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退休职工发网贴举报维权 被当地认定“涉恶”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弯文奎 2020-09-03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弯文奎)“陕西李思侠案”,因国企退休职工李思侠举报污染被刑拘两年零六个月轰动全国。

8月16日,陕西西安,李思侠同一天分别收到该省安康市石泉县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和石泉县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刑事裁定书结论是,准许石泉县检察院对李思侠等人的撤诉。这再次引爆舆论。

8月27日,坐在西安家中的阳台,李思侠翻看着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小说《飘》。

“今天即将过去,不管有过什么成绩,或是有过什么痛楚,一切都只属于过去;而明天,已经是另外一天了!”《飘》中的这段话,李思侠直言说的就是现在的她。

对于公诉机关认定自己的“28篇网帖举报”,李思侠说数目不止于此,她还写了不少请愿书,而她的目的都是维护“当地环保”;对此说法,石料厂负责人邱兴银并不认同,他一直认为李思侠举报就是“为了钱”。

如今,被李思侠举报的陕西省石泉县双喜村的两家石料厂均已被关,恢复成庄稼地,周围山体一侧还能见到石料厂开采的痕迹——石渣残留。

8月28日,李思侠脚下渐渐覆盖的青草地曾是双喜村的下石料厂旧址,她背后是被开采过的满目疮痍的山体。

缘起

举报石料厂污染被抓

被认定为“涉恶”头目

距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已近半个月,面对前来采访的多家媒体,李思侠明确表态不接受这样的结果:“(检察院)只说不起诉的原因是没证据,这并不代表我没罪啊,我将向上级部门申诉。”

石泉县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结论为:“认定被不起诉人李思侠、张海成、魏智波强行索要污染费和道路使用费的主观目的证据不足,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无法排除合理怀疑。认定被不起诉人李思侠任意占用村委会1万元的主观目的证据不足,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8月28日,李思侠向记者展示石泉县检察院送达的不起诉决定书

时间回到2018年9月,在西安家中,李思侠以“涉嫌寻衅滋事”被石泉县警方带走。后来,她成为石泉县法检二院认定的“首起涉恶势力”头目。而这一切,皆因李思侠老家石泉县城关镇双喜村的两家石料厂。

2008年上半年,石泉县国土局通过公开挂牌方式,对该县城关镇青山沟建筑用石料矿采矿权进行出让。当年3月和5月,西安商人郭某以竞拍方式取得两处石料矿采矿权。之后,郭某授权双喜村村民邱兴银对其中一个采矿点进行开采。

根据位置处于山上山下的方位,双喜村村民给这俩石料厂分别取名“上石料厂”和“下石料厂”。2009年,两个石料厂投入运营。

邱兴银通过电话告诉《河南青年时报》记者,当时石料厂缺失环保等相关证件,直到6年后的2015年,他才取得相关许可证。

双喜村地处秦岭山系大山深处,该村原村委会主任张先军说,村里唯一的村道是当年村民集资修建。2007年,当地政府又出资修成了水泥路。

石料厂的出现打破了双喜村的宁静。首先是硬化好的水泥村道路面遭卡车辗坏,天晴过车尘土扬,下雨走路两脚泥。

2017年双喜村村道 资料图

然后是石料厂石渣堵塞了村中一条近2米宽的河流。有村民反映食用水出现浑浊。村民彭朝顺家,因离上石料厂仅200多米远,不堪天天遭受噪声扬尘污染,他还专门委托李思侠举报。

“我是在那里长大的,这些环境(深烙)在我灵魂深处。”李思侠回忆,原先的双喜村很美,中间是一条1.5公里长的弯曲硬化村道,村道两侧是梯田,春季菜花香,秋季稻谷黄。“可这一切,都因石料厂的入驻被打乱了”。

举报

从写请愿书

到公开发28篇举报信

从石料厂入驻起,李思侠就开始给村委会、镇政府、县政府以及石泉县环保、国土、信访等职能部门写信反映情况,但一直没有达到诉求。

委托李思侠反映情况的彭朝顺原先在上石料厂工作,因石料厂噪声污染和卡车碾轧道路,常被村民上门找麻烦,不得不辞去工作。他说,通往自家田地的小路被石料厂毁坏,地都没法种了。

彭朝顺记得,每天早上六点,就有卡车来回拉石子,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二点。只要拉石子的卡车从家门口驶过,路面就会荡起漫天尘土。

2015年双喜村村道 资料图

举报石料厂污染一直无果,直到2013年5月6日,李思侠通过微博、贴吧、网站等渠道发出《把青山绿水还给我们》一文后,她与石料厂的矛盾更加突出。

彭朝顺说,因为李思侠文化水平高,2017年,一些村民相继给她写了委托书,希望她代表村民呼吁“立即关闭石料厂”。李思侠出示的一份委托书显示,30多位村民在委托书上签名。

“无论走到哪里,石泉县都是我的家乡。”作为从双喜村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李思侠说,环境好了,发展才会更好。“村民信任我,才让我继续替他们说话。”

2018年,李思侠遭人举报后被抓。2018年10月16日,石泉县公安局还曾发出通告,征集李思侠违法犯罪线索,多名村民表示,当时的征集通告被贴在石泉县的每个角落,包括李思侠母亲房屋的墙上。

公诉机关的起诉书显示,李思侠等3人曾冒用村民签名发帖28篇,联名人数超过400余人次,点击率达8.2万余次。检方认为,这些网帖存在夸大与诽谤,“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网络管理秩序和职能部门正常工作秩序”。

“我们投诉举报是很难的。”李思侠说,起诉书认定的是“发帖举报28篇”,其实并非28次举报,而是在多次给相关部门递材料无果的前提下,她才选择网络公开举报的方式。李思侠坚持认为,网络公开举报也是依据事实,有照片有视频。

李思侠说,公安机关只说网上发帖,从来不问为什么网上发帖。

获刑

被指采用网络发帖等方式寻衅滋事

一审中,公诉机关认为李思侠和双喜村村民张海成、魏智波以维权为幌子,采用网络发帖、信访举报等方式,先后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行为触犯了《刑法》。

2019年2月27日,李思侠案在石泉县法院开庭审理。石泉县法院将此案称为“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该院审理的石泉县首起涉恶案件”。

石泉县法院一审判决李思侠和村民张海成、魏智波犯有寻衅滋事罪,三人分别获刑。法院同时认为,李思侠纠集他人寻衅滋事行为时间较短,其目的是针对石料厂“强索”各种费用,其“欺压百姓、为非作恶”的特征不明显,“不属于恶势力犯罪”。

李思侠提供的多份请愿书和委托书显示,均有村民的签字,并且在2017年11月3日的一份维护村道签字书上,时任村委会主任张先军(2015年至2018年任职)也在上面签了字。

2017年11月3日,双喜村召开村民大会,村民提议不再将村道租给石料厂使用,部分村民签字按手印(复印件)

2019年6月13日,石泉县法院判处李思侠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张海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魏智波有期徒刑十一个月。

李思侠说,她虽然被刑拘两年多,但现在唯一庆幸的是石料厂关停了。邱兴银也证实,2017年举报之后,石料厂就关闭了,原先的场地也已复垦。

焦点

“环保斗士”or“利益之争”

8月27日,为了给母亲修缮房屋,李思侠赶回石泉县城关镇双喜村。

在双喜村,有的村民认为李思侠是“为民请命的环保斗士”,但在邱兴银看来,李思侠的所作所为,纯粹是为了钱。

A.各执一词的赔偿费

村里的石料厂出现后,包括李思侠母亲在内,多名村民家的田地遭到破坏,李思侠说,石渣溅进田内,导致田地减产。

一审起诉书显示,2010年,李思侠以其母亲土地被石料厂石渣冲毁为由,向两家石料厂经营者索要补偿费,双方口头约定一次性补偿2000元。2011年,李思侠再次向郭某、邱兴银索要费用,郭某拒绝支付,邱兴银支付1000元。

2012年,李思侠再次向二人索要费用遭拒后,从2013年开始通过信访举报、网络发帖等方式,举报两家石料厂非法开采、污染环境等问题。

2013年11月7日,经石泉县城关镇组织协调,两家石料厂经营者与以李思侠为代表的村民签订协议,协议约定,因石料厂开采运输对沿途村民生活带来不便,自2009年至2013年,两家石料厂对双喜村三组16户村民共计补偿2万元;

若继续生产,2014年起,两家石料厂每年共计支付三组16户村民2万元,对四组4户村民每年每户共计补偿500元。

因石料厂开采,对李思侠母亲田地造成损害,支付2009年至2013年旱地补偿费8600元(含已支付的3000元),水田补偿费2800元。

2014年以后,每年每个石料厂向李思侠母亲支付旱地租赁费1000元、水田补偿费500元。
李思侠认为,双方签订的有赔偿协议,不存在强迫。她作为陕西某国企的员工,每个月月入近2万元,没必要在乎这几千元。

对于上述约定协议中的2万元补偿,原本三组村民提议给自己分一部分,但自己一分钱都没拿到,仍在组长手中,但邱兴银并不认可。

B.未退还村委会的1万元

2015年3月,“十二五”重点工程阳安铁路复线在双喜村施工,李思侠母亲家1亩土地位于铁路征地红线内,1.5亩土地位于红线外。2015年3月19日,施工方与李思侠亲属签订《收回土地承包经营权协议》,并支付了3万元征地款。

后来,李思侠认为红线外补偿低于红线内标准,要求将土地征用协议变更为租赁协议。

2017年5月26日,双喜村村委会、李思侠及施工方三方重新签署协议书,约定原先协议书作废,施工方支付的2万元用于地面附属物的补偿,李思侠需将之前领到的3万元“征地款”退还给村委会1万元。

但这1万元至今未退还。李思侠说,她曾去找一名时任副镇长退钱,但对方不打收据,因此没有退还。

石泉县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李思侠强行占用应当退还双喜村委会的1万元。

C.是否干扰村委选举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双喜村换届选举期间,李思侠、张海成、魏智波煽动村民为魏智波投票,导致第一次选举村主任出现候选人选票均未过半、无效作废,影响了选举的正常进行。

李思侠解释,选举是每个人的权利,村民不想让候选人与石料厂有利益瓜葛,加之魏智波是村中有一定文化的人,所以才为其投票。

声音

律师:存疑不起诉案存在重启可能

张海成的辩护律师朱孝顶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说,根据法律规定,通常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分三类情况:法定不起诉、酌定不起诉、存疑不起诉。李思侠等人的“不起诉决定”属于第三类。对于“存疑不起诉”的情况,当事人只能通过申诉等方式,“有点像冤案申诉一样,这个申诉必须有办案机关受理,才能再次进入司法程序中。”

朱孝顶说,对存疑不起诉的案件,并不表示案件就此终结。当某一天,案件证据充分了,起诉又可以重新启动,这也意味着此案并非彻底终结,他们随时还可能面临起诉,这也会影响三人日后的生活。

8月27日,李思侠接受《河南青年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她想了结此案,不然一直会有起诉的可能,目前代理律师正在起草申诉书。

当记者问其名字中“侠”是否与所做之事有关时,李思侠摇摇头。她说,举报与“侠义”无关,只是因为她热爱自己的家乡。石料厂关停后,双喜村逐渐恢复宁静与美丽。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