松软,黄土被反复碾轧后成了细细的黄沙,越野车想要通过这里,必须先给轮胎放气,以此增加轮胎和地面的接触面积,减少爬坡时打滑的概率。

一辆“猛禽”皮卡车加足马力,向着沙岗顶峰冲去,结果因为轴距过长,车头在上,车身在下卡在了“终点线”上;一辆连引擎盖都没有的“大切诺基”冲坡时差点撞上沙岗上围观的看客,刹车后不得不退下再来一次;一辆“牧马人”连续五次挑战都没成功,最终放弃……

冲过这座沙岗,就是后王越野基地的核心区域。这里连绵的沙岗堆面积更大,玩家、越野车和看客也更多。路虎揽胜、丰田酷路泽FJ、日产途乐、奔驰大G……顶级的越野车在这里并不鲜见。

“劳斯莱斯还来这儿耍呢。”一名老玩家向记者展示自己手机上的视频,视频显示,今年11月份,一名司机驾驶一辆价值700多万的北京牌照的劳斯莱斯库里南,来到后王挑战沙岗,当时就引起了不少越野玩家的关注。

“前段时间热闹,每天来这儿的车有一二百辆,周末人更多,现在限行了,没以前的车多了。”这名玩家说。

破坏沙岗环境 扰乱村民生活

后王越野基地逐渐形成“野生”越野品牌,越来越多的越野玩家慕名前来打卡。

激增的人流量为后王村带来了商机,村民开始在沙岗地周边卖起小商品,不少村民得了实惠。然而不久,越野车轧坏了麦田旁边的生产路;车轮在沙岗上刨出深坑,树木被连根刨出,根系裸露在外;沙岗上的黄土被碾轧成黄沙,当地土壤沙化严重;咆哮的越野车也扰乱了村民的正常生活,也威胁着他们的人身安全。

轮下飞黄土,车辙渐成沟

“这沙岗上原本是平平坦坦的,现在坑坑洼洼成啥样了,再这么跑下去这沙岗就被刨干净了。”12月11日上午9点,73岁的后王村村民王增量(化名)看着一片被碾轧出无数深沟的沙岗唏嘘道。

王增量回忆,在他小时候,后王村有连绵几百亩的沙岗地,一到刮风天气,风就会卷起沙岗上的黄土,“打得脸生疼”。

王增量称,上世纪60年代,为了响应国家防风固沙的号召,后王村开始在村东头的沙岗地上种植洋槐、杨树等耐旱易生的树木。经过多年的努力,后王村东连绵的沙岗变成了绿树成荫的林区,这里沙尘肆虐、土质流失的情况大为改观。沙岗地上的林区也成为后王村的后花园。每年春天,村民都会来此采摘槐花食用。而如今,林区原本的生态样貌被严重破坏。“你看这些洋槐,根都被刨出来了,活不了了。”王增量心疼不已。

越野车制造的爬坡坑道旁边,树根裸露在外

“三地交界带”被指监管难

2019年春节是后王越野基地的“高光”时刻。长假期间,数千辆车、几万人次来到这里,参与汽车比赛、尬舞、卖艺等网红表演。网络直播平台上,“后王网红沙岗”的名号越叫越响,最终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

“高光”时刻之后,后王越野基地的“至暗”时刻接踵而至。

2019年2月28日,郑州市经开区祥云办事处联合经开区公安分局、城市管理局、教文体局、社区局、农经委、交警四大队、食药监局等部门联合执法,整治后王村非法赛车、破坏林地及低俗文化等违法行为。

为阻断越野车进入后王村的沙岗地,祥云办事处用大型机械设备开挖宽约4米、深约2米的深沟,阻断车辆进入。郑州交警四大队也对区域改装车辆、危险驾驶车辆进行查处。

如今,非法越野为何又“死灰复燃”?12月11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了经开区祥云办事处了解情况。

“我们把路挖断了,但是那些越野车又从别的地方进去了,因为村里还有耕地,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路都挖断啊,还得保证当地村民生产、生活不受影响。”对于屡禁不止的非法越野行为,祥云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也很无奈。

祥云办事处工作人员称,后王越野基地之所以能如野草般疯狂生长,是因为其尴尬的地理位置。“那片沙岗地有8000多亩,涉及经开区、航空港区和中牟县三个区域,我们只能管辖后王村的区域,执法人员一去那些车就跑到港区那边了,这也给监管带来了难度。”

当天下午两点,祥云办事处人员劝离后王村沙岗地上的越野车主。一些越野玩家佯装离开,在工作人员离开后随即返回了后王村,重新开始越野。

新闻1+1

真正的越野不是撒野

近两年,越野车破坏环境的事件频频发生。

2019年5月3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格聂神山景区,“格聂之眼”(一个圆形湖泊)旁,5辆越野车围绕湖边转圈,车辙印像留下的“黑眼圈”。

2019年7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境内数辆越野车奔驰在草地上,碾轧出多条沟槽,植被遭到破坏。

2019年11月16日,有广东省东莞市民反映:大岭山森林公园白石山采石场遗址长期以来都有越野车进行越野活动,严重破坏了山体及森林公园生态环境,使山体在暴风雨时产生滑波等灾害。

2019年7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越野”不能变“撒野”》。评论称,当前,户外旅游和越野正在成为国民休闲新潮,这是值得鼓励的发展趋势,也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应有之义。但也要看到,户外活动会占用公共生态资源,让大自然留下人类活动印痕,所以需要一定水平的专业素养和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参与户外活动,最不能忘的,就是生态保护这根弦。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