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大熊猫离川赴豫 三个月后它们能否听懂河南话?
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 2020-09-24

河南青年时报讯(记者 李钢/文 赵墨波/图)9月15日上午9点,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雅安碧峰峡基地内,26岁的熊猫饲养员彭渤钧拿着新鲜的竹笋投喂着两只三岁的雄性大熊猫——灵岩和迈迈。

这是灵岩和迈迈在基地的最后一餐。几分钟后,一辆载着它们的专车从基地驶离。

车辆穿秦岭,入伏牛,在跨越1300公里旅程后抵达目的地:河南栾川。

它们将生活在夏季平均气温26摄氏度,森林覆盖率全省第一,自然条件与四川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很接近的伏牛山腹地。

它们的居所是一座投入上千万元,面积2464平方米的大熊猫馆。一起赴豫的“娘家人”彭渤钧一路照顾这哥儿俩的饮食起居。

灵岩和迈迈的新家:栾川竹海野生动物园熊猫馆

【入豫】熊猫兄弟有了三个“爸”和一个“妈”

去年,栾川竹海野生动物园派出三位熊猫饲养员:禹居江、宋稼逊和任国玲,到四川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都江堰基地进行了6个月的培训,他们通过了国家熊猫保护中心的考核,成为合格的熊猫饲养员。迈迈和灵岩将成为他们正式照顾的第一批大熊猫。

饲养员宋稼逊、彭渤钧、任国玲、禹居江(从左到右)

这段时间,三位熊猫饲养员都忙坏了,安吊床、装秋千、搬滚筒,对馆内的各个角落进行消杀,反复检查外场馆的假山和凉亭等设施,防止有尖锐的地方误伤了熊猫。

9月16日上午10点30分,灵岩和迈迈抵达了它们在河南的新家——栾川竹海野生动物园。在经历了20多个小时、1300公里的颠簸后,两个小家伙有点疲惫,它们迷瞪着双眼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

“灵岩路上状态好一些,迈迈有些晕车,路上还吐了一次。”彭渤钧有些担心迈迈的状态,“熊猫比较喜欢安静,它们现在的状态还不适合跟大家见面”。

抵达熊猫馆后,灵岩和迈迈需要先进入内舍进行一周的调整,大熊猫馆定在9月22日开门迎客。可到了新环境后,出现了强烈应激反应的迈迈却迟迟不愿休息,在馆内奔跑起来,耍起了脾气。“奔跑说明它兴奋,紧张。”禹居江说。

这时,只能让“娘家人”彭渤钧出马了。只见他站在内舍入口处,和迈迈保持十米以上的安全距离,然后用竹笋、胡萝卜引诱,可迈迈始终无动于衷。终于,在临近中午时,撒够了欢的迈迈才慢慢走进自己的笼舍,躺在床上呼呼睡去。

“熊猫会和小孩一样耍小性子,熊猫饲养员就是把熊猫当孩子养的。”彭渤钧笑着说,“加上禹居江、宋稼逊和国玲姐,现在迈迈和灵岩有三个‘爸’一个‘妈’了。”

9月24日,大熊猫馆馆外的空地上,灵岩坐在秋千上吃竹笋 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寻竹】万亩竹林里 他们用柴刀为熊猫砍“口粮”

与灵岩、迈迈一同从雅安被送到栾川的还有1200公斤的新鲜竹子和竹笋,然而,这也只是两只熊猫几天的“口粮”。如何保证它们能吃到新鲜可口的竹子成了几位饲养员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熊猫馆的后面就是万亩竹林,我们这叫‘竹海’,那可不是浪得虚名。”把两只熊猫安置好后,宋稼逊提议和禹居江一起,带着彭渤钧上后山找竹子。三个年龄相仿的大男孩一拍即合,拿着砍竹用的柴刀就向山上走去。

距大熊猫馆不远处的一处山上,一片遮天蔽日的野生竹林呈现在眼前。彭渤钧等三人一脚深一脚浅地在竹林中穿梭,只为寻得一棵好竹。

对于熊猫来说,好竹子的标准甚是苛刻:竹子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竹子的生长朝向须向阳,不能背阴……

“这棵还不错,闻着有‘阳光的味道’。”一番耐心地寻找后,彭渤钧发现了一棵品相还不错的竹子,他左手抓着竹竿,右手拿出柴刀向竹竿底部斜着砍去,“砍竹子就得斜着砍,直着那样砍不动的。”

饲养员彭渤钧、宋稼逊、禹居江(从左到右)在山上寻找最适合熊猫食用的竹子

寻竹的同时,彭渤钧也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这儿的竹子虽多,但品种太单一。

“这些都是钢竹,这种竹子硬度高,熊猫吃这种竹子会很费牙,不能多吃。”彭渤钧说,熊猫比较喜欢的竹子有刺竹、白夹竹、箬叶竹、淡竹、冷箭竹、苦竹等,这次他们从四川带过来的竹子是就苦竹。

“我知道一些海拔高的地方有冷箭竹,等这两天有空了咱们上去看看。”三人相约,接下来几天,一有时间便再上山。“让它们适应当地的竹子也很重要,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太合适的,那就还是依靠从四川那边引进竹子了。”彭渤钧说。

【适应】做窝头喂果蔬 还要让熊猫听懂河南话

成年大熊猫每天要吃掉几十斤竹子,但竹子并不是它们唯一的食物。

“我们还要给它们准备窝头,每只一天两斤的量,一天分四次喂食,竹子是保证它们能吃饱,窝头是保证它们能吃好。”熊猫饲养员任国玲说,窝头的主要原料包括玉米、大豆、大米、小麦等。

这些原料清洗后,按照一定配比,经过特殊工艺加工制作成为大熊猫的食物。另外,按规定量向熊猫投喂果蔬、复合维生素及钙也是饲养员每天必须做的事情。

大熊猫灵岩(左)和迈迈(右)分别在馆内吃胡萝卜和竹笋

其实,“吃”的问题并不是彭渤钧最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三个月后,他就将完成异地合作饲养的任务返回四川。而灵岩和迈迈从出生起听到的指令都是四川话,到时候如果没人说四川话,它们又听不懂普通话和河南话,怎么办?

“当务之急就是让灵岩和迈迈听懂河南话。”彭渤钧说。

虽然“乡音难改”,但任国玲却对两只熊猫的“本土化”有十足的把握。

“我们会采用爱心饲喂的方式,在饲喂的同时抚摸熊猫鼻子到头顶的区域,其间也会用普通话和它们沟通,熊猫是很聪明的动物,它也能通过气味识别人。”任国玲说,她在都江堰基地学习期间和熊猫沟通说的都是普通话,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熊猫也能听懂,“语言”问题不用太过担心。

【体会】危险与寂寞并存 熊猫饲养员不好当

“熊猫饲养员是不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职业?”有着6年大熊猫饲养经验的彭渤钧已经数不清第几次被问这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回答从职业生涯初期的“肯定句”,逐渐变成了“熊猫饲养员要耐得住寂寞,能甘于平凡,还要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

彭渤钧说,熊猫饲养员是寂寞的,因为他们的工作环境远离都市,几乎与世隔绝,平时休假不固定,交际圈也在慢慢缩小。

寂寞可以理解,危险又从何说起?

“你知道大熊猫的另一个名字吗?食铁兽!它的牙能轻松咬穿防盗门上的钢板。”彭渤钧告诉记者,大熊猫的伤害力巨大,“一只成年熊猫奔跑起来时速能达到每小时40公里,比人跑得快。”

大熊猫迈迈在熊猫馆内玩耍

熊猫饲养员分为饲养、繁育、育幼等工种,而彭渤钧目前所从事的大熊猫野外驯化的工作是最危险的。为了模仿野生环境,工作人员接触野化培训的大熊猫时,都要穿上熊猫伪装服,涂抹上大熊猫的尿液和粪便,以便监测它们的活动情况,让它们学会多项野外生存技能。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6年12月14日,熊猫妈妈“喜妹”和女儿“八喜”来到位于四川卧龙的天台山野化培训场,通过母兽带仔,要让“八喜”学会多项生存技能。由于“八喜”只有一岁多,饲养员必须随时监测它的活动情况,但连续两天,他们都没有发现“八喜”。

当年12月17日下午,饲养员韦华和同事进入培训场的培训圈内,一番寻找之后见到了“八喜”,在确认它安然无恙后,韦华准备离开。此时,性格凶猛的“喜妹”误判其幼崽可能遭受危险,将韦华扑倒后,开始撕咬。

韦华的脚筋、双手腕骨都被咬断,左手掌几乎被咬掉了三分之一,四肢的肌肉也被严重咬烂。

“熊猫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除非受到刺激或惊吓。”彭渤钧说,饲养大熊猫虽然潜伏着各种危险,但是他始终热爱自己的职业,“熊猫比人单纯,我有时候会心烦,但是看到它们的眼睛时,所有的烦心事都烟消云散了”。

责任编辑:张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