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楹联文化第一村:住着12世到20世的韩愈后人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豌 2020-08-13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豌/文 赵墨波/图)“我家的对联是状元写的!”

“我家的还是大官写的呢!”

8月初,荥阳市区以北高村乡韩常村的村民聚集在街道上,对着各家各户的大门争论着。细看,每个人脸上不乏骄傲之情。他们争论的对象是村委会为每户统一制作安装的木制对联。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作为韩愈后代聚集地,韩常村集中搜集整理了明清、民国、现代对联365副。从5月到7月,村党支部书记韩流群带着村两委班子又花费两个月时间,将这些对联统一采用松木制作后,悬挂在村委、310余户村民家门前等处。

7月12日,河南省楹联学会授予韩常村“河南省楹联文化第一村”和“河南省楹联文化创作基地”两个牌子。

追溯

村里集中着从12世到20世的韩愈后人

韩常村村民韩德鑫家客厅的一面墙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的黑字记录着他的另一个身份——韩愈第16世后人。这个世代的计算方法,是以第一个迁居韩常村的韩愈后代韩会同(韩愈第22代后人,相传于元末因战乱来到韩常村)为第一世。

以这种计算方式为准,目前韩常村主要集中着从12世到20世的韩愈后人。

关于身份的证明,韩常村村委会旁的韩愈文化馆内的两块古石碑可说明一二。其中一块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的石碑,由清代乾隆三年被授予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的韩法祖(韩愈28代后人,曾撰写家族宗字20辈的排列)捐银制成。碑上“汜邑东偏之常村吾家数世于兹”证明着韩常村与韩愈的关系。

韩常村韩愈文化馆

“‘旁支后嗣亦不得庙而享之也’指当时只有嫡传后代可以前来祭祀,这也能说明我们是嫡传后代。”目前主要负责韩愈文化馆讲解的村民韩俊杰介绍。

另一块百年石碑,是三四年前,村民从村子南边田中挖掘出来的,上面刻有“余韩式怀川南阳(古南阳,今焦作市修武县一带)人也,元末迁汜居常村建祠堂于此”字样。“这块石碑证明着我们这一支韩愈后代是从哪里来的、什么时候来的。”韩俊杰说。

在韩常村村民的记忆中,上世纪,由于受饥荒、“文化大革命”等多种因素影响,韩愈文化在长达六七十年的传承中已有断裂。

韩德鑫的爱人张爱枝今年61岁,自1982年嫁到韩常村,只零零散散听说过一些关于韩愈的说法。韩德鑫与爱人同岁,虽然从小就听爷爷说,自己是大文豪韩愈的后代,但始终未见实据。

2011年至2012年,韩常村重修家谱。那两年中,作为主要工作人员之一,韩俊杰坚持每户落实到人,前后因为人员新增或减少,整体修订家谱三次。家谱修订完成后,被送至山东日照世界韩氏总谱馆,作为韩氏支系家谱,成为《世界韩氏通谱》的一部分。

从那时起,“16世”这一确切的数字,让韩德鑫对自己的韩愈后人身份有了更明确的认知。“感觉还是不一样的。”韩德鑫看着墙上的红纸说。

而在“河南省楹联文化第一村”的建设中,一副内容为“君子温其如玉,大雅卓尔不群”的对联悬挂在自家门口,更给韩德鑫的心理上带来了更大的文化支撑。

这是一幕别样的农村日常场景:老人择菜,小孩看绘本。韩德鑫家门口两侧挂着嵌有“君子温其如玉,大雅卓尔不群”

演变

搜集365副对联 村民能随口背诵门前对联内容

楹联,俗称对联、对子、联语等;楹,厅堂前部的柱子,指对联悬挂的位置。中国的楹联起源于桃符。所谓桃符,即把传说中能治服和统领各种鬼怪的“神荼”“郁垒”两位大神的名字分别书写在两块桃木板上,而后悬挂于左右门,以驱邪避鬼。

五代时人们开始在桃符上书写一些吉利的词语代替“神荼”和“郁垒”的名字。据《宋史·蜀世家》记载,五代十国蜀国国君孟昶“每岁除夕,命学士为词,题桃符,置寝门左右”。公元964年,因不满意学士幸寅逊所撰词,孟昶自己挥毫书写“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这成为我国史书记载中最早出现的一副对联。

而桃符向春联演变的过程,据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黄石民俗学论集》中的《桃符考》内容,“过程大约起于唐末,至明朝而完成”。

因此,在河南省楹联学会的指导下,韩常村着力于收集明清、民国、现代这三个时期的经典对联。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经过月余的搜集整理,村委会成员一共搜集对联365副,并以松木板制作,分别悬挂在韩常村村民的门前。

韩常村的楹联

韩德鑫家门口的对联“君子温其如玉,大雅卓尔不群”,出于康熙四十九年八月二十日,康熙皇帝赐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加三级臣张玉书的匾额,而书法选用的是主修《明史》的清朝政治家张廷玉的版本。

这副对联刚挂上的时候,韩德鑫就问清楚了每个字,然后自己用手机查具体的含义,如今已能随口背诵。读书只到初中的韩德鑫就此萌生了对知识的渴求,现在的他,一直期盼着河南省楹联学会和村委会筹办的对联知识培训班,他也愿意在未来为后代的教育投入更多的支持。

传承

借文化建设改善精神面貌 影响后代发展

大半年前,河南省楹联学会在全省广泛调研,希望能找到一处适合将楹联文化与书法文化结合起来传承的村落,推进楹联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经考察,具有韩愈文化积淀的韩常村入选。

随着“河南省楹联文化第一村”称号花落韩常村,村内街道热闹了起来,附近村民常来参观。

这缓解了韩流群多年来对于挖掘和传承韩愈文化的焦虑。

韩流群今年55岁,在任十多年间,在他的争取下,村子里的黄土路、砖渣路和砂石路变成了柏油路,井浅水少、饮水和灌溉困难的历史得到改变,用电难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随着村中基础设施的完善,韩流群更在意如何让村子在传承文化中走出一条新路。楹联文化的建设成为突破口。“文化建设能改善大家的精神面貌,是一件能影响后代发展的事情。”韩流群说。

为了收集对联,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韩流群带领村委会班子在长达一两月的时间内,前后翻阅了四五十本资料。

韩常村党支部书记韩流群带着村两委班子将对联统一采用松木制作

那些日子,村委会的灯常常亮到凌晨一两点,焦虑、睡不着、没有休息时间成了韩流群的生活常态。7月19日,韩流群去理发时,经理发师提醒,他才发现自己头部左侧有了两块斑秃。

韩愈文化馆门前有一副对联,是韩流群和村委会成员从韩愈的《进学解》中选的“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句话。相比歌颂韩愈,他们更想传下去的,是韩愈对后人的劝诫。

秉承着先人精神,韩流群不敢松懈。在他的规划中,重新振兴文化只是韩常村发展的第一步。

未来,韩常村将围绕韩愈文化和楹联文化,不断进行文创开发,并发展文旅和研学活动,在传播文化的基础上,走上文化产业之路。“希望通过充分挖掘文化,让村子富裕起来,让大家的口袋里都有钱。”韩流群对未来充满希望。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